获取免费的移动应用

在我们的应用程序上获取我们的最新消息。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察勘

贸发会议:非洲的投资流量或将急剧下降

Get monthly
e-newsletter

贸发会议:非洲的投资流量或将急剧下降

非洲振兴: 
22 June 2020
By: 
Investment flows in Africa set to fall sharply following decline in 2019
UNCTAD
在2019年下降之后,非洲的投资流量将急剧下降

对非洲的外国直接投资呈下降趋势,而在冠状病毒大流行和商品(特别是石油)价格低迷的双重冲击下,这一趋势或将在2020年严重加剧。

Figure 1 – Average quarterly number of announced greenfield investment projects, 2019 and Q1 2020 (Number) Source: UNCTAD, World Investment Report 2020.
图1–2019年和2020年第一季度公布的绿地投资项目的季度平均数量(以数量计) 资料来源:贸发会议,《2020年世界投资报告》。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贸发会议)发布的《2020年世界投资报告》显示,根据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预测以及各种特定投资因素,流向非洲的外国直接投资预计将减少25%至40%。

贸发会议投资和企业司司长詹姆斯•詹 (James Zhan) 说:“尽管所有行业都可能受到影响,但航空、酒店、旅游和休闲等服务业会受到较大的冲击,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这一趋势可能都不会有所改变。”

作为全球价值链中重要一环的制造业也受到了严重影响,令人对促进非洲经济多样化和工业化所作的努力感到担忧。

总体而言,已公布的绿地投资项目在2020年第一季度呈明显下降趋势。实际上,绿地投资项目的价值下跌(58%)比项目数量缩减(23%)程度更为严重(图1)。

同样,截至2020年4月,针对非洲的跨国并购项目数量比2019年的月平均下降了72%(图2)。

期望投资恢复

然而,有两个显著的因素为恢复非洲的中长期投资流量带来了希望。第一,全球主要经济体对与非洲的关系赋予了较高的价值,从而促进了对非洲基础设施、资源以及工业发展的投资。

I这些国家有不同程度的政治支持,因此,这些国家的投资虽然受到疫情和大宗商品价格低迷的影响,却可能相对而言更具弹性。

第二是区域一体化的加深。经过多年的审议以及投资议定书的最终定稿,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终于建成。

在短期内,减缓投资的下滑并限制大流行病造成的经济和人力成本至关重要。

长期来看,使非洲的投资流量多样化并利用这些资金进行结构转型,这仍然是一个关键的目标。短期和长期两个目标都要求非洲国家采取审慎、协调和及时的应对措施。

Figure 2 – Average monthly number of cross-border M&As, 2019 and January-April, 2020 (Number) Source: UNCTAD, World Investment Report 2020.
图2–2019年和2020年1-4月的每月平均跨国并购数量(以数量计) 资料来源:贸发会议,《2020年世界投资报告》。

外国直接投资在此次危机前已呈下降趋势

在受到2019冠状病毒病的影响之前,外国直接投资已呈下降趋势。2019年,非洲的投资流入量下降了10%,降至450亿美元。

尽管一些国家通过新的大型项目获得了较高的投资流入,但全球和区域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乏力,商品需求下降,抑制了投资流入项目多元化或项目以自然资源为导向的国家。

北非

流入北非的外国直接投资下降了11%,降至140亿美元,除埃及外,所有北非国家的投资流入都有所减少。2019年,埃及仍然是非洲最大的投资接受国,其投资流入量增长了11%,达90亿美元。

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南部非洲

在2018年投资大幅增长后,流入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外国直接投资在2019年减少了10%,降至320亿美元。

南部非洲是唯一在2019年获得投资流入增长的次区域(增长了22%,达44亿美元),但这仅仅是由于安哥拉的净撤资放缓。

尽管南非的矿业、制造业(汽车和消费品)以及服务业(金融和银行业)得到了重要投资,但2019年流入南非的外国直接投资却减少了15%,降至46亿美元。

西非

2019年,对西非的外国直接投资减少了21%,降至110亿美元。而这背后主要的原因是,由于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跨国企业受到了新投资法规的限制,尼日利亚的投资流入大幅下降。

东非

流入东非的外国直接投资也减少了9%,降至78亿美元。埃塞俄比亚的投资流入量缩减了四分之一,降至25亿美元,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该国部分地区的政治紧张局势造成的。

同样,尽管肯尼亚在信息技术和医疗领域有几个新项目,但流入该国的投资量下降了18%,降至13亿美元。

中非

中非获得的外国直接投资为87亿美元,下降了7%。在这一次区域,流入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投资量下降较为明显(下降了9%,降至15亿美元)。

Figure 3 – Top 5 recipients of FDI inflows, 2018 and 2019 (Billions of dollars) Source: UNCTAD, World Investment Report 2020.
图3–2018年和2019年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排名前5位的国家(以十亿美元计) 资料来源:贸发会议,《2020年世界投资报告》。

存量方面,荷兰取代法国成为了最大的投资国

根据2018年外国直接投资存量的数据,荷兰超过法国成为非洲最大的外国投资国。

由于利润返回和撤资,美国和法国在非洲的投资存量分别下降了15%和5%。同时,英国和中国的投资存量分别增长了10%。

2019年对外直接投资也下降了约三分之一

非洲的对外直接投资减少了35%,降至53亿美元。尽管南非的投资流出量从41亿美元减少到31亿美元,但该国仍然是非洲最大的对外投资国。

多哥的对外投资明显增加,从仅7000万美元增至7亿美元,是原来的十倍。在北非,摩洛哥也增加了对外直接投资,从8亿美元增加到2019年的约10亿美元。

More from this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