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免费的移动应用

在我们的应用程序上获取我们的最新消息。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寻求雄心勃勃的全球行动以遏制塑料污染

Get monthly
e-newsletter

寻求雄心勃勃的全球行动以遏制塑料污染

Africa Renewal
非洲振兴 : 
25 February 2022
作者 : 
Plastic waste in river in Timor-Leste
UN Photo/Martine Perret
Plastic bottles and garbage waste from a village in Timor-Leste wash on the shores of a river and then spill into the sea.

第五届联合国环境大会于2022年2月28日至3月2日在肯尼亚的内罗毕举行,成员国将共同努力,争取通过一份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全球性文书。该文书将指导从(塑料污染)来源到海洋(塑料污染)的一切行动。相关行动通过处置并减少全球生态系统内现有的塑料泄漏,解决塑料产品完整生命周期内的全部污染来源。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英格·安德森女士对此作出解释:

Ms. Inger Andersen, UNEP Executive Director
Ms. Inger Andersen

此次大会上将要提出的塑料公约相关事宜是否有具体的议程?

联合国环境大会第五届会议续会将在肯尼亚的内罗毕举行,这是一个重要的机会,可以让各国在解决塑料污染带来的挑战方面取得进步。成员国将详细讨论联合国环境大会第五届会议续会上的提议,旨在成立一个政府间谈判委员会,争取通过一份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全球性文书。我相信成员国确定的未来行动计划将产生切实影响,解决塑料污染。

下一步是什么?达成协议需要多长时间?

成员国计划今年在联合国环境大会续会上详细商讨这份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全球性文书。相关工作于2022年开始,计划在联合国环境大会第六届会议之前完成。

这个时间计划很有野心,反映出成员国认识到我们迫切需要在应对这项严峻的环境挑战方面取得进步。

您计划如何处理相互矛盾的观念?具体来说,协议应该既包含塑料生产又包含塑料处理吗?这份协议是仅涉及海洋污染,还是囊括所有塑料污染?不同类型的塑料或者塑料原料的禁用或处理会有差异吗?

最终,全球性文书的范围将在多边化的背景下由各成员国决定。联合国秘书长呼吁网络化和包容性的多边主义,本着这一精神,有效的协商将欢迎不同的观点,各类利益攸关者都将参与其中。我们寻求快速、雄心勃勃、充满意义的全球行动以遏制塑料污染的祸害,这意味着吸收不同观点,构建一个有助于我们实现一系列经济、社会、环境目标的框架。

成员国目前讨论的提议设想了从(塑料污染)来源到海洋(塑料污染)的一切行动。相关行动通过处置并减少全球生态系统内现有的塑料泄漏,解决从生产开始完整生命周期内的全部污染来源。

成员国在协商时需要考虑不同类型的塑料及其添加剂,这尤其是为了促进塑料的安全回收以及循环塑料经济的形成。

协议有可能基于国家自评报告吗?或者说国家是否会低估自己对塑料处理的贡献?

这是一个需要成员国进一步商议的重要问题。经证明的值得信赖的持续性进步有助于我们获得政治支持与融资,并最终增强长期影响力。

大部分多边环境协定(MEAs)都包含关于报告的条款,即缔约方同意提供在国家层面实施多边环境协定情况的相关信息。报告是一个有用的工具,可以让缔约方自行评价是否符合多边环境协定的规定,并且反思挑战与机遇,完善实施过程。通过这个工具,缔约方还可以互相交换信息,探讨多边环境协定实施的具体措施及其有效性。在国家报告的基础上,秘书处会准备一份综合报告,重点突出实施过程中的主要趋势与挑战,协助缔约方思考如何加强多边环境协定的整体有效性。 

与此同时,许多多边环境协定的缔约方有时会对“报告疲劳”表示担忧。我们在评估跟踪遏制塑料污染进展的最佳评审程序时确实应当牢记这一点。

一些监测和追踪塑料污染和海洋垃圾的重要工作正在进行中,可以支持并补充国家报告。其中包括,比方说,国际自然及自然资源保护联盟、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生命周期倡议制定的《国家塑料污染热点识别和应对指南》明德鲁基金会塑料垃圾制造者指数《海洋塑料废弃物监测和评估指南》(由联合国海洋环境保护科学领域联合专家组制定);回到蓝色塑料管理指数(经济学人影响力与日本财团共同制定)。

将会考虑什么类型的执行机制?

的确,执行与合规性是所有多边环境协定成功的关键。多边环境治理空间有许多值得学习的例子。

为了强化协议下的承诺,一些多边环境协定的条款制定了程序与机制,以促进实施和/或遵守,和/或确定并处理缔约方的不遵守行为。这些程序和机制往往涉及某种形式的执行或合规性委员会。例如,《巴黎协定》建立了一个机制以促进该协定条款的实施与遵守(第15条)。《控制危险废物越境转移及其处置巴塞尔公约》有一个 “核查”程序,根据该程序,任何缔约方如果认为另一缔约方正在或已经违反其在公约下的义务,可以通知秘书处(第19条)。 

《关于汞的水俣公约》第15条下建立了一个执行与合规性委员会,以促进公约的实施、审查公约条款的遵守程度。这是一种创新,因为单单解决合规性一个问题对于很多多边环境协定来说已然充满挑战。

审查多边环境协定缔约方合规性的机制通常是非对抗性、非司法性、咨询性的。最终的目的是协助缔约方的工作,整体上更好地执行协定。

不论国家采取怎样的形式,重要的是为不同利益攸关方带来足够多的刺激政策,让他们受益于一个崭新的塑料循环经济。由此,重点又发生了转变---从执行转变为创造一个有利环境,让所有人都从实施这项协定中获益。如果这项协定可以创造一个催生全新塑料经济的有利环境,我们将取得一个既促进经济,又实现环境与社会目标的程序。

您是否听取了对部分问题持反对意见的行业声音?

与这一话题相关的行业范围很广,涉及到的私营部门实体很多,牵扯到广泛的商业利益。虽然立场不同,但各方正逐渐达成一个总体上的共识,即我们需要全球共同的行动。整体来看,一些造成塑料污染的产业需要做的更好,目前也有证据表明,他们正在努力。但是,改变的速度仍然不足以逆转或是停止这场塑料污染危机

艾伦·麦克阿瑟基金会与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联合发布的塑料全球承诺下,大多数国家与企业都支持达成一项塑料污染的全球协定,各方一致认为仅靠自愿发起的倡议是不够的。

至于化学品和塑料产业,化学协会国际理事会和世界塑料委员会认为需要展开全球行动,预防环境中的塑料泄漏,实现废物收集的普及。

许多世界领先的公司签署了一份宣言,支持一项针对塑料污染的联合国条约,目前该宣言已经发表。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与不同利益攸关方展开讨论,了解他们的优先事项和面对的挑战,并知晓我们需要什么来促进新的塑料循环经济,使其适用于工业和经济,并实现环境和社会目标。

将考虑什么样的融资方式来提供技术指导、推进实施? 

通常来说,赠款融资往往可以促成技术援助相关工作,但关键还是要扩大亟需的创新规模,帮助企业向塑料循环经济转型。贷款、股票或担保融资等形式的优惠融资可以促进企业的转型。生产者延伸责任等其他机制也是值得关注的创新工具。

然而,在决定承诺的相关细节之前,还不太可能确定执行这一潜在协议需要多少费用。

大流行疫情是否延缓了达成协定的进程? 

虽然出现了大流行疫情,成员国仍在积极推进这份全球性文书的协商,这一点在迄今为止的决议草案中就有体现。当然,大流行的确带来了一些困难,但我们看到在线上的虚拟环境中,多边主义仍取得了一些进展。

2021年,就此主题展开的对话仍在继续,包括海洋垃圾与塑料污染部长级会议。在内罗毕和纽约,由成员国领导的之友小组也在帮助推进这一议题。尽管现在我们并不清楚最后的结果会是如何,但国家和各利益攸关方都在积极参与。

根据最新的数据,有多少国家对商定一项全球协议表现出了兴趣?

很明显,通过多边合作解决塑料污染问题引起了全球广泛的兴趣。根据世界自然基金会全球塑料指引,从2021年9月起,154个国家表示有兴趣就海洋塑料污染问题商定一项新的全球协议。

另见对《部长级声明》的认可。这一声明是2021年9月加纳、德国、厄瓜多尔和越南共同举办的部长级会议的成果之一。

考虑到海洋的状态,我们能在达成协定之前再多等一段时间吗? 

我们现在每年向海洋倾倒1100万公吨的塑料,并且预计这一数字将在2030年前翻倍,在2040年前增加两倍。单在2018年,塑料对旅游业、渔业、水产养殖业的影响,外加清理等其他花费,预计将在全球范围内造成至少60-190亿美元的损失。

塑料价值链上的不同产业正面临着转变。我们看到企业的股东和消费者越来越关注他们的投资和购买决定可能带来的污染挑战。

即便我们正在不断地充实全球协定,仍有一点是明确的,即解决塑料污染的行动不能踩刹车。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我们需要迎难而上,选择不同的解决路径并最终汇向同一个目标,即改变我们与塑料的关系。由此,我们将造福自然世界,特别是海洋、水体以及人类健康。

最后,请问您是否可以提供任何图片、表格或图表,好让我们用来说明您的叙述?

你可以查看:

淹没在塑料中—海洋垃圾与塑料废物的重要图表

从污染到解决方案

原文可见独立环境报道(Mongabay)文章:随着世界被塑料淹没,联合国将制定全球条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