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免费的移动应用

在我们的应用程序上获取我们的最新消息。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女性必须处于非洲变革性自由贸易区的中心

Get monthly
e-newsletter

女性必须处于非洲变革性自由贸易区的中心

三月,当我们庆祝妇女节时,南非常驻联合国代表、大使马图·乔伊尼(Mathu Joyini)表示,非洲需要有意识地为女性创造机会。
Kingsley Ighobor
非洲振兴 : 
7 March 2022
Ambassador Mathu Joyini
UN Photo/Evan Schneider
Mathu Joyini, Permanent Representative of South Africa to the United Nations, speaks at the 78th plenary meeting, on the voting and elections for non-permanent members of the Security Council. The General Assembly elected Albania, Brazil, Gabon, Ghana and the United Arab Emirates to the Security Council for a two-year term starting on 1 January 2022.
如果您现在无法阅读,请收听音频版本: 

马图·乔伊尼大使于2021年1月开始担任南非常驻联合国代表,成为担任此职的第一位南非女性。她代表非洲国家集团,担任2022届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CSW)主席。她倡导的事业包括非洲和平与安全、人权、增强妇女权能等。此次与《非洲振兴》记者金斯利·伊格勃(Kingsley Ighobor)的访谈中,乔伊尼大使探讨了她的工作与职业道路。访谈节选如下:

Ambassadrice Mathu Joyini
Ambassador Mathu Joyini, Permanent Representative of South Africa to the United Nations.

您担任这一职务的经历是怎样的?

这里【联合国】是全球治理的中心,我认为它向所有常驻代表提供了一个有趣的参与平台,代表们可以借此平台促进国家利益、推动国家之间的合作。

我的经历很有趣,是从我做社会福利相关工作时开始的。如今我总会回归这些工作,因为它让我明白人类在个体、社区等层面的需求。社会工作使我理解人类在贫穷、饥饿、健康方面的需求,所有此类问题都要由社会工作解决。现在,当我看到可持续发展目标以及我们正在努力实现的其他目标时,我会向社会工作者致敬。

此外,我还在私营部门待过很长一段时间。这段经历让我明白了企业与社会的交集;企业如何盈利,并且盈利的同时多大程度上帮助建设了所在的社区与社会。同样,当你来到联合国,你会意识到这里很注重可持续且负责任的经济发展。你要解决融资、可持续融资、发展筹资等问题,还需处理私营部门参与发展的必要性问题。

当然,也有我在南非国际关系与合作部(即南非外交部)工作的经历,20多年来我担任了不同层级的不同职务,在那里我对我们国家的外交政策与国际关系有了更深的理解。

我总是说民主的南非在外交政策方面做得很好,不论是这些年的政策重点还是连贯性都保持的很好。

到目前为止您在联合国的最高成就是什么?

我可以告诉你一些突出成就。从人权开始说起吧。众所周知,2021年我们庆祝了里程碑式反歧视框架《德班宣言和行动纲领》的20周年纪念日。南非负责准备纪念活动、促进制定政治宣言。葡萄牙与我们共同完成这项工作。我必须要称赞一下葡萄牙大使弗朗西斯科·安东尼奥·杜阿尔特·洛佩斯,因为我们成功地提出了一项政治宣言,这项宣言于2021年9月联合国大会高级别周的间隙成功通过。

第二,关于和平与安全,南非和联合国建设和平支助办事处主办了一场网络研讨会,并发起了一场对话,探讨如何让私营部门为建设和平作出贡献。我必须告诉你这是一次有趣的网络研讨会。我们研究了如何为建设和平提供资源。我们认为,受益于和平稳定社会的私营部门需要为建设和平做出贡献。恰巧私营部门已经预备做出贡献。因此,我们希望能制定一项私营部门的参与战略。

第三,有一些问题始终萦绕在我们心头。这不仅仅是2022年的问题。由于南非的历史,这些问题将永远是我们的优先事项。其中一个优先事项是我们要与巴勒斯坦人民和西撒哈拉人民团结一致。我们还有非洲联盟的《2063年议程》,它与可持续发展目标一致,如今也包括2019冠状病毒病后的恢复议程。

第四,我们以性别平等和增强妇女权能著称。2022年和2023年,南非将担任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CSW)的主席。我们代表非洲集团担任主席,希望确保我们能推动商定结论的实施。

谈到性别平等,纽约的常驻联合国代表只有少数女性,您是其中之一。您认为为什么会这样?

政府在促进性别平等方面有首要责任;需要时刻提醒他们保持言行一致。不过实际情况并非一定如此。当女性在公共空间担任领导职位时,她们很有可能去提拔其他女性。就我个人而言,的确如此。再次强调,我所代表的南非总统坚决支持性别平等。

性别平等在联合国总部是一个重要的优先事项,在非洲也是如此吗?

我认为是的。据我所知,也确实如此。非洲联盟的许多文书都聚焦性别平等、增强妇女权能。事实上,在考虑性别平等相关问题时,非盟领先于许多其他区域机构。如果你关注非盟相关协议与文书的数量,你会发现性别平等是我方领导的一个优先事项。但在实施方面,仍有许多工作有待完成。

今年的妇女地位委员会很可能采取线下和线上相结合的方式。非洲女性应该对其抱有何种期待?

她们应该期待两组结果。第一组是正式的,这也是妇女地位委员会的目的所在。我们每年都会审视自己在执行《北京宣言》和《行动纲要》方面的情况,然后提出促进性别平等和增强妇女权能的建议。今年,这项工作将在气候变化的背景下开展。

因此,妇女地位委员会关注的是女性的生活经历。你我都知道,气候变化极大地影响着女性。因此,在商定结论中,成员国将在气候变化的背景下提出促进性别平等和增强妇女权能的建议。所以非洲女性应该期望,通过商定结论,她们的需求能得到满足,她们面临的挑战能得以解决。我们要意识到,这不仅在于气候变化对女性产生了多大的破坏性影响,还在于女性在多大程度上参与了减缓与适应活动、她们是否有资金以及她们是否积极参与。

第二组结果是妇女地位委员会的空间,在这一空间里,民间社会和包括成员国在内的联合国系统参与解决相关问题。这个空间是相互学习、分享经验和创造知识的沃土。

因此,我们非洲的姐妹和母亲可以期望学习和交流思想;例如,她们将听到津巴布韦女性如何应对各自的挑战,或者巴基斯坦和世界其他地区的女性正在做些什么。

线上活动会对结果产生多大影响?

女性不一定非得来到这里才能学习。上一届妇女地位委员会的经验表明,她们在虚拟平台上的学习效果非常好。事实上,大多数人会说,虚拟平台允许许多女性访问。那些没有能力飞往纽约的人可以登录虚拟平台,与他人交流经验。因此,我们在创建这些平台时必须保持敏感:包括如何设计主题、学习空间和产生的交流。

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AfCFTA)可能是非洲目前最大的项目,您对女性如何利用这一项目有何看法?

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绝对是最大的项目,也是一个变革性的项目。它创造了一个拥有13亿消费者的市场,你可以想象它能为我们的制造业、贸易和农业等带来什么。就自由贸易协定在经济上改变非洲大陆的程度而言,女性即使不能发挥中心作用,也需要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我们经常谈及女性的经济和金融普惠。你现在到非洲的任何一个市场看一看,大多数非正式商人都是女性。我们要开始创造性地思考,以怎样的方式让女性参与进来,才能增进她们的社会经济福祉。当我们[南非]担任非盟轮值主席国时,[西里尔·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总统真正发挥了女性经济和金融普惠的倡导者的角色。以采购为例,如果有两位供应商,他们能力相当,而其中一位是女性,那么我会把机会留给这位女供应商。

因此,我们需要在自由贸易区内审慎地进行能力建设,为女性创造机会。我们需要制定政策和方案,支持女性领导的中小企业和大型企业。

我必须要提到由国际贸易中心发起的SheTrades项目,它正在帮助非洲女性企业家与市场建立联系。此类项目十分有益。

最后,您想向非洲人民,尤其是非洲女性传递什么信息?

我们的非洲大陆有着光明的前途。研究表明,未来的经济发展将在非洲上演。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发生之前,世界上增长最快的10个经济体中,前六名都在非洲。这就要看我们如何从大流行中自我恢复过来,而非洲大陆目前在这一点上协调得非常好。

如果你看看非洲大陆所采取的协助恢复和为未来的流行病做好准备的各种措施,,你一定会充满希望。

所有框架、政策和机会均已就位,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撸起袖子做好这项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