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免费的移动应用

在我们的应用程序上获取我们的最新消息。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气候大会来了,非洲需要什么?

Get monthly
e-newsletter

气候大会来了,非洲需要什么?

非洲振兴 : 
11 November 2021
UN Climate Change
Participants in Glasgow for the United Nations Climate Change Conference.

在世界各国领导人齐聚格拉斯哥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之际,非洲需要的是果断采取集体行动,而不是鼓舞人心的空话。尤其是富裕国家应该支持一项由四个部分组成的金融贸易计划,确保资源向非洲地区进行变革性转移。

阿比让: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已持续近两年,全球应对危机的不平等显露无疑。

只有极少数非洲国家能够拿出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1%的资金来应对这一前所未有的突发卫生事件,而西方国家却已经为此筹集了超过10万亿美元,相当于他们国内生产总值总和的30%。

欧洲和美国分别有75%70%的成年人全程接种了2019冠状病毒病疫苗,但非洲接种过疫苗的人口比例还不到6%。而且,在一些西方国家开始接种加强针时,非洲仍然面临着第一剂疫苗的短缺。

这种系统性的不平等在气候危机应对中同样明显。和病毒一样,气候灾害不分国界。然而,面对气候灾害,全球北方各国政府仅需以微不足道的成本向资本市场借款,就能为刺激计划和投资计划提供资金,而非洲国家只能依赖于暂缓偿债倡议和援助认捐陆陆续续带来的少量流动资金,或者从成本高昂的资本市场筹资。目前,这些选择都无法为非洲经济体提供改善长远前景所需的前期资本。

在世界各国领导人齐聚格拉斯哥参加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之际,非洲需要是果断采取集体行动,而不是鼓舞人心的空话。因此,我们提出了一项金融贸易战略计划,希望通过确保资源从温室气体历史排放国向非洲进行变革性的转移,将气候问题的不平等性转化为包容性。

该战略计划有四大支柱:

  • 首先,发达国家必须遵守2015年在《巴黎协定》中作出的承诺,每年提供1000亿美元分担发展中国家的气候适应和转型成本。无论如何,发展中国家在《巴黎协定》中作出的种种承诺,都是以此为条件的。

如果发达国家不能兑现这个已经逾期的承诺,即将全部气候资金的一半用于支持气候适应,多边行动的原则将会遭到破坏。这是国际协定的条款,必须得到遵守。

事实上,仅在2020年,发达国家就为应对大流行病筹集了10万亿美元,这表明每年1000亿美元根本微不足道。然而,2020年,官方发展援助实际仅增加了3.5%

  • 其次,应使金融市场支持《巴黎协定》的目标。气候变化的影响应纳入投资决策主流,这至关重要。而且,在绿色行业合理部署私人资本,将让非洲国家以及发展中经济体得以转型

为此,由英格兰银行前行长马克•卡尼 (Mark Carney) 担任主席的格拉斯哥净零金融联盟已汇聚了资产总额达90万亿美元的企业。

无限获得世界顶级思想家的想法和观点,包括每周长文、书评、专题内容和访谈;《展望》 (The Year Ahead) 纸质年刊;报业辛迪加网站完整存档;以及更多内容——每月只需不到9美元

现在必须坚定努力,紧急行动,将这些私人资金引向非洲和其他地区发展中国家日益壮大的气候友好型行业。为此,今年早些时候,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提出了设立一项流动性和可持续性机制的倡议,旨在为非洲大陆开发回购市场,以降低与绿色投资相关的借贷成本。

在理想的情况下,该倡议将能获得特别提款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储备资产)提供的30亿美元种子资金。该倡议旨在降低非洲私人投资的风险,并帮助非洲增加在全球绿色债券市场的份额,目前非洲的份额还不到1%

最近,南非共和国发行了30亿兰特(1.96亿美元)的绿色债券,帮助本国的能源部门进行再融资。这是非洲通过债券市场获得投资的一个案例。这类投资应该成为常态,而不是例外。

此外,非洲开发银行(非行)集团已提议建立非洲金融稳定机制。非洲是唯一个没有区域筹资安排的大陆。这个计划有助于防止非洲未来任何金融冲击产生溢出效应。

  • 是为非洲提供所需的大量资源,使非洲经济能够适应全球变暖。气候变化每年都给非洲大陆造成70-150亿美元的损失,并威胁到粮食安全和水力发电。但是,温室气体排放量占比还不到全球4%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仅获得了经合组织以外气候融资总额的5%。

非洲并没有坐等这类融资的兑现,而是在用自己的解决方案应对气候适应问题。目前,非行将其气候融资的63%用于建设气候变化适应能力,在多边金融机构中占比最高,还承诺到2025年将此类融资增加一倍,达到250亿美元。非行和全球气候适应中心还创建了非洲适应加速计划,帮助增加本地区银行的气候适应投资。非洲适应加速计划将筹集250亿美元,这会是投资非洲绿色复苏的第一步。

  • 最后,任何应对气候变化的解决方案都必须解决贸易问题,贸易是全球经济的命脉。要想结束当前的经济低迷,关键在于确保持续的开放性和可预测性,包括承诺遵守与《巴黎协定》目标一致的全球贸易规则。

新成立的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等区域集团可以推动我们坚定不移地实现低碳发展。

我们必须认识到非洲的具体需求,认识到非洲大陆在气候变化方面的脆弱性,并识别气候变化会给哪些地区和社区造成最大的危害。

2022年的联合国气候峰会,即第27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将在非洲举行,我们期待着迎接全世界。但是,在此之前,发达国家必须兑现他们长期以来对非洲许下的气候承诺。就从格拉斯哥开始吧。


阿金武米•阿德希纳  阿金武米•阿德希纳是非洲开发银行行长。

恩戈齐•奥孔乔•伊维拉  恩戈齐•奥孔乔•伊维拉是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曾任世界银行常务副行长、尼日利亚财政部长、全球疫苗免疫联盟董事会主席和非洲联盟2019冠状病毒病问题特使。她是布鲁金斯学会的杰出研究员和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全球公共领袖。

维拉•松圭 维拉•松圭是联合国副秘书长兼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执行秘书。

易卜拉欣•哈桑•马亚基  尼日尔前总理易卜拉欣•哈桑•马亚基是非洲联盟发展署首席执行官

话题: 
More from this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