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免费的移动应用

在我们的应用程序上获取我们的最新消息。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察勘

非洲抗击2019冠状病毒病:在病例增加以及经济困难的背景下,各国正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努力放宽封锁措施

Get monthly
e-newsletter

非洲抗击2019冠状病毒病:在病例增加以及经济困难的背景下,各国正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努力放宽封锁措施

重新开放经济十分艰难,既要保证人们免受病毒侵害,又要确保人们能够维持生计
Franck Kuwonu
非洲振兴 : 
11 June 2020
作者 : 
居住在尼日利亚拉各斯州的人们在进行冠状病毒预防运动期间模拟打喷嚏进入他们的肘部。

在埃及报告了非洲首例2019冠状病毒病例约四个月后,非洲国家开始放宽公共卫生和社交限制措施,例如为遏制大流行病蔓延而采取的封锁和宵禁。

在科特迪瓦,商业活动已经恢复,学生已经回到教室上课;在南非,军队于先前强制执行了严格的封锁规定,但政府已允许所有基本服务恢复运行,并于6月8日星期一重新开放了一些学校。

截至6月10日,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非洲区域办事处报告的2019冠状病毒病确诊病例已超过20万例,其中累计治愈超过9万例。非洲已有5400人死于2019冠状病毒病。

非洲国家仍提倡民众保持社交距离、佩戴口罩并经常洗手。国境仍保持关闭,常规的旅客出入仍然受到限制。但是,考虑到这些措施对人民生计造成的严重后果,大多数国家已逐渐放宽居家隔离的限制措施。

5月,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估计,每封锁一个月,非洲的损失就可能高达657亿美元,占非洲每年国内生产总值的2.5%。

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发现,从3月到4月短短五周的封锁期内,非洲最大的经济体尼日利亚可能损失了约180亿美元,国内生产总值下降了38%。

但是,包括重新开放经济的国家在内,2019冠状病毒病例数仍在小幅上升。在此背景下,政府必须在遏制疾病蔓延与维持人民生计之间取得平衡。

因此,一些国家暂停了进一步开放经济的计划,而另一些国家则无限期延长了封锁期限。还有一些国家继续重新开放经济,但与此同时加强对病例的检测和隔离。

作为首批实行全面封锁的国家之一,卢旺达允许从事公共和私营基本服务的人员(包括市场摊贩)于5月初复工。一个月后,2019冠状病毒病例数上升,卢旺达出现了首例冠状病毒死亡病例,当局因而取消了进一步重新开放经济的计划。

津巴布韦仍处于无限期封锁状态,但每两周进行一次评估,以确定何时可以重新开放经济。

大流行病刚开始时,加纳总统纳纳•阿库福-阿多 (Nana Akuffo-Addo) 宣布在首都阿克拉、南部城市库马西等城市中心及其周边实施封锁。

“我们知道怎么让经济复苏,但不知道怎么让人死而复生。”当时阿库福-阿多总统说。

加纳的冠状病毒检测能力在非洲处于领先地位,即使在解除封锁后,也检测出了大量病例。自4月以来,加纳人民可以在早期实施封锁的城市之间流动。国内航班已经恢复。民众可以出入礼拜场所,但公众聚集的规模仍然受到严格限制,学校仍然处于关闭状态。

由于担心社会经济影响,一些国家决定不实行封锁。贝宁总统帕特里斯•塔隆 (Patrice Talon) 并未实施限制性措施,他说,限制性措施将“使所有人挨饿”,“最终会遭到无视和违反”,并说贝宁政府缺乏“富裕国家拥有的手段”。

非洲一半以上的地区争先恐后地采取了非常严格的措施,旨在遏制病毒传播,约翰内斯堡大学的两位学者在3月的《对话》杂志中警告说:“对2019冠状病毒病采取一刀切的做法,可能会给非洲带来致命的后果”。

放宽封锁措施似乎证实了这样的担忧。但是,现今2019冠状病毒病例数量正在加速上升,表明之前的居家隔离可以有效地遏制病毒的传播。

世卫组织估计称,非洲大多数国家病例数量翻倍花费的天数在封锁期间有所增加(科特迪瓦从5天增加到41天,南非从3天增加到14天)。

最近在非洲20个国家28个城市进行的调查表明,大多数人支持这些旨在减缓大流行病蔓延的公共卫生和社交限制措施,即使是最严格的限制措施。同时,一些人承认自己违反了居家隔离规定,外出购买食物。

基于证据的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伙伴关系于3月29日至4月17日进行了该调查。该伙伴关系是全球卫生领域的公私伙伴关系,其中包括世卫组织、非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世界经济论坛。

当2019冠状病毒病开始在非洲蔓延时,非洲各国政府及时采取了相应的措施,从而减轻这场大流行病对人们造成的社会经济影响。例如,纳米比亚向失业工人提供紧急收入补助金,佛得角提供现金调拨和粮食援助,多哥提供水电补贴。

但是,前文提到的伙伴关系警告说,从长远来看,由于国内外供应链遭到破坏仍未恢复,这些针对性的措施以及对公共场所的逐步重新开放,可能不足以满足人们的需求。非洲各国政府都对这些问题抱有担忧,这些政府不仅要应对当前危机造成的卫生问题,还要考虑何时以及如何重新开放经济。

此外,在这个问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