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免费的移动应用

在我们的应用程序上获取我们的最新消息。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察勘

艾滋病署主任温妮•拜恩伊玛:在全球范围内预防新增艾滋病毒感染是我们的首要任务

Get monthly
e-newsletter

艾滋病署主任温妮•拜恩伊玛:在全球范围内预防新增艾滋病毒感染是我们的首要任务

— 温妮•拜恩伊玛 (Winnie Byanyima) 女士是联合国艾滋病毒/艾滋病联合规划署(艾滋病署)的新任执行主任。
Zipporah Musau
非洲振兴 : 
30 June 2020
作者 : 
温妮•拜恩伊玛 (Winnie Byanyima) 女士是联合国艾滋病毒/艾滋病联合规划署(艾滋病署)的新任执行主任。
UN Photo/Manuel Elias
温妮•拜恩伊玛 (Winnie Byanyima) 女士是联合国艾滋病毒/艾滋病联合规划署(艾滋病署)的新任执行主任。

温妮•拜恩伊玛 (Winnie Byanyima) 女士是联合国艾滋病毒/艾滋病联合规划署(艾滋病署)的新任执行主任。该组织致力于与艾滋病毒感染、歧视以及由艾滋病导致的死亡作斗争。她向《非洲振兴》的西坡拉穆索 (Zipporah Musau) 介绍了她在非洲抗击艾滋病毒/艾滋病的首要任务。以下是访谈摘要:

艾滋病署执行主任温妮•拜恩伊玛女士的访谈分为两个部分,这是第二部分,内容涉及该组织的首要任务(在非洲与艾滋病毒/艾滋病作斗争)以及2019冠状病毒病对艾滋病毒感染者的影响。

《非洲振兴》:作为艾滋病署的新负责人,您认为抗击艾滋病毒/艾滋病的首要任务是什么?

拜恩伊玛女士:艾滋病署是为了在全球范围内与艾滋病毒/艾滋病作斗争而创建的。目前,全世界大约有2450人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还有1500人艾滋病毒抗体呈阳性,但尚未接受检测。

我们的报告显示,仅在2018年,全球新增170例艾滋病毒感染病例,同年还有77人死于艾滋病。虽然感染率正在下降,但感染和死亡人数仍然很高。

我们未来十年的工作重点在于加强预防,尤其是针对弱势群体的预防。对于妇女和女童,我们必须解决造成她们脆弱性的根本原因,包括文化、传统和贫穷等。我们必须解决性暴力这个普遍存在的现象。我们将与联合国妇女署、人口基金、儿基会、教科文组织、开发署以及其他伙伴紧密合作,共同从根源上解决非洲的脆弱性问题。

另一方面,我们必须在人权方面做出努力,因为只要男同性恋者和性工作者仍被定为罪犯,他们就会转向地下,不会公开进行预防或治疗。废除相关的刑法很重要,这样这些群体才能够光明正大地接受测试、预防和治疗。

谁最容易感染艾滋病毒

非洲最脆弱的群体主要是妇女和女童。在世界其他地方,则是男同性恋者、性工作者、囚犯、移民和注射吸毒者。预防工作还不够快。一年内新增近170万例感染病例和77万例死亡病例,这样的数字仍然非常巨大。我们还有大幅度减少新增感染和死亡总人数的空间。

需要采取什么措施

我们需要更多的科学工具,例如暴露前预防用药(人们面临感染风险或接触艾滋病毒后,为预防感染每天服用的药物)。近期,在暴露前预防用药领域出现了许多创新,可以更多地应用于男同性恋者和性工作者。但是,如果某些地方仍将这些他们定为“违法”群体,那他们将无法获得这些服务。

我们还需要打破局限,比如在学校提供综合且适龄的性教育,用知识为女童赋权,让她们了解并保护自己的身体。

艾滋病署计划如何让更多非洲人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

非洲是世界上受艾滋病毒和艾滋病影响最大的地区,但大多数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是在世界其他地方制造的,这对我们来说是一种损失。我们甚至连预防性的产品也需要进口。这些产品应该在非洲生产,这样不仅可以创造就业机会,还可以提高税收,用于我们的卫生系统。

我们必须提高非洲的制造能力,这非常重要。南非、尼日利亚以及埃及可能拥有一定的制造能力,但我们需要将这些资源整合起来,生产自己的药品,并且共享整个非洲市场。艾滋病署认为这一点非常重要。

我们正在与非洲联盟一起努力,也与中国开展了一些合作,以促进非洲制造业的发展。这是我们议程中的优先事项。

那么下一个问题就是关于非洲自由贸易区的。您认为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将如何推动非洲药品的生产?

若要提高我们的制造能力,整合市场至关重要,也是当务之急。非洲的公司需要非洲的整体市场,否则我们的药品根本无法与印度、欧洲或美国的的药品竞争。例如,乌干达就比不过被称为“世界药房”的印度。

我们必须打造一个共同的市场,这样无论一个制药公司是在布基纳法索还是在肯尼亚,都可以供向整个非洲市场。

作为世界舞台上的非洲女性领导人,您有什么感受?

首先,我感到无比光荣。因为作为一名妇女以及一名非洲人,我可以感受到许多方面的不平等。但从另一方面来看,这些也是我的优势,作为一个非洲女孩,我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事业也不断蒸蒸日上。

我坐在现在的位置上,感觉自己很像一个幸存者,因为我知道我来自哪里,在那里有很多女童甚至连小学都没毕业。她们和我一样优秀,但机会有限,她们比我还要贫穷,有些女童在13或14岁时就怀孕了,之后便被学校开除了。女童面临各种各样阻止她们前进的障碍。现在我成功了,我感觉肩上的责任很重,我需要帮助像我一样的人。

我是一名全球领导者,但对于那些无论是因种族、性别还是残疾而处于劣势的人,我都深感自己的巨大责任。我与他们感同身受,因为我知道,我本可能是他们中间的一员。这也使我能在工作中与我们所服务的人们产生共情,因为我亲眼目睹过身边的人遭受痛苦。我来自一个贫困的村庄,一些人本可以得救,却因为没有钱而死去了。

我知道事情并不会一帆风顺,我的成长过程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但是,我对自己目前的角色充满信心,我感觉我与其他人一样优秀,因为无论我身在何处,与我共事的人总是对我的工作表示赞许,并推动我不断前进。因此,我感觉自己充满力量,我也感觉人们对我充满信赖。这给了我信心。

为了建立一个更美好的非洲,建立一个我们理想中的非洲,非洲女性可以发挥什么作用?

非洲女性已经为非洲经济和社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也许您应该问我,非洲女性应该少做些什么,这样男性就可以分担一些女性的工作。这是我发自内心的话。

在经济方面,非洲女性和男性一样努力,她们也会外出赚钱,去农场、办公室工作,去小市场摆摊卖东西。但是,她们回家还要照顾孩子、老人和家中的残障人士,同时还要从事社区、教堂甚至学校的其他工作。她们承担着三份工作的重担:家庭、办公室工作和社区工作。

其中一些工作应该首先由政府来完成,例如把清洁水引到每家每户附近,非洲女性平均每天要走六英里去取水。这不仅是为了减轻女性的负担,也是出于健康原因,正如与2019冠状病毒病相关的健康原因。当务之急是提供家用能源,建设平整的道路和托儿设施。

那么,应该怎么做?

我们要让所有儿童都可以上中学。有太多优秀的非洲儿童无法接受中学教育。女童尤其需要通过接受教育来保护自身安全,避免感染艾滋病毒,防止性别暴力。

让非洲女性有机会接受中学教育,特别是教授生活技能的中学教育,可以增强非洲女性的权能。她们应该更多地参与决策。虽然我们正在进步,但是进步太慢。仍然有许多国家没有进行名额分配,因此地方和国家政府的女性非常少。我们需要倾听并尊重她们的声音。

我为非洲女性感到骄傲。无论身在何处,她们都在为自己的家人和国家而战。她们的国家对女性亏欠更多,她们的兄弟和丈夫对女性亏欠更多。

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会给艾滋病毒感染者带来怎样的影响?

如果艾滋病毒防治服务遭到严重影响,那么,在撒哈拉以南非洲,2020年至2021年期间与由艾滋病导致的死亡人数可能翻倍,这意味着相关死亡人数将再增加50万人。

不仅如此,在非洲的一些国家,通过母婴传播的儿童感染病例数甚至可能会增加超过100%。在防治艾滋病方面取得的进展可能将倒退十年。这很危险。

因此,我们必须传达这样一个信息:我们应该同时应对艾滋病毒和2019冠状病毒病这两大挑战,不要顾此失彼。

此外,在这个问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