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年轻女性进军编程业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Get our app.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非洲年轻女性进军编程业

女性技术人才增多有助于缩小收入差距
作者 : 
Software developers at Andela’s Nigeria headquarters in Lagos. Photo: Andela/Rotimi Okungbaye
总部位于尼日利亚拉各斯的安德拉公司软件开发员 安德拉(Andela)/罗蒂米·奥康巴耶(Rotimi Okungbaye)

在克瓦米·恩克鲁玛科技大学,安吉拉·科兰滕(Angela Koranteng)是个怀揣别样梦想的高材生。在很少有女性敢于打破性别界限、选择男性主导专业的年代,科兰滕女士决心攻读保健科学。但她并不想做医生,而想成为一名工程师去建造医院。

科兰滕在学习了计算机编程、土木工程和编码后,如今已取得学位,并获得了非洲专业程序员的头衔。

编程用于开发计算机软件、应用程序和网站。浏览器、操作系统、手机应用、脸书和网站都是通过代码编写的。可以在大学或培训班里学习编程。

由于男孩在童年时接触过技术类事物而女孩没有,很少有非洲年轻女性想过要从事工程类职业。

科兰滕在接受《非洲振兴》采访时说:“在大学,我从零学起,而男生们已经知道了一些基本原理”,这种情况下,“我课堂表现总是被认为不如男生。”

就连科兰滕的父亲都不确定程序员对她来说是否是一个好的选择。科兰滕说:“他当时不知道编程会成为很多领域亟需的技能之一。”。

并非是专属于男性的领地

目前,科兰滕供职于一家名为STEMbees的组织。该组织是一家位于加纳的非营利机构,由科兰滕参与创办。该组织为年轻女性提供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简称STEM)方面的辅导。科兰滕认为更多女性攻读STEM领域将有助于缩小计算机领域的性别差距。

令人遗憾的是,相比于教育、法律、医学和商业,选择接受STEM领域培训的女性人数依然较少。

英国剑桥大学计算机实验室计算机与信息专业教授卡伦·斯派克·琼斯(Karen Spärck Jones)曾说:“计算机技术太重要了,不能完全交给男性”。

然而,即便是在最发达的国家,计算机领域也是由男性主导。2013年,美国的从业者中仅有26%是女性,相比于1990年的35%大幅下降,与1960年的男女比例几乎持平。工程学领域的女性比例虽然从1990年的9%上升到2013年的12%,但升幅不大。

2012年,美国劳工部的调查显示,在美国,女性在网站开发者中占30%,在程序员中占25%,在数据库管理员中占37%,在软件开发者中占20%,在信息安全分析师中占比稍高于10%。在财富250强企业中,担任首席信息官的女性不到20%。在财富100强技术企业中,只有四名女性担任首席执行官。在谷歌等科技巨头中,超过70%的技术类员工为男性。

尽管缺乏可靠数据,但科兰滕认为非洲的情况远比美国更糟。凯莱布·伊布哈萨比蒙(Caleb Ibhasabemon)长期跟踪技术趋势,并计划开办计算机硬件销售公司。他在接受《非洲振兴》的采访时说,举个例子,在尼日利亚拉各斯繁忙的“电脑村”中,开发应用程序或从事其他计算工作的人大多数是年轻男性。

2017年,监测全球互联网使用情况的互联网世界统计组织发布报告称,在过去十年内,非洲互联网使用量虽然上升,但只有不到10%的地区可以接入互联网。非洲的互联网普及率低,必然会阻碍非洲人特别是女孩成为程序员。

在加拿大多伦多从事编程的加纳青年玛丽安·特斯法迈克尔(Marian Tesfamichael)是少数成功者之一。她本科时的专业是计算机科学与数学,研究生期间攻读计算机科学。她现在是多伦多大学的网站开发者和数据管理员。

特斯法迈克尔说,性别和种族可能阻碍了她在业内的发展。她的许多前同事都认为她做不好这份工作。但现在情况有所改观。

位于拉各斯的技术公司安德拉正在培训包括程序员在内的工程师团队以填补非洲的技术人才缺口。安德拉的公关总监克里斯汀·马吉(Christine Magee)说:“我们在拉各斯、内罗毕和坎帕拉有600多名开发人员,其中约30%是女性。”

加纳的埃塞尔·科菲(Ethel Cofie)也是一个成功的例子。福布斯商业杂志称她为影响非洲信息技术产业的五位杰出女性之一。科菲是EDEL技术咨询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该公司为企业提供信息技术和软件服务。

技术与GDP增长

据英国广播公司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科菲在互联网大繁荣时期(1995年至2001年)学习计算机科学,并以非洲正在崛起的市场为契机,投资技术领域。为促进计算机编程行业的多样性,尤其是“鼓励非洲女孩学习编程”,科菲创办了非洲女性技术人员组织。

许多崭露头角的非洲女性技术人员都将科菲视为楷模。

科菲说:“在世界范围内,计算机编程是最亟需的技能之一,非洲的女孩们必须抓住这个机会。”

位于日内瓦的非营利性组织世界经济论坛也表达了同样的态度。该组织每年召开大会,其宗旨是致力于推动公私合作。

信息技术催生出数字营销、数据科学和移动支付系统等领域的新公司。国际数据公司(IDC)报告显示,2017年信息技术产品和服务的收入预计将达2.4万亿美元,较2016年增长3.5%。国际数据公司为信息技术、电信和消费者技术市场提供市场情报。该公司还指出,信息技术产品和服务的收入到2020年或达2.6万亿美元。

世界经济论坛统计数字也表明,宽带普及率上升10%就可带动新兴市场GDP增加1.4%。例如,一些国家采用移动货币或其他技术促进金融交易,推动了GDP增长。

脸书和谷歌等顶级技术公司已经开始为面向非洲年轻女性提供编程培训的机构给予技术和资金支持。

阿维勒学院是一家位于拉各斯的领导力和技术学院,致力于缩小非洲编程业的性别差距,也是因此接受外部支持的学校之一。但是,阿维勒学院一次只能接收20名学生,只能说是杯水车薪。

通过举办本地会议,这些技术机构正致力于加强人们对计算机编程的了解,在会议上年轻女孩可以见到榜样人物,讨论职业前景。

性别平等主义者认为女性编程人员的增加有望弥合非洲的男女收入差距。特斯法迈克尔预测,未来几年,非洲会有更多女性爱上编程并获得体面的收入,国家的经济状况也将因此得到改善。

Magazine

  •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当前杂志: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主题: 健康和福祉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连续专题报道中,我们将介绍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 龄段人群的福祉”。我们会回顾非洲卫生保健系统的现状,并分析应如何应对非洲大陆所面临的一些明 显的健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