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免费的移动应用

在我们的应用程序上获取我们的最新消息。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非洲农业发展亟需非洲方案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获取我们的应用程序。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非洲农业发展亟需非洲方案

世界转基因巨头并购热潮前所未有,引监管机构高度关注
作者 : 
GMO maize... could soon be popular in African countries.  Photo: Saravanakumar Muthusamy
转基因玉米……也许很快就会畅销非洲国家。 萨拉瓦纳库玛·穆图萨米 (Saravanakumar Muthusamy)

理查德·穆卢瓦(Richard Mulwa)教授熟知科学改良种子,也称基因改造生物(转基因生物)。他在肯尼亚埃格顿大学的实验室里培植了转基因葡萄,目前正在研究如何抑制生长在肯尼亚低温高原地区的木薯中自然产生的氰化物。

“如果我们能分离作物中产生毒素的基因通路,就能培育出高海拔地区宜种的可食用木薯品种。”他在采访中对《非洲振兴》的记者表示。

“这将为高原农民开辟出广阔前景,”教授在他的实验室里解释说。窗外,社会上俗称“马塔特斯”的小巴把街道堵得水泄不通,街上的嘈杂与实验室里的安静形成鲜明反差。

玉米是肯尼亚最重要的主食,但气候变化引起的频繁旱灾正影响玉米产量。如果能够提高第二大主食木薯的产量,将无异于雪中送炭。“木薯非常耐旱,因此是一种理想的作物”,穆卢瓦教授说。

转基因生物由美国化工巨头孟山都于1996年引入市场,该公司成功开发了抗虫害的玉米种子和抗草甘膦大豆。在种植抗草甘膦大豆的农田里,草甘膦把所有杂草清除得干干净净。此后十年间,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增加了一百倍。但消费者开始担心改造食物基因可能带来的恶果。农民也发现,试验田中的草甘膦被晒干后,被风吹到邻近的农田,造成非转基因作物死亡。

2012年,肯尼亚政府应消费者呼吁下令禁止转基因生物,穆卢瓦教授的木薯基因改造研究因此受阻。穆卢瓦教授抱怨说:“我们刚完成实验室阶段的研究,正打算开展试种,却不得不停了下来。”2017年初,肯尼亚国家生物安全局不顾卫生部的转基因禁令,宣布将进行转基因作物试种。政府调查转基因生物安全性特别工作组认为,应当按照逐案审议的原则解禁个案。

绿色革命

负责评估气候科学的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气专委)指出,未来几十年气候变化的影响会因人口指数级增长而加剧。根据联合国数据,到2050年,非洲总人口预计将在目前约十亿的基础上翻一番。以肯尼亚为例,预计到2040年,仅该国人口就将从4500万增加到8000万。人口增长要求农业产量必须提高。

为解决预期农业生产率下降的问题,2003年非洲各国领导人通过了《非洲农业发展综合方案》这一非洲总体规划,承诺将把各国预算的10%用于农业部门。各国商定将加大投资力度,促进农村发展,建立可靠的农村电力系统,完善灌溉及仓储设施,并建设高质量基础设施,以方便农产品进入地方市场。

不过《非洲农业发展综合方案》通过十多年以来,非洲54个国家中只有9个兑现了承诺。总部位于约翰内斯堡的非洲生物多样性研究所(生物所)的研究协调员斯蒂芬·格林伯格(Stephen Greenberg)认为,农业投资不足给孟山都、拜耳等企业带来了机会。

在2016年瑞士达沃斯召开的世界经济论坛上,亿万富翁兼慈善家比尔·盖茨认为,转基因技术可以在非洲引发一场“农业革命”。

然而,开发转基因生物专业性强,且成本高昂。目前该行业被几家跨国公司(孟山都、拜耳、先正达、陶氏化学、杜邦和巴斯夫)垄断。这些合称为“六大”的企业正开始进军包括非洲在内的发展中国家。

非洲首个引进转基因生物的重大项目于2000年启动。当时,世界银行、美国政府和孟山都共同发起了一个开发抗病毒红薯的示范项目,项目负责人是在孟山都接受过培训的肯尼亚生物科学家弗洛伦斯·万布古(Florence Wambugu)。经过三年试种,转基因红薯的抗病毒能力和普通红薯相比没有改善。

更令孟山都尴尬的是,乌干达的一个常规育种项目后来居上,在较短时间内以较低的研发费用培育出了抗病毒红薯。2004年初,总部设在英国的《新科学家》期刊将前者称为“孟山都的失败”。

经过几年试验,非洲第二个大型转基因项目于2008年在乌干达首都坎帕拉宣布启动。该项目名为“非洲节水玉米项目”,多名国际科学家与肯尼亚、莫桑比克、南非、坦桑尼亚和乌干达等国的研究所合作,帮助开发抗旱、抗虫害、适合东非种植条件的转基因玉米。

孟山都向该项目捐赠了基因材料,总部位于内罗毕的非政府组织非洲农业技术基金会负责该项目的协调。该基金会由洛克菲勒基金会、美国国际开发署、先正达和百事公司资助。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也向该项目投入了8500万美元。

节水玉米项目经理西尔维斯特·奥伊肯(Sylvester Oikeh)表示,肯尼亚每年收获后的粮食损失高达9000万美元。他补充说,“推广节水玉米就是我们向广大亟需创新解决方案的非洲农民交上的一张答卷。”

目前,仅有四个非洲国家种植转基因作物:布基纳法索、埃及、南非和苏丹。

2015年,非洲生物多样性研究所发布了一份关于节水玉米项目的重要报告。该所研究员认为,孟山都向该项目捐赠的抗旱玉米在北美种植后没有产生显著效益,其在北美市场被称为“干旱卫士”(DroughtGard)。

培育杂交玉米品种(常规耐旱玉米和转基因玉米杂交)是个不错的想法,但专家建议这项工作必须由农民主导。“许多答案都取决于农民的知识,比如如何培育出在干旱条件下有较强蓄水能力的健康土壤”,第三世界网络高级研究员林丽清(Lim Li Ching,音译)表示。第三世界网络是制定和分析生态可持续性政策的国际组织网络。

同时,孟山都捐赠给节水玉米项目的抗虫害玉米在南非的表现令人大失所望,不得不悄悄撤出市场。

南非农民种植转基因玉米至今已有二十年,格林伯格先生解释说。目前该国种植的玉米几乎90%都是转基因品种。“农民遇到了困难,因为昆虫对转基因作物免疫了。但多年以来市场已经被高度垄断,农民别无选择,只能等待孟山都开发新型转基因作物。”

巨无霸

2017年8月,实验性节水玉米在莫桑比克迎来了首批收获。非洲生物多样性研究所担心,非洲引进标准化转基因作物的压力并不会因此减少,因为非洲食品市场体量庞大,大量需求未得到满足,更何况大型生物科技企业正通过合并变成世界级的巨无霸。孟山都和德国化工巨头拜耳公司正在考虑合并,交易金额达635亿美元。

中国化工集团公司紧跟“六大”的步伐,于2016年宣布收购瑞士公司先正达;杜邦公司和陶氏化学公司也开始了合并谈判。这一波空前的合并潮遭到了欧洲和美国监管部门的严格审查。

2017年2月,非洲生物多样性研究所公布了一项对孟山都-拜耳合并案的研究,聚焦于该案可能给非洲农民带来的后果。格林伯格先生认为,“如果小农全都改种非专利转基因玉米,将损害非洲的农业和生物多样性,并且最终将损害农民的选择权,因为市场被少数几家大型公司所支配。”

“尤其是一旦种子价格开始上涨,小农将受到严重影响,农村贫困的根源问题也得不到解决。但向广大农民大肆推销这种高科技农业的孟山都却能狠赚一笔。

无谓的担忧

穆卢瓦教授说,虽然消费者对转基因生物的担忧可能是没有根据的,但是转基因技术巨头的经营方法确有可批评之处。

他建议应把转基因技术与本地农业战略性地结合起来。“我当然支持转基因。从科学角度看,转基因技术可以给农民带来许多好处。但作为科学家,我遵从道德标准,而非公司利益。我去田间和农民交谈。我想运用生物技术解决问题。”穆卢瓦教授说。

因此,非洲能否采用转基因技术,也许关键要看科技企业是否会一味追求利润,而不顾非洲的粮食安全。

“这有很大区别。我认为转基因的发展不应再受大公司掌控。和世界上大多数事物一样,转基因生物可以被用来行善,也可以被用来做恶。”穆卢瓦教授总结说。

Magazine

  •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当前杂志: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主题: 健康和福祉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连续专题报道中,我们将介绍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 龄段人群的福祉”。我们会回顾非洲卫生保健系统的现状,并分析应如何应对非洲大陆所面临的一些明 显的健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