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免费的移动应用

在我们的应用程序上获取我们的最新消息。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被遗忘的战争:利比亚危机加深,但有谁在关注?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获取我们的应用程序。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被遗忘的战争:利比亚危机加深,但有谁在关注?

随着利比亚危机升级,联合国与非盟正寻求解决方法
作者 : 
Destroyed buildings in Sirte, Libya. Photo: Panos/ Jeroen Oerlemans
Destroyed buildings in Sirte, Libya. Photo: Panos/ Jeroen Oerlemans

也许没有比利比亚境内正在发生的危机更受忽视的重大政治或人道主义灾难了。举例来说,尽管2017年9月《纽约时报》共发表了七篇提及利比亚的文章,其中只有一篇触及了正撕裂利比亚的暴力问题。甚至《纽约时报》的姿态也只是突出报道了美国政府对外军事决策的最新组合变化。

该文作者埃里克·施米特(Eric Schmitt)援引国防部非洲司令部,表示美国军方已对利比亚的一个伊斯兰国训练营实施了六次“精确打击”,这是唐纳德·特朗普就任总统后,美军在这个“因冲突而分裂的北非国家”的首次空袭,共消灭17名武装分子。

《纽约时报》2017年9月关于利比亚的文章中,有两篇是关于特朗普政府的旅行禁令,该禁令影响到利比亚等国家的公民。其中一篇报道了利比亚人在德国寻求庇护却感到“仇恨”,另一篇有关撒哈拉以南非洲移民迁往欧洲,途径利比亚时受到的威胁,包括种族主义和暴力。

对比当前和北约军事行动导致利比亚总统穆阿迈尔·卡扎菲(Muammar Gaddafi)惨死前那段时期对利比亚的媒体报道。仅2011年2月——美国、英国和法国开始轰炸利比亚以将卡扎菲先生赶下台一个月前——《纽约时报》刊载了超过一百篇有关利比亚的文章。2011年2月24日的一篇社评充满信心地断言“除非找到阻止卡扎菲的方法,否则他将孤注一掷,为保住权力屠杀成百上千的国民。”

然而,卡扎菲的对手在西方势力帮助下占领利比亚几个月后,《纽约时报》刊载了资深记者罗德·诺兰(Rod Nordland)一篇引人深思的报道,题为“利比亚的烈士人数比尸体数量多”。他问:“死者都在哪里?”,指的是卡扎菲先生被控策划的大规模屠杀。在利比亚的任何地方都找不到此类屠杀的证据。

以下是当前利比亚正在发生的事情,对此商业媒体不太可能做出报道。2017年8月28日,秘书长特别代表兼联合国利比亚支助团团长加桑·萨拉马(Ghassan Salamé)向安全理事会通报,接手工作后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的第一晚,“我在持久的、断断续续的炮火声中睡着。”他说:“利比亚各地的平民在零星的武装冲突中受伤或丧命……数千人遭长期关押,很多无望得到公正审判。”

利比亚的现状近乎无政府状态。2015年12月由联合国主导促成的《利比亚政治协议》以及所谓的民族团结政府,将两个敌对的“政府”联合起来,这两个“政府”分别为国民代表大会(2014年选举)和伊斯兰大国民议会。

民族团结政府受联合国支持,得到国际社会承认。然而,该政府的权力不甚清晰且非常有限;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即大国民议会的所在地,尚在争夺之中,被暴力撕扯得四分五裂。

民族团结政府各部门仍在争夺权力、合法性和对国家资源与基础设施的控制。实际上,目前利比亚仍存在两个相互竞争,甚至彼此交战的政府,没有任何一个领袖近乎拥有全国影响力,更不用说获得支持或合法性了。

2017年10月初,利比亚石油产量达到每日100万桶,远远低于危机前的160万桶。萨拉马先生表示:“目前人们明显认为利比亚是一个根深蒂固的掠夺性政治经济体,该国自身的资源使少数人受益,让多数人失望,这仿佛使利比亚危机更为恶化。”

2017年6月28日,一支联合国工作人员车队在利比亚被武装分子用炮火和火箭推进榴弹袭击,萨拉马先生汇报说:“伊斯兰国、基地组织附属恐怖团体、外国战斗人员和雇佣军力量、武器贩运和跨境黑市经济这些挑战都延伸出了利比亚边境,影响到邻国以及更广大的国际社会。”但这并未成为美国主流媒体上的重要新闻。

6月,联合国调查人员报告称,恐怖分子、武装分子、雇佣军和游击队一直将国内的两个“政府”和居民区作为袭击目标,用简易爆炸装置造成众多平民伤亡。调查人员还报告称发现了即决处决平民和大规模屠杀现象,并找到了一些带着“枪伤和受酷刑迹象”的尸体。

绑架十分常见,“的黎波里革命旅(Tripoli Revolutionaries Brigade)指挥官海赛姆·阿勒塔杰里(Haytham al-Tajuri)对记者和活动人士的任意拘留和酷刑”也非常普遍。“民族救亡政府附属武装团体也参与了几桩绑架和酷刑案件,”调查人员在报告中这样表示。

这些团体及其国外支持者持续引发近乎无政府状态的暴力,导致数千人死亡,在利比亚仅600多万的人口中,境内流离失所者估计达43.5万人。

9月末报告显示,在塞卜拉泰的战斗持续两周后,敌对武装团体共致26人死亡,170人受伤。

10月,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了利比亚的奴隶贸易,并播放了非洲黑人以每人400美元左右的价格被拍卖的录像。这段录像促使非洲联盟(非盟)主席、几内亚总统阿尔法·孔戴(Alpha Conde)要求以危害人类罪提出起诉。他谴责这种“来自另一个时代”的“卑鄙”贸易死灰复燃。

为何不采取行动?

为什么世界不关注卡扎菲死后利比亚的人道主义灾难呢?据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估计,去年该国逾9,000人未经审判而被拘留。宗派杀戮目前非常普遍,黑人移民遭到残酷对待,在一些情况下被民兵团体即决处决。去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的一份报告估计,逾9,000人未经审判而被拘留在司法部和内政部打击非法移民局下设的机构中。现在很清楚的是,那些将卡扎菲先生赶下台的人期盼政权更迭,却并未准备好承担后果。

安全理事会9月14日通过的关于利比亚的最新决议重申“支持由法耶兹·萨拉杰总理担任总理委员会领导人的民族团结政府为利比亚唯一合法政府”。

该决议也表明了安全理事会“坚决致力于维护利比亚的主权、独立、领土完整和国家统一”,在2011年进行所谓的革命前,利比亚曾是非洲最有影响力的国家之一,对于推动非洲统一组织向非盟转型发挥了重要作用。

时任美国常驻北约代表的伊福·达尔德(Ivo Daalder)以及时任欧洲盟军最高司令的詹姆斯·斯塔夫里迪斯(James Stavridis)在《外交》杂志3月/4月刊上发表文章,将北约在利比亚的行动描述为“干预的典范”,“成功保护了……平民”免遭即将来临的种族灭绝。事实上,这对好战的人道主义者以及英国记者西蒙·詹金斯(Simon Jenkins)曾称为“沙发上的战略家和华府圈里的投弹手”的人们而言是个警示。

非洲联盟的作用

利比亚不断延续的问题使人们质疑非盟的作用,利比亚曾是非盟的重要成员。2011年6月,在北约对利比亚轰炸最密集之时,毛里塔尼亚外交部长哈马迪·乌尔德·哈马迪(Hamady Ould Hamady)向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通报了非盟的立场。

哈马迪先生谈到了“利比亚人民难以描述的痛苦”,接着描述了非盟的和平路线图:“立即停止所有敌对行动;与利比亚有关当局进行合作,协助向困难民众提供有效的人道主义援助;保护居住在利比亚的外国人,包括非洲移民工人;以及通过并实施必要的政治改革,消除当前冲突的根源。”非盟路线图作为安全理事会文件照例被束之高阁。

非盟可以做出更大努力解决利比亚危机,其和平与安全部负责主导促进非洲和平、安全和稳定的工作,该部门由来自阿尔及利亚的斯梅尔·谢尔吉(Smaïl Chergui)专员领导,阿尔及利亚曾在区域调解中发挥重要作用。

目前利比亚政权也许不像卡扎菲先生那样对非盟抱有情感或言辞上的亲近感;但专家认为,尽管主要强国对利比亚的兴趣微乎其微,但非盟这一区域组织仍有着独特的地位,能够更加积极地参与到遏制危机当中,危机的影响已经在萨赫勒地区的很多邻国甚至在西非显现出来。

Topics: 

Magazine

  •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当前杂志: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主题: 健康和福祉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连续专题报道中,我们将介绍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 龄段人群的福祉”。我们会回顾非洲卫生保健系统的现状,并分析应如何应对非洲大陆所面临的一些明 显的健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