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免费的移动应用

在我们的应用程序上获取我们的最新消息。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联合国与非盟批和平建设活动缺乏妇女代表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获取我们的应用程序。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联合国与非盟批和平建设活动缺乏妇女代表

赴尼日利亚和民主刚果高级别代表团呼吁各国促进性别平等
作者 : 
Deputy UN secretary-general Amina Mohammed  (right) in Mugunga camp for internally displaced persons in the DRC. Photo: UN Photos/Myriam Asman
联合国常务副秘书长阿米纳·穆罕默德在民主刚果穆贡嘎境内流离失所者营地。 联合国图片/米里亚姆·阿斯曼(Myriam Asman)

联合国常务副秘书长阿米纳·穆罕默德(Amina Mohammed)从尼日利亚和刚果民主共和国(民主刚果)归来后报告称,在这两个人口大国和平建设的重要工作中,妇女被严重边缘化,她对此表示非常失望。

今年早些时候,穆罕默德女士率领联合国和非洲联盟(非盟)官员团队开展工作,强调妇女在参与和平与安全进程和抗击性暴力中的重要作用。

该团队成员包括联合国妇女署执行主任普姆齐莱·姆兰博·恩格库卡(Phumzile Mlambo-Ngcuka)、联合国冲突中性暴力问题特别代表普拉米拉·帕滕(Pramila Patten)和非洲联盟妇女、和平与安全特使比内塔·迪奥普(Bineta Diop)。

通过这次被联合国称为“开创先河”的访问,代表团希望他们反对性暴力、支持妇女赋权的声音能够在非洲其他国家得到呼应。

悲剧

穆罕默德女士报告说:“两国妇女的参政率都很低,这令人遗憾,大量性暴力和基于性别的暴力导致国内冲突。”

穆罕默德女士报告说,民主刚果各地性暴力普遍,绑架、逼婚、将妇女用做自杀式炸弹的现象在尼日利亚十分猖獗。

尼日利亚是代表团访问的第一站。穆罕默德女士见到了被“博科圣地”组织绑架的部分女孩,这些女孩于两个月前被释放,会后穆罕默德女士悲伤地说:“我们听到了一些少女本不该经历的故事,这些故事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悲剧。”

2014年4月,伊斯兰军事组织“博科圣地”在尼日利亚东北部邻近迈杜古里的奇博克市绑架了274名女学生,并迅速将其运至桑比萨森林。在几年的时间里,有许多女孩获救,也有一些女孩自己逃出了森林。

穆罕默德女士没有赘述获救女孩的经历,但联合国妇女署于考察团启程前发布的一份新闻稿提供了一些细节:“2014年以来,‘博科圣地’在尼日利亚绑架了7000余名妇女和女童,对她们实施性暴力,包括性奴役、逼婚和身心虐待。”

穆罕默德女士回忆说,奇博克绑架中获救的女孩“拒绝成为受害者……我们看到女孩们在谈论自己的梦想,而不再谈论经历的噩梦。这说明还有希望。”

2017年,致力于预防和解决致命冲突的国际危机组织发布报告称:“此次‘博科圣地’叛乱的死难者中大多数是男性,而在尼日利亚东北部大约180万境内流离失所者中绝大部分是妇女。”

到访民主刚果

此后,代表团访问了民主刚果,包括位于北基伍省省会戈马郊外安置境内流离失所者的穆贡嘎营。代表团在营地见到了从事小买卖的妇女。但是,穆罕默德女士强调,妇女有权“以人性化的方式有尊严地返回家园,这不是恩惠。”

1994年爆发的民主刚果武装冲突已造成近百万人逃离。1994至2003年间,武装冲突战况十分恶劣,被人称为“非洲第一次世界大战”。虽然中央政府宣称控制住了局面,但国内小规模战斗持续,数千名妇女儿童面临危险。

根据为冲突中弱势者提供帮助的英国非政府组织“和平指引”的报告,在战乱时逃离家园的人口中,80%为妇女。

“和平指引”报告称,自战争爆发以来,在民主刚果遭到强奸的妇女人数已超过20万。该组织正在为受战争影响的妇女提供支持,尤其是女性前战斗人员、前战斗人员妻子和遭受民兵组织虐待的妇女。

穆罕默德女士及其团队对两国的暴力程度表示遗憾。她说:“没有和平就没有发展。我们发现,由于缺乏和平,我们在发展方面的投入正在被侵蚀。”在民主刚果和尼日利亚举行的几次会见中,她多次表达这一观点。

在冲突国家实现和平的过程中,女性能够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联合国妇女署指出:“有证据表明,妇女的实质性参与有助于达成并实施和平协议,但在和平谈判中几乎没有妇女参与。”

冲突与妇女

在《冲突后非洲妇女与权力》一书中,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政治学和性别与女性研究教授艾利·玛丽·特里普(Aili Mari Tripp)指出,如果妇女参与解决冲突,通常意味着妇女在冲突后的政治代表性也将提高。

作为例证,特里普教授指出,“冲突后的利比里亚是首个选举产生女总统的非洲国家。早在1994年,冲突后的乌干达已拥有一名女性副总统达10年之久。今天,冲突后的卢旺达拥有世界上最高的女性议会代表比例,女性代表比例为63.8%,并从2003年以来一直保持这一水平。”

她进一步解释说,在非洲冲突期间,“妇女积极参与幕后的调停活动,向民兵施压要求他们放下武器,示威呼吁举行和平选举,参与释放被绑架平民的谈判。”

但特里普教授认为,通过和平谈判结束冲突往往要比冲突一方获胜更有利于妇女权利的推进。

妇女能否参与到民主刚果和尼日利亚的冲突解决进程取决于两国当局。

联合国和非盟的联合考察团敦促两国政府促进性别平等以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穆罕默德女士在尼日利亚时说:“妇女通常占人口的一半……如果我们只投资于一半人口,就无法实现我们的目标。”

《性别与平等机会法案》旨在保护人权,消除阻碍妇女进步的文化习俗,但该法案在尼日利亚的立法进程中停滞不前。代表团敦促尼日利亚政府尽快将其签署为法律。穆罕默德女士在受访时说:“关键在于行动,在于执行。”

Magazine

  •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当前杂志: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主题: 健康和福祉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连续专题报道中,我们将介绍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 龄段人群的福祉”。我们会回顾非洲卫生保健系统的现状,并分析应如何应对非洲大陆所面临的一些明 显的健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