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免费的移动应用

在我们的应用程序上获取我们的最新消息。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数字革命为非洲带来光明前景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获取我们的应用程序。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数字革命为非洲带来光明前景

将数字鸿沟变为红利尚需努力
Eleni Mourdoukoutas
Techies in Lagos, Nigeria, work on an open-source project. Photo: Andela/ Mohini Ufeli
在尼日利亚的拉各斯,某开源项目的女程序员正在工作中。 安德拉公司(Andela)/莫西尼·尤菲利 (Mohini Ufeli)

非洲的互联网普及率正缓慢上升,为这片长期深陷数字鸿沟的大陆带来数字红利的前景。

“非洲的(互联网)普及率已突破15%大关,这很重要”,科学家尼·奎诺(Nii Quaynor)表示。在非洲互联网的引入和发展方面,奎诺发挥了关键作用,被誉为非洲大陆的“互联网之父”。

但是,非洲人仍无法开发足够的软件、应用和工具,难以为各经济体提供亟需的红利。

在不到十年时间里,非洲的互联网从卫星连接转向低成本的海底连接。新的海底光纤显著增强了数据传输能力,大大减少了传输时间和成本。

乡村电信旨在研发低成本的电话网络硬件和软件,其创始人史蒂夫·宋(Steve Song)表示,如今16条海底光缆把非洲与美洲、欧洲和亚洲连接起来,国际互连不再是大问题。各国因此得以在大陆内和全球范围实现更直接的信息共享,这为创新、研究和教育创造出更多空间。

“网络结束了非洲科学家和研究人员孤军奋战的状况。人们现在能获得较发达国家的信息,这正在改变人们的思维方式”,肯尼亚教育网络主任梅奥利·卡肖达(Meoli Kashorda)表示。

非洲的互联网普及没能跟上移动电话传播的步伐。国际电信联盟(国际电联)是处理信息通信技术相关问题的联合国机构。该机构的数据显示,2016年,非洲的互联网用户比例仅为22%,而全球平均水平为44%。此外,只有11%的非洲人能用上3G互联网。有了3G互联网,移动运营商才能提高数据处理速度。

国际电联指出,非洲最有可能获取数字技术的人群是生活在具备海底光缆的城市地区或沿海城市的男性。

据全球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估计,如果互联网普及率达到移动电话的普及水平,非洲的国内生产总值能增加3000亿美元。其他专家也认为,提高技术可及性可能彻底改变非洲的发展面貌,缩小非洲的收入差距。

世界银行《2016年世界发展报告》指出,在撒哈拉以南非洲,60%的最富有人群使用互联网的可能性几乎是底层40%人群的三倍,城区人口使用互联网的可能性是农村人口的两倍多。

数字红利

世界银行《2016年世界发展报告》将数字红利描述为“使用这些技术所带来的更广泛的发展效益”。但该报告指出,数字红利的分配并不均衡。世行认为,“为了让数字技术造福世界各地的所有人,尚需缩小剩余的数字鸿沟,尤其是在互联网接入方面”。

非洲开发银行(非行)表示,把数字技术融入实践的公司将创造就业、增加利润。2016年,该行报告称,到2021年,非洲信息通信技术行业将创造两百万个工作岗位。程序分析员、计算机网络专业人员以及数据库和系统管理员都将在该行业内找到工作。

尽管世界银行对非洲的数字红利前景并不乐观,但该部门创造数百万个工作岗位的潜力对非洲青年人来说是振奋人心的消息。青年占非洲失业人口的60%,失业率为成年人的两倍。肯尼亚信息与通讯部前副部长比特安格·纳德莫(Bitange Ndemo)说,年轻人可以轻松把握数字革命带来的工作机遇。

营造公平竞争的环境

技术也有助于缩小教育差距造成的不平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数据显示,非洲6到11岁儿童的失学率超过五分之一;12到14岁青少年的失学率为三分之一;而15到17岁青年的失学率几乎达到60%。

好的一面是,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互联网缩小非洲教育差距的潜力也会增强。电子学习因其可负担性和可及性不断发展。IMARC集团是一家在印度、英国和美国均设有办公室的市场研究公司,其在2017年初报告称,到2022年,非洲电子学习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4亿美元。这将提升非洲劳动力的教育水平,进而为非洲各经济体做出积极贡献。

举例来说,2016年,总部位于肯尼亚的学习平台“Eneza教育”用户总数突破100万。该平台的用户能通过各种设备获得学习资料。用户每周只需花费10肯尼亚先令(即0.10美元)即可通过短信获取课程和测验。农村地区的机会有限,Eneza满足了农村学生和教师的需求。

此外,三星通过其“智能学校”倡议为世界各地的学校配备平板电脑、个人电脑和其他设备,还在农村地区建设太阳能学校。目前,三星已开办78所“智能学校”,分布在10个非洲国家,包括埃塞俄比亚、加纳、肯尼亚和乌干达。三星公司这一策略旨在鼓励贫困学生使用数字设备。

由于女性使用互联网的可能性比男性低50%,一些组织正努力吸引女性进入数字世界。数字技术能帮助非正规就业市场中的女性找到就业机会,为她们提供机遇。

非数字配套

世界银行建议,互联网普及率高固然好,但良好的治理、健全的营商环境、教育以及健康(亦称“非数字配套”)将为应用数字技术和更有效地解决不平等问题奠定坚实基础。世界银行称,即便加强数字技术应用,忽视“非数字配套”的国家仍难以提升生产率或改善不平等问题。

世界银行的信息通信技术业务经理布斯尼娅·圭尔玛兹(Bouthenia Guermazi)指出,“如果不进行必要的改革,就意味着更落后于那些推行改革的国家,而投资于技术及与之相关的其他技术是数字化转型的关键”。

然而,数字化迁移正遭到过时的模拟运营商的抗拒,因为他们担心数字化的风险。有些人的工作能由更便宜、更高效的机器完成,自动化对这些从业者构成了威胁,首当其冲的是那些原本就处于弱势的群体。比如,很多银行和保险公司已实现客户服务自动化。

联合国制定了在2020年之前以可负担的高速互联网连接全世界居民的目标。无独有偶,2014年,非洲联盟启动了一项十年计划,以鼓励各国向创新引领型、知识型经济体转型。这一计划是非洲联盟宏伟的《2063年议程》的一部分,旨在改变非洲的社会经济和政治命运。

卢旺达正通过“2020愿景”计划引领变革。该计划致力于在2020年前使卢旺达发展为知识型中等收入国家。今年早些时候,卢旺达启动了“数字大使计划”,该计划将雇用和培训约5000名青年,向农村地区的500万人教授数字技能。

不幸的是,对很多发展中国家而言,数字化并非优先事项。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贸发会议)最近的一项报告,数字化带来的生产率提升可能主要惠及富有的高技能人群。这一点在以互联网平台为基础的经济体中非常典型:从网络效应(即随着用户增多,服务的价值有所提升)中获利的是先行者和标准制定者。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是一个由35个国家组成的政府间经济组织,其成员国的数字经济最为发达。在这些国家,信息通信技术的日益普及伴随着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

贸发会议的报告还指出,制定正确的信息通信技术政策有赖于各国做好准备参与数字经济并从中受益,而最不发达国家准备最不充分。为确保更多发展中国家的人民和企业有能力有效参与,国际社会需加大支持力度。

圭尔玛兹女士敦促各国领导人综合施策,以实现国家转型,而非单项突进。

“数字红利触手可及”,圭尔玛兹女士坚信,“未来的前景是光明的”。

 

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