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免费的移动应用

在我们的应用程序上获取我们的最新消息。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努力实现非洲粮食安全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获取我们的应用程序。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努力实现非洲粮食安全

专家敦促为小农赋权
作者 : 
埃塞俄比亚多迪查蔬菜合作社的农民在摘青豆。美国国际开发署图片/ K. 斯坦芳诺娃 (K. Stefanova)

发展专家和政治领导人一致认为,非洲巨大的农业潜力如果得以挖掘,将能够养活非洲大陆的人口,促进社会经济增长。

非洲开发银行(非行)在《非洲农业转型战略(2016-2025)》中,建议各国政府赋权小农,可持续地生产更多粮食并从中获利,建立粮食安全的非洲。

这意味着加强小农的议价能力,让他们获得能够增产的改良土壤,得到化肥,进入市场,从而增加收入,提高福祉。

在韩国首尔举行的2016韩国-非洲部长级经济合作会议间隙的部长级圆桌会议上,非行行长阿金武米·阿德西纳(Akinwumi Adesina)说:“为了实现粮食自给自足,使非洲实现粮食净出口,非洲必须为小农赋权。小农构成了非洲人口的70%,生产非洲大陆粮食消费的80%。”

雄心勃勃的谈话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粮农组织)助理总干事、非洲区域代表布卡尔·蒂贾尼(Bukar Tijani)强调:“非洲粮食安全关键在于小农。”

支持小农的非洲绿色革命联盟在《2017年非洲农业现状报告》中指出,非洲拥有世界一半以上闲置可耕地,但非洲大陆仍然缺乏粮食保障,数百万人长期挨饿,面临饥荒。

除了帮助小农,政府和其他利益攸关方还需要考虑如何利用知识、技能和其他资源为青年赋权。非洲绿色革命联盟总裁艾格尼丝·卡莉巴塔(Agnes Kalibata)表示,重要的是“投资现代技术,给予青年和妇女更多资源,使他们投身生产性农业。”

亚历克斯·阿维提(Alex Awiti)是政策研究组织东非研究所的所长,他认为实现粮食安全的关键是制定解决小农需求的政策和战略。非洲大陆不乏农业政策,问题始终在于政策的执行。

 “提高农业生产率是一个复杂的公共政策问题,受到多种复杂的社会经济和政治因素的影响。”阿维提博士说。

抑制小农的因素包括无效施肥,农民未采用可增产的深层施肥方法。此外,优质种子和肥料往往难以获得,即便能找到,小农也负担不起。所有这些因素往往造成农业生产率低下。

阿维提博士解释说,“非洲小型农场的化肥用量为每公顷13至20公斤,大约是全球平均水平的十分之一。”

大型农场

尽管投资小型农业有明显的社会经济效益,但非洲各国政府更倾向于着力发展大型商业化农场,因为他们认为与成千上万的小农打交道有困难。

阿维提博士提到,缺少化肥、价值链薄弱、储藏与分配阶段的产量损失会破坏农业经济,使缺乏基本储藏和加工设施、缺少技术知识的小农受挫。如果小农能提高产量,而不用担心产物被浪费,农业部门就会实现增长。

“在加纳,许多小农在贫瘠退化的土壤上种植,负担不起所需的适当投入,包括优质种子、化肥和杀虫剂。”年轻的加纳企业家科菲·耶博阿说。这些农民正在呼吁政府补贴化肥的高昂成本。

只有一小部分加纳公司进口化肥,然后与政府谈判定价。偏远地区的农民抱怨买不到化肥。

主张为小农赋权的马比尼·西比(Mabine Seabe)提到,在南非,小农无法充分获得研究和推广服务。更糟糕的是,他们的谈判技巧不足,缺少价格信息。所有这些都意味着南非小农没有得到农产品的最佳收入。即使农民拥有正确的价格信息,也无法进入大型市场,因此不得不把农产品出售给拥有分销网络的中间商,被他们赚取了大部分利润。

西比先生谈到,“小农和青年得不到来自政府和金融机构的必要资金和支持,部分原因是与农业相关的高风险。”他还指出,政府在制定土地改革和再分配政策方面进展缓慢。土地改革是个棘手问题,只有津巴布韦推行了土地改革,而且这一工作涉及政治和种族问题。

《马普托宣言》

埃塞俄比亚正面临干旱造成的粮食短缺。同时,埃塞俄比亚的作物总产量中,因收获后处理不擅造成超过20%的损失。为解决这一问题,从事农业物流、战略和商业模式开发的非营利组织沙亚肖恩(Shayashone)正在为小农提供储藏技术及其他支持。该组织的负责人亚雷德·萨沙(Yared Sasa)说:“农民需要充分的新技术和能力建设,以减轻储藏期间害虫造成的作物损失。”

沙亚肖恩与荷兰的非盈利国际发展组织变革合作社(C4C)合作,在埃塞俄比亚奥罗米亚地区推广使用由“普度大学改良作物储藏”项目发明的改良储藏袋。

布鲁金斯学会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的非盈利性公共政策机构,据该机构今年报告,尽管非洲小农面临多重制约,但自2010年以来,政府农业投资翻了一番。然而,投资额仍低于国家预算的2%,远远低于非洲领导人在2003年签署的《马普托宣言》中承诺的向农业部门最低投资10%。

2017年,即《马普托宣言》签署14年后,大多数国家仍未达到10%的目标。达标的少数国家有埃塞俄比亚、马达加斯加、马拉维、马里和纳米比亚。

粮农组织的蒂贾尼先生建议非洲各国政府和其他农业投资者使青年更好地认识到农业产生的效益,并了解农业价值链如何运作。他指出,年轻人不应该因为缺少更好的机会,退而求其次,才从事农业工作,他们需要意识到这是一项创收职业。他还补充道:“非洲青年可以成为促进变革,让自己和其他人摆脱贫困、饥饿和营养不良的强大推动力。”令人遗憾的是,许多人并不认为农业有可能带来丰厚的利润。

(见第34页)

(接第31页)

约有2亿非洲人年龄在15到24岁之间,这些年轻人是刺激农业食品部门增长的潜在动力。阿维提先生指出,政府应该为他们提供产权,农业和数字技术以及价值链中的其他机会。“这将使他们处于农业电子商务中的核心位置。”

坦桑尼亚模式

雅苒国际是在全球范围内抗击饥荒的组织,协助建立了坦桑尼亚南部农业走廊。这是一项由政府主导的公私合作举措,目标宏伟,要恢复30万平方公里的可耕地。该举措预计将提高成千上万农民的收入。

过去十年来,坦桑尼亚政府鼓励投资于商业水稻、糖、玉米种植和加工设施。“随着政府关注、支持稻农并将他们与市场联系起来,这为农产品创造了现成的市场。”肯尼亚雅苒的经理詹姆斯·克拉斯克说。

生产力将提高的预期,已经增加了肥料需求。为了满足需求,雅苒不仅与坦桑尼亚政府与当地银行合作为农民提供融资,还在首都达累斯萨拉姆建立了一个价值2600万美元的化肥港口。这一模式将提供数以千计的新岗位,增加数百万农民的收入。

坦桑尼亚模式解决了缺乏粮食保障、青年失业和社会经济排斥问题,可能会促进农村发展。但是,该模式摧毁了保障大量公民粮食安全的国有红树林,因此受到批评。

“非洲进步”专家组负责人、前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认为,非洲能够消除农业价值链中的生产力差距。“只要能采用最新的农艺做法,同时使用适当改良的种子和化肥来提高作物产量,非洲小农完全有能力养活非洲大陆人口。”

但问题依然是,通过为小农赋权来实现非洲粮食安全——非洲各国政府愿意在这方面走的多远,走的多快?


拉斐尔·奥博尼奥是世界银行全球青年协调组的非洲代表。

Magazine

  •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当前杂志: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主题: 健康和福祉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连续专题报道中,我们将介绍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 龄段人群的福祉”。我们会回顾非洲卫生保健系统的现状,并分析应如何应对非洲大陆所面临的一些明 显的健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