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失业青年问题给经济增长蒙上阴影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Get our app.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非洲失业青年问题给经济增长蒙上阴影

领导人将创造就业机会放在首位
Kingsley Ighobor
非洲振兴 : 
Young workers in Addis Ababa, Ethiopia, packing beans for export.     Panos/Sven Torfinn
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年轻工人正在给出口的豆子装箱。Panos/Sven Torfinn

非洲各国政府正以诸多方式应对失业问题。在塞内加尔,考虑到每年有20万塞内加尔人加入劳动力市场,麦克•萨勒(Macky Sall)总统在2013年2月启动了一项计划:在一年内创造3万个工作岗位,并希望在2017年前创造30万个工作岗位。非洲开发银行(African Development Bank,简称AfDB)目前也正为塞内加尔的一些针对青年及妇女的自营职业项目提供资助。

世界银行表示,青年占非洲失业人数的60%。在北非,青年失业率为25%,而在博茨瓦纳、刚果共和国、塞内加尔和南非等国,青年失业率则更高。非洲15至24岁的人口有2亿,是世界上拥有青年人口最多的地区。

非洲开发银行指出,在大多数非洲国家,青年失业率“是成人的两倍以上”。

相较年轻男性而言,年轻女性受到更加严重的失业问题困扰。非洲开发银行发现,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大多数国家和北非的所有国家,即使有相同的技能和经验,男性要比女性更容易获得工作。

非洲的失业统计数据排除了弱势就业者和非正规部门的就业不足人员。位于华盛顿的智囊团布鲁金斯学会 (Brookings Institution)报告说道:“非洲青年找到的工作工资不高,不能帮助他们提升技能,还缺乏一定的工作保障。

”布鲁金斯学会认为,就业不足是一个值得更多关注 的严重问题,因为它掩盖了失业率低的国家的现实。

布鲁金斯学会的报告还说,“在刚果共和国、刚果民主共和国、埃塞俄比亚、加纳、马拉维、马里、卢旺达、塞内加尔和乌干达的青年人中,70%以上是自雇人士或在家中帮助劳动。”

被掩盖的就业不足问题

一名尼日利亚拉各斯省的失业大学毕业生加布里埃尔·本杰明(Gabriel Benjamin)称,年轻的尼日利亚大学毕业生从事枯燥、无需技术的工作是很普遍的,“他们在酒店拖地板,卖手机电话卡——有的甚至在工厂当劳工。”

但是,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简称ILO)注意到,就业不足并不能解决贫穷问题。该组织在2016年报告称,高达70%的非洲工人是“在业穷人”,这一数字为全球最高。该组织补充说,“过去25年,青年‘在业穷人’的人数增加了80%。”

非洲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姆苏利•恩库贝(Mthuli Ncube)表示:“这是一个令人难以接受的现实,因为非洲有如此多富有才能和创造力的青年。”

赞比亚前财政部长亚历山大•契克万达(Alexander Chikwanda)在采访中直截了当地说:“青年失业是一枚定时炸弹”,而且这枚炸弹目前似乎已在引爆的边缘。这个比喻引发了对非洲大陆青年失业率高所造成后果的关注:在这里,每年有大约1000到1200万青年人进入劳动力市场。

AnchorAnchor非洲开发银行在2016年发出警告,“像北非事件(阿拉伯之春)所表明的那样,缺乏就业机会可能会破坏社会的凝聚力和政治稳定。”

例如,据少有地接触过武装组织“博科哈拉姆(Boko Haram)”的尼日利亚记者艾哈迈德·萨尔奇达(Ahmad Salkida)称,该组织很容易就能招募到年轻的失业者。

一些非洲国家政府已经将言论付诸行动,并做出了一些努力。例如,加纳创建了全国青年服务和赋权计划,使大学毕业生获得必要的技能并帮助他们找到工作;毛里求斯制定了鼓励青年人参与技术和职业教育的计划;赞比亚推出了一项全国青年政策和一个青年企业基金来刺激创造就业机会。

非洲领导人介入

这些国家倡议对青年失业问题能有多大影响还没有定论。恩库贝先生曾表示,“青年失业问题没有快速解决的办法”,告诫人们不要抱太高期待,并建议推行“更有效的创造工作岗位的机制”。世界银行建议的就业策略则更关注农村发展,加大农业投资能放缓青年劳动力进城务工速度,帮助他们为适应当代劳动力市场做好准备。

年轻人进城务工使城市失业问题恶化。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发布的《非洲经济展望》报告指出,他们经常会面临很多障碍,其中包括因缺乏经验而受到歧视。即使有些人能幸运地找到工作,一旦经济增长受阻需要裁员,这些年轻人将首当其冲。

布鲁金斯学会号召关注制造业,因为它是“与就业密集型增长关系最为密切的行业”。该学会还敦促政府加大对农业、旅游业、建筑业及其他雇用青年的项目的投资。“公共工程项目为年轻工作者提供了获得初步工作经验的机会,尤其是那些住在农村、技能水平低的年轻人。”

非洲联盟也呼吁加大农业投资,要求其成员国拨出国家预算的15%用于农业发展。

在加纳2016年12月份的总统选举中,其反对党利用国内高失业率问题鼓动青年反对前任总统约翰·德拉马尼·马哈马(John Dramani Mahama)。失业问题是使加纳青年参与选举投票,迫切要求政府更迭的重要因素之一。现任总统纳纳·阿库福—阿多(Nana Akufo Addo)在此选举中胜出。

总统竞选期间,一些反对党政治人物多次引用世界银行2016年发表的一份关于加纳就业情况的报告,作者是马达莱娜·奥纳拉提(Maddalena Honorati)和萨拉·约翰逊·德席尔瓦(Sara Johansson de Silva)。该报告指出:加纳全国就业率为77%;而在15-24岁的青年人中,就业率仅为52%,这也就意味着剩下的48%的青年人都没有工作。尽管两位作者认为造成青年失业率高的原因在于约有三分之一的青年还在上学,这一数字仍然凸显了加纳面临的挑战。

总统大选前,候选人阿库福—阿多就曾表示:“我为加纳的未来感到担忧。我们必须要采取措施来降低当前的失业率,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这可能会让人联想到尼日利亚、索马里等其他非洲国家的情况,因为这些国家的年轻人很容易被招募到武装团体或反叛部队。

世界银行2011年的一份调查显示,约有40%的叛乱分子是由于无法找到工作才参加叛乱运动的。

Magazine

  •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当前杂志: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主题: 健康和福祉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连续专题报道中,我们将介绍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 龄段人群的福祉”。我们会回顾非洲卫生保健系统的现状,并分析应如何应对非洲大陆所面临的一些明 显的健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