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青年欢迎的知识经济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Get our app.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受青年欢迎的知识经济

新的教育平台转变了年轻人的职业技能同时也激励着他们创新
作者 : 
非洲振兴 : 
Youth working on laptop computers at K Lab (Knowledge Lab), an open technology hub in Kigali, Rwanda.     Panos/Sven Torfinn
在知识实验室(K Lab)里,青年人正在手提电脑上工作。K Lab是位于卢旺达基加利的一家开放性技术中心。Panos / Sven Torfinn

在赤道和肯尼亚纳纽基镇之间的某处,五名学生坐在教室里看着一个关于如何从铝土矿中提取出铝合金的YouTube视频。“看了视频之后觉得好简单,”19岁的肯尼斯·卡鲁埃(Kenneth Karue)惊叹道。

两年前,加卡瓦中学(Gakawa Secondary School)还没有接入互联网。但在玛文古网络公司(Mawingu Networks,一家太阳能网络服务供应商)的积极帮助下,肯尼亚的农村青年开始接触互联网,结果令人惊奇。以前,像卡鲁埃这样的高中生还不会使用键盘,更别说搜索引擎了,但现在他们已经会用谷歌搜索内罗毕大学信息技术专业的入学要求了。

这些学生渴望能够在非洲蓬勃发展的信息和通信技术(ICT)产业工作。世界银行曾估计,非洲国家会在2016年为非洲的信息和通信技术产业投资1550亿到1800亿美元,占非洲国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到7%。但是年轻人认为,他们在这一产业的求职之路上仍面临许多巨大的障碍。

 “我们国家有很多年轻人,但不幸的是他们都来自于那些没有太多机遇的地区。”玛文古网络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蒂姆·恩德里(Tim Nderi)说道。

为了帮助非洲的年轻人接触到数字化世界,微软自2013年以来对玛文古网络进行了投资,这是为了让年轻人被该产业雇用所做出的第一步尝试。

然而,“人们真的能够上网吗?他们能够承担所需的费用吗?”来自微软的安东尼·库克(Anthony Cook)在接受《非洲振兴》杂志采访时如是问道,“如果你想朝着知识经济前进,你必须能够带动大多数人。”

到2016年10月为止,在肯尼亚的4个县里共有1万人在使用玛文古公司的网络服务。在开普敦9月举行的美非商业论坛上,前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在发表演讲时赞赏了微软公司和玛文古公司在非洲所取得的成功。

许多非洲国家已经接受了“知识经济”这一概念。它出现于19世纪60年代,形容的是一种极其注重知识的产出和使用的经济模式。参与研发的学术机构和公司是这种经济体系的重要基础。应用知识的人也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他们包括开发新软件和搜索引擎好让我们使用网络数据的程序员,还有运用这些数据提高治疗质量的医务人员。

任重道远

非洲一些政府公共部门已经开始雇用技术青年。在约有 500万待业青年的肯尼亚,总统数字人才计划(Presidential Digital Talent Programme)招聘了400名大学毕业生在不同的政府部门从事重大项目工作。去年,世界银行发起了一项1.5亿美元的五年公私伙伴关系项目,致力于帮助28万待业的肯尼亚青年了解就业机会和接受就业培训。

但是在非洲其他地方,这类政府举措仍显不足。“创新拉各斯”(Innovate Lagos)是2013年尼日利亚政府资助的信息和通信技术创业孵化中心,创建初衷是希望青年人和企业家们“通过创新推动经济增长与发展”。可三年过后,它甚至失去了网站域名。

非洲人有理由对以信息技术为国家经济中心的想法感到迟疑。丹·泰普斯各特(Dan Tapscott)在2014版《数字经济》(The Digital Economy)——他的一本关于全球信息与通信技术行业的著作——中说道:“过去二十年中,许多新增的工作与已经消失了的工作有很大的不同。相比于那些受教育不足和技能较差的人,新增的工作往往倾向于受过教育的人。”

对准备进入信息通信技术行业的人来说,能够使用互联网和接受教育是基本的先决条件。幸运的是,在尼日利亚等地,移动互联网正在慢慢普及。

“近期,尼日利亚的手机流量数据价格下跌了50%以上。每月只需1.5美元,就可以享受移动网络。”尼日利亚企业家阿德洛伊·奥兰雷瓦(Adeloye Olanrewaju)如是说道,他是“安全妈妈”(SaferMom) 应用程序创始人之一。这款手机应用程序使准妈妈们能够通过手机来获得健康信息和孕期信息。他还预测:“互联网普及率将会增加,更多的人将使用互联网,我们从事的行业将会受到更多的关注。”

此处的“关注”意指更多的教育投资和就业机会。“尼日利亚的青年很优秀,我们需要给他们更多的工作机会,”奥兰雷瓦说,“拉各斯的目标是成为非洲的硅谷,但我们看到很多青年还在挣扎着学习技能、获取经验以找到工作。”

他说,代际鸿沟是阻碍青年发展的其中一个原因。

“非洲的技术还处于起步阶段,”奥兰雷瓦对《非洲振兴》说,“在这里,掌权者年龄通常在50岁到60岁之内,技术对于他们来说很陌生。”他说,私营创业公司和那些容易被创业公司吸引的成熟企业发展出了很多有前途的科技成果,但非洲各国政府在推广这些技术的应用上却进展缓慢。肯尼亚政府曾要求当地的公共小型巴士(matatu,也叫做“马他途”)使用非现金支付服务系统,以此来减少巴士运营者和交通警察之间的贿赂行为。但两年多过去了,该措施仍然遭到巴士所有者的抵制。

但是奥兰雷瓦对于部分非洲国家政府缓慢的适应速度并不感到奇怪,“创新的主导者不是政府——而是像你我这样的人。”

奥兰雷瓦当然明白。作为尼日利亚青年领袖(Youth LEAD)的项目负责人,他负责对400名学生进行不同科技技能的培训,并指导其中25人进行社会创业,以帮助他们开办自己的公司。他说,私营企业在为信息和通信技术行业的青年人创造机会方面至关重要。

 “我们在非洲有20多个创业孵化中心,”奥兰雷瓦说,“这意味着如果我有某个想法,我不需要每月支付数千美元在拉各斯租用场地,而只需支付几百美元给创业孵化中心,就可以访问互联网,使用场地,还能得到专业导师的指点。我们可以轻装上阵,开始创业。”

但据他所说,尼日利亚的技术行业对于庞大的非洲待业青年群体来说,并不是万灵药。“不是每个人都要创立自己的事业。如果你已经拥有一定的人际网,正确的指导以及获得资金的渠道,那么你没有理由不去尝试。但另一方面,如果你在公司管理方面缺乏经验,为什么不先找一份工作,向那些创新公司学习并了解它们如何运作,然后再开始自己的事业?”他解释说,并不是每个非洲人都必须成为企业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人生轨迹”。

单靠私营企业并不够

如果非洲想靠发展知识经济把年轻人吸收到劳动力队伍中,政府方面就应该多加努力。

 “我们非洲有很多人才,”一名肯尼亚咨询师艾斯特·穆奇里(Esther Muchiri)表示,他同时也是肯尼亚信息技术与外包服务协会(Kenya IT and Outsourcing Service,简称KITOS,一个由一些IT和IT驱动公司组成的贸易协会)新上任的副主席。

私营企业为那些对技术感兴趣的年轻人提供了大部分工作机会。例如非洲的300个技术中心和企业孵化器,包括内罗毕的iHub,塞内加尔的CTIC Dakar以及开普敦的Bandwidth Barn。“所有这些机构都是培养年轻人才和创新理念的地方,”穆奇里说道。

他补充道:“阻碍非洲科技发展的是技术创新和市场需求之间的差距。”穆里奇提到,开发者经常会去设想消费者想要什么或者需要什么,结果却发现他们所设想的和当地市场所需要的不尽相同。

非洲国家为缩小这一差距所作出的其中一个努力就是与全球领先的教育机构合作。许多外国大学已经在非洲创办了一些卫星校园。卢旺达就和卡耐基梅隆大学(一所顶尖的美国工程学校)合作招收上百名年轻的卢旺达学生进修信息技术硕士学位。卢旺达政府还为每个主修信息技术的学生支付一半的学费以减轻他们的经济负担。

卢旺达也是非洲最大的技术型大学之一——卢旺达大学的所在地,该校的科学技术学院希望到2020年录取学生人数能达到9000。随着非洲政府继续对互联网接入和技术教育进行投资,非洲的年轻人在本土的IT产业找到工作的可能性也一定会增长。

培训非洲年轻科技人员

作者: JACOB KUSHNER

随着非洲信息和通信技术(简称ICT)的发展,许多非洲年轻人正努力增强自己的技能水平,为将来的工作做准备。在内罗毕,一家叫做莫林加学院(Moringa school)的私立编程学校已然成为一个受他们欢迎的地方。

莫林加学院提供为期四个月的核心培养计划,培训那些对科技很在行的肯尼亚年轻人,让他们成为精通各种代码语言的专家,同时学校还提供诸如移动信息技术开发等新兴领域的拓展课程。而且这里学费只需1200美元,远远低于取得大学学位的费用,这或许就是莫林加学院异常火爆的一个原因:该学院创办刚刚两年,但最近一个只开放27个招收名额的申请库竟收到了400份申请。

有幸进入莫林加学院的都是内罗毕年轻编程员中的佼佼者。其中有些人已经在肯尼亚的顶尖大学取得了计算机科学学位,另一些人则延迟了正规学习或者曾经退学。

24岁的伊恩·穆讷(Ian Munene)在被录取前是一名在肯尼亚一所一流大学技术专业的学生。但他说,教授们太过注重创新背后的理论知识,却不教他如何创新。

毕业后,穆讷说他“试图寻找一份工作,但是从得到的回馈来看,我发现自己还没有准备好。”他被告知不够资格填补现有的信息和通信技术职位空缺。“大学教育和雇主的实际需求之间存在着鸿沟,”穆讷说,“莫林加在这个鸿沟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

许多莫林加学院的毕业生就职于大型的东非公司和国际性公司。托尼·恩顿古(Tonee Ndungu)在创办他的电子平板教育系统公司基塔布(Kytabu)时曾雇佣了两个莫林加学院早期毕业生。他称他之前远赴印度和哈萨克斯坦招聘,最终才在莫林加学院找到两名合格的肯尼亚编程员。“之前肯尼亚根本没有地方学习编程,”恩顿古对《非洲振兴》如是说。

像莫林加学院一样为从事信息和通信技术行业的非洲年轻人提供帮助的机构还有很多。总部设在纽约的安德拉(Andela)公司,通过互联网为尼日利亚年轻人提供为期4个月的编程课程,再让他们为美国的组织或公司进行编码工作。去年一个公私合作的非洲编程学习周(Africa Code Week)组织帮助17个非洲国家的89000名年轻人写下了他们的第一行编码。

 “有这么多的开发者,可谁才是好的呢?”莫林加学院的联合创办人弗兰克·塔姆雷(Frank Tamre)问道。28岁的他在创办莫林加学院之前曾是美国英特尔公司的编程顾问。

 “无论你去乌干达还是坦桑尼亚,其实都一样,”提及非洲的城市知识青年,塔姆雷说,“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都想成为创造者。”但是他希望通过莫林加学院为他们提供的实用的教育机会,他们能将创新的志向运用到实践中。

Magazine

  •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当前杂志: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主题: 健康和福祉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连续专题报道中,我们将介绍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 龄段人群的福祉”。我们会回顾非洲卫生保健系统的现状,并分析应如何应对非洲大陆所面临的一些明 显的健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