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马里浴火重生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Get our app.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索马里浴火重生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注意到该国的“惊人进步”
Sulaiman Momodu
作者 : 
非洲振兴 : 
Somalis prepare coffee for customers in a  Mogadishu  restaurant. Photo: AP Photo/Farah Abdi Warsameh
照片: AP Photo/Farah Abdi Warsameh

如今,索马里人时常想起战前的生活,想起游泳、野餐和看电影的悠闲时光,想起孩子上学、经济发展、商业繁荣、成千上万索马里人正常工作的时光,每当此时,他们心中泛起怀旧之情。

这场大伤元气的战争爆发于1991年,国家 经济遭受摧毁,银行系统崩溃,那个黄金时代戛然而止。如今, 每当人们提及索马里,总会想起令人胆战心惊的画面:那些由索马里青年党、自杀式炸弹袭击者、或是海盗所策划的致命袭击。   

但如今,索马里内战时期的恐怖气氛正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新的索马里,相对而言,它已经变得和平,社会经济和政治进程都在取得缓慢但稳定的发展。而问题是,几乎没有人注意到这种变化。   

联合国前驻索马里特别代表尼古拉斯•凯在年底时提到:“索马里正在书写它的成功故事, 但必须保持这样的发展势头。”

索马里外交部长阿卜杜萨拉姆•奥马尔也持有同样的观点:“索马里已经取得了重大进步,正在从黑暗的过去中走出来。”

2013年4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式恢复与索马里的关系,使得这个新索马里的“故事”更令人信服。二十多年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次对索马里的经济情况进行评估,发现2012年至2014年间该国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3.7%。由于截至2015年底,索马里长期拖欠的债款总额已达3.28亿美元,因此尚无资格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寻求财政援助, 但是被其重新认可已是关键的第一步,同时也表明该国的行政机关正在逐步恢复秩序。

索马里的经济增长部分是由农业生产的增长所推动。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称,2014年索马里向海湾国家出口了500多万头牲畜,是20年以来的最高年牲畜出口量,其中包括460万头羊、34万头牛、7.7万头骆驼,总值约为3.6亿美元,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40%。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索马里小组负责人罗热里奥·赞达梅拉(Rogerio Zandamela)说:“索马里取得了惊人的进步。”他还说:“除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外,非洲开发银行,世界银行,欧盟这样双边援助机构,以及肯尼亚、挪威、土耳其、英国和美国等国都非常积极地援助索马里。”

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经济活力的恢复所带来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引人注目的办公大楼和住宅公寓正在逐步取代弹痕累累的破败建筑。

摩加迪沙曾是商业航空的禁飞区,现在每天都有航班在这里起降。在首都摩加迪沙和其他一些城市,餐厅、出租车公司、就业中介、干洗店、健身房、房地产公司以及快餐店正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索马里的经济增速,正随着畜牧业和渔业的发展以及私营部门尤其是包括电信、建筑和汇款等服务业的复苏而加快。赞达梅拉先生乐观地认为:“如果安全形势继续改善,富有创业精神的私营部门将会继续成为最具活力的经济增长贡献者。”

索马里的资源潜力,使其社会经济条件有可能出现更大的改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索马里负责人称:“索马里拥有天然气、石油、渔业等自然资源,如果管理得当,将会对索马里的成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去年十月,世界银行宣布与索马里中央银行(CBS)建立伙伴关系,其目的在于使索马里的汇款流入便利化,同时指定一家代理商负责其与索马里中央银行的合作,以规范和监督汇款过程。世界银行负责索马里、布隆迪、马拉维、坦桑尼亚四国的贝拉·伯徳(Bella Bird)说:“对索马里而言,这是商业领域改善监管、规范现金转移的第一步,是重要的第一步。我们预期这些举措将会在国际社会建立起对索马里金融部门的信心。”

 

政治和人道主义局势仍然严峻

索马里正慢慢成为东非地区富有吸引力的商业目的地,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安全局势的改善。自2012年以来,索马里政府和非洲联盟在索马里组建的维和部队——非盟驻索马里特派团——已开展多次联合行动以加强安全。但专家警告说,如果该国的政治问题无法得到妥善解决,可能会对已有成果造成破坏。2015年10月发布的由索马里监察小组向联合国安理会提交的报告中,指控过渡政府无能、腐败,并质疑了非盟驻索马里特派团的有效性,同时提请注意蠢蠢欲动的反叛武装伊斯兰青年党可能造成的后果。

2016年8月索马里人有望选举产生新政府。2012年成功当选的现任总统哈桑·谢赫·马哈茂徳(Hassan Sheikh Mohamud),因引导索马里走向正常化而广受好评,他已表示自己有意寻求连任。

马哈茂德总统表示自己一旦败选就会和平移交权力,这看来向投资者传递了正确信号。但他所领导的政府尚未明确将会采取什么样的选举形式,而是声称选举形式将取决于实际的安全形势。总统对一群流散在国外的索马里人称:“如果我当选,我会继续下去。如果不能当选,我会把权力移交给任何当选者。”

除了即将进行的选举外,人道主义危机以及战争的余波仍不断考验着索马里政府。目前超过200万的索马里人仍流离失所,其中110万人在索马里境内, 96.7万人以难民身份留在周边国家。仅肯尼亚一国境内就有42万左右的索马里难民,大部分都位于肯尼亚东北部的达达阿布难民安置点,这是全世界同类型难民营中面积最大的一处。此外,还有25万索马里难民在埃塞俄比亚,大约20万难民在也门。

随着索马里逐步走向稳定,肯尼亚、索马里以及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UNHCR)在2013年达成了一项关于难民自愿回归索马里的协议。2014年12月至2015年12月期间,难民机构已协助超过6000名在肯难民返回索马里。

从经济角度看,回归的难民很可能对住房、医疗设施、以及水资源供应等有限的社会基础设施造成压力。然而,一些经济学家认为,难民返回家园对经济来说是一个利好消息。难民的回国,有助于增强社会凝聚力,许多人可以开始从事养殖等生产活动,这将有助于国家整体的经济状况。

 

安全问题

尽管非洲联盟和索马里武装力量已将曾和基地组织勾结且统治过索马里大部分地区的反叛武装伊斯兰青年党驱逐出摩加迪沙,但相关官员承认安全仍然是棘手的问题。目前,并非所有的投资者都放心地将资金投入长期项目,因此,与投资回报可能需要较长时间的产业相比,那些能产生经常性现金流的服务业呈现出不均衡的发展状况。

2016年1月,肯尼亚部队遭到反叛武装伊斯兰青年党袭击,几十名士兵在埃尔-阿迪(El-Adde)遭杀害。此后,部队便从两处索马里军事基地撤出,在肯尼亚和索马里边境设立新的营地。与激进武装分子对抗的22,000多名非洲联盟士兵中,肯尼亚士兵约有4,000名。尽管肯尼亚政府称营地的改变只是“例行性军事调动”,但这仍凸显出索马里安全局势非常脆弱。

联合国方面指出,索马里的安全形势与其政治经济稳定之间存在联系。联合国秘书长索马里问题特别代表迈克尔·基廷(Michael Keating)说:“反叛武装伊斯兰青年党不顾一切,企图毁灭索马里人民的希望,我们将会尽一切可能确保他们不会得逞。”

Topics: 

此外,在这个问题上

Magazine

  •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当前杂志: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主题: 健康和福祉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连续专题报道中,我们将介绍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 龄段人群的福祉”。我们会回顾非洲卫生保健系统的现状,并分析应如何应对非洲大陆所面临的一些明 显的健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