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非关系高涨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Get our app.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日非关系高涨

日本支持非洲转型的意愿越来越迫切
Kingsley Ighobor
非洲振兴 : 
Japan’s senior vice-minister of agriculture, forestry and fish eries Taku Eto tries out a Japanese-made tilling machine in Cameroon.  Photo: The Government of Japan
照片: The Government of Japan

对很多非洲人来说,日本是一个因经济和科技实力而备受赞誉的国家。尼日利亚拉各斯的约翰逊·奥巴路易(Johnson Obaluyi)说,只要一提到日本,人们就会想到丰田这个家喻户晓的汽车制造商。而居住在肯尼亚内罗毕的加纳人奎西·奥本(Kwesi Obeng)想到的则是技术。世界银行在利比里亚蒙罗维亚的顾问比亚乔治·库珀(Beageorge Cooper)说,她认为日本是“昔日的世界经济强国”。

但当非洲人被问及日非关系时,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库珀女士说:“我得去研究一下这个问题。”奥巴路易先生边想边回答说:“我认为我们正在进口日本的丰田汽车。”奥本先生说:“他们支持非洲的热带疾病研究。”

对日非之间关系如此有限的认识,远远没有反映出当前真实的日非关系。就在不久前的2013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在5年时间里向非洲提供320亿美元的巨额援助,用以支持非洲的发展项目。

在安倍先生发表该声明之前,日本在非洲的许多介入行为大部分都是低调进行的,几乎没有引起什么关注。比如,没有多少人知道,日本在非洲大陆的累计外国直接投资数量——据美国杂志《福布斯》称——已从2000年的7.58亿美元增长到了2014年的105亿美元。事实上,日本曾经是非洲最大的亚洲经济伙伴,直到2000年才被中国取代。

 

开拓行动

1993年,日本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以及联合国非洲问题特别顾问办公室联合召开了首届东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通过这次会议,日本成为亚洲国家中最早一批与非洲领导人进行直接接触的国家。中国也紧随其后,于2000年召开了第一届中非合作论坛,印度也跟随潮流,在2010年举办了印非商业论坛。通常情况下,大部分的非洲领导人以及投资者和发展专家都会参加这些会议和论坛,它们为商谈国际贸易、吸引投资者、吸引官方发展援助提供了机遇。

日本决定于8月份在肯尼亚召开第六届东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这是该会议第一次在非洲地区召开(此前都是在日本召开),此举将引发全世界对日非关系的关注。2013年,日本首相对非洲进行了访问(访问国家包括科特迪瓦、埃塞俄比亚和莫桑比克),这是日本领导人继2005年之后首次访问非洲,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访问非洲的法语国家。此次访问特别强调了非洲的投资机遇,尤其是日本公司在非洲的投资机遇。

日本首相的访问也引发了人们对日本的战略意图及其对非政策的密切关注。美国地缘政治情报机构斯特拉福解释称,日本之所以对非洲进行投资试探是因为它正经受“资源不安全”,尽管“在经历2011年的灾难以及核电站停运之后,日本的经济增长挑战已经变得(比资源不安全问题)更加紧迫”。

 

吸引追求者

非洲尚未开发的资源及其富有弹性的经济对投资者来说具有极大的吸引力。世界银行称,在过去十年中,非洲大陆国内生产总值的年平均增长率达到5%,另外,在2007—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中,非洲经济体现出韧性,未受到重创。这使得安倍首相认为非洲“已不再是一个被援助对象而是一个能够带来增长的伙伴”。

随着投资者信心的增强,自2000年以来非洲累计的外国直接投资已经翻了两番,达到4,700亿美元左右。总之,非洲就像是一位美丽的少女,正吸引着全世界投资者追求的目光。

此外,有一种感觉认为,非洲的经济增长也迫使国际交往准则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福布斯》指出,中国和印度目前正集中精力在非洲建设公路、桥梁、铁路,并开展其他的商业活动,而不再像过去那样只是提供官方发展援助。这一转变的根本原因在于基础设施项目通常伴随着高调的宣传,可以被宣扬为建设性关系的证据。

与中国和印度不同,日本对非洲进行的投资大部分依旧“关注发展援助而不是日本民间企业界的商业投资,”位于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隶属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全球企业和新兴市场委员会主任哈里·布罗德曼(Harry G. Broadman)说道。

 

日本的优势

在莫桑比克,安倍先生宣布日本将提供5.7亿美元的官方发展援助,用于莫桑比克北部与马拉维之间的“纳卡拉走廊”地区的开发。该项目包括在马拉维进行公路整治,在马拉维和莫桑比克之间以及马拉维和赞比亚之间各修建一座边境驿站。

情报机构斯特拉福认为,由于大宗商品价格发生波动,非洲的发展中经济体需要日本的援助。然而布罗德曼先生却认为,尽管纳卡拉走廊之类的援助项目可能会有用,“但这却反映出日本仍在遵循传统的对非洲援助方式”。

布罗德曼先生的批评体现出他对日本对非关系政策中包含有新实用主义策略持否定态度。日本外交部指出,日本首相希望非洲能“选择日本作为自己真正的伙伴”,因为非洲需要“日本的援助以及日本企业重视人力资源、强调创新能力的企业文化”。

布罗德曼先生也承认,日本的竞争优势在于它高质量的产品,此外,非洲还能在运输、发电、配电、工程设备和机械制造等领域学习日本的长处。布罗德曼先生还说,日本企业“以技能共享和技术转让为人称道”。

安倍先生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向非洲联盟致辞时回忆说,非洲的一位领导人曾告诉他说:“只有日本公司教给我们工作的道德意义是什么以及劳动的乐趣是什么。”这位非洲领导人还说,“来到非洲的日本企业一定会把这种管理哲学也带过来。” 他进一步解释说,这一哲学的含义就是“企业通过提高每个人的能力来激发创造力”。

安倍先生讲话的主旨再次强调了日本迫切希望通过高质量项目的实施以及知识的转移来支持非洲的转型。他的发言表明日本对非洲实施的是一种混合型战略,即既为非洲提供官方发展援助,又支持非洲壮大自身。非洲青年商业教育行动计划为非洲人提供了在58所日本大学进行研究生学习的机会,是日本针对非洲人的人力资源发展项目之一。第一批非洲学生,共156人,已于2015年9月开始了他们的学位课程。“我们想利用自己强大而优秀的技术支持非洲国家进行转型,” 9月份,安倍先生在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时说道。

布罗德曼先生说日非关系不可能是单向的,这意味着双方都面临着机遇。石油和其他商品价格的下跌(2月中旬的石油价格为每桶26美元)以及中国经济增长的放缓可能会遏止外国直接投资向非洲的流动,这为日本企业提供了他们迫切需要的运作空间。布罗德曼先生推测认为:“日本会有更多的机会利用非洲的石油,这肯定会使日本受益。”现在,日本可能不会从拉丁美洲进口铜,而可能选择从赞比亚进口铜。

日本经济产业大臣政务官北村经夫承认,日本在自己的对外投资中态度谨慎。南非的《邮政卫报》引用了北村经夫先生的一句话说:“虽然日本公司需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决定在哪里投资,但他们从不半途而废。” 路透社报道称:加蓬矿业部长克里斯托夫•阿卡加•姆巴(Christophe Akagha Mba)认为,中国正在利用商品价格下跌带来的机会,而与此同时“日本还在原地踏步,他们甚至还未出手开始进行真正的投资”。

大约20位日本知名企业的高管陪同日本首相访问了非洲。“将中国视为经济竞争对手的日本正在寻找新的海外市场,在那里,它不仅可以出售自己的汽车、发电厂和发电机,还可以购买燃料和其他原材料,”美国《华尔街日报》写道。

 

经济之外

与此同时,目前有数百名日本维和人员驻扎在南苏丹的朱巴,为联合国的维和行动提供关键的工程和后勤保障。日本还帮助向南苏丹以及乌干达的恩德培市(联合国在该地建有物流中心)空运设备和物资。日本的这些投入被视为对维和行动的开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此外,日本这个亚洲巨人还在积极地与埃塞俄比亚等地区伙伴重要进行协调,以结束南苏丹的敌对状态。

除此之外,日本还计划投入3.2亿美元用于帮助非洲地区解决冲突,并支持该地的减灾工作。其中,2,500万美元将用于促进南苏丹危机的和平解决。“日本认为,来自埃塞俄比亚等邻国的调解是至关重要的,应该得到支持,”安倍先生在访问埃塞俄比亚时说道。

日非双方的文化和体育关系也在加强。2020年奥运会将在日本举办,目前,日本正在实施一项名为“运动为明天”的计划,并鼓励非洲青年的参与。

日本和非洲正在筹备第六届东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肯尼亚总统乌胡鲁·肯雅塔说,非洲将利用这一机会“展示我们自己的发展计划,并向日本揭示他们在非洲可以获得的合作、贸易和投资机会”。

如果日本能像安倍先生承诺的那样帮助非洲加快转型,那么更多的非洲人可能很快就会对日非关系有一个比较清晰全面的认识。

此外,在这个问题上

Magazine

  •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当前杂志: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主题: 健康和福祉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连续专题报道中,我们将介绍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 龄段人群的福祉”。我们会回顾非洲卫生保健系统的现状,并分析应如何应对非洲大陆所面临的一些明 显的健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