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免费的移动应用

在我们的应用程序上获取我们的最新消息。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恐怖主义阴影盖过了内部冲突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获取我们的应用程序。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恐怖主义阴影盖过了内部冲突

非洲国家正在竭力寻求解决方案
作者 : 
非洲振兴 : 
A guest is checked with a metal detector at the entrance of a hotel in Yaounde, Cameroon. Photo: Panapress/Jean-Pierre Kepseu
照片: Panapress/Jean-Pierre Kepseu

近日来,随着恐怖袭击在非洲各地激增,许多人都在问着同样一个问题:恐怖主义是否正在成为非洲冲突的主导模式?自今年一月以来,包括布基纳法索、喀麦隆、利比亚、马里、尼日利亚、科特迪瓦和索马里在内的十几个非洲国家都遭受了恐怖袭击, 致使数千平民被杀害。

今年年初,一起发生在布基纳法索的恐怖袭击事件造成了30人死亡。这起事件揭示了恐怖袭击模式的新变化:袭击者并非本地人,来自别的地域,在袭击发生地既没有任何明显的基地或支持网络,也没有明确的战略目标,而是针对和政府或军队无明显关联的旅游景点发动袭击。

发动这些袭击的恐怖组织尚处于初创阶段,他们仅有的明显特征是都有伊斯兰极端主义倾向,因此,他们既不尊重政治边界,也不尊重地域界限。而且除了索马里青年党武装分子,恐怖袭击者都没有明确表述过地方性政治目标。

是什么社会根源导致了了这些致命的军事对抗? 非洲正在做出怎样的应对?

 

恐怖主义已成为主要的安全威胁

20世纪90年代,非洲的恐怖袭击呈偶发特征,基本上在当地活动(如阿尔及利亚、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和乌干达)。但现在,在尼日利亚(及其地区影响范围内)出现了博科圣地这样的恐怖组织,索马里青年党的恐怖袭击也深入肯尼亚和乌干达,这些改变使恐怖主义成为非洲的主要安全威胁。     

根据安全研究所负责人、资深非洲安全分析师亚纪·齐力尔斯(Jakkie Cilliers)的研究,2014年非洲因暴力事件而死亡的人数达39,286人, 其中约有37%在尼日利亚遇害,并且这些死亡主要是由于博科圣地袭击而导致的。青年党在索马里发动的恐怖袭击所造成的死亡人数占比则紧随其后。

例如,2014年,博科圣地在尼日利亚、喀麦隆和乍得造成6,664人死亡,其中绝大多数受害者为平民。一年多前, 数百人遭到绑架,包括切布克镇的250名女学生。这一数字比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造成的受害者人数(6,073名)还多。

综合统计表明,自几年前博科圣地开展极端主义行动以来,已杀害15,000多人,导致210万尼日利亚人流离失所。齐力尔斯先生的研究表明,尽管非洲人口仅占全球人口的16%,但由于恐怖活动,非洲的武装冲突事件却从2013年占全球总量的40%上升到2014年的52%。

非洲现在有多个恐怖组织隶属于基地组织或是受基地组织影响。他们的活动范围贯穿了包括利比亚、突尼斯、阿尔及利亚在内的整个萨赫勒地区,以及尼日利亚、喀麦隆、乍得、索马里、马里和肯尼亚各国。

2015年11月20日, 在马里首都巴马科的雷迪森蓝光酒店发生了一起致命的恐怖袭击,导致包括两名恐怖袭击者在内的22人死亡。今年的1月15日,另外一起极其类似的恐怖袭击发生于布基纳法索首都瓦加杜古的斯普兰迪德酒店,造成了30人死亡,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恐怖组织已宣称对此事件负责。

 

非洲部队打击恐怖主义

与其他几个非洲国家一样,尼日利亚在外界的有力支持下,已投入数十亿美元经费以及数万武装部队来打击博科圣地,重挫了这些恐怖组织的锐气。自2015年3月尼日利亚总统穆罕穆杜·布哈里当选以来,博科圣地似乎已被驱逐出其曾经占据的大片领土,但是激进武装分子仍活跃在尼日利亚及其周边国家。

在东非,来自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和乌干达的强大部队正在和索马里以及肯尼亚的伊斯兰青年党武装作战。隶属于非洲联盟驻索马里特派团的区域部队阻止了青年党控制该国的企图。今年早些时候,该集团对摩加迪沙起飞的达洛航空公司客机发动爆炸袭击,但以失败告终,除此之外,该集团近来并无对周边国家开展严重袭击。

 

谁是恐怖分子?

在非洲联盟内部,对于恐怖组织的界定仍然存在很多争议。东西非各国受此类袭击的直接影响,因此更倾向于将所有好战组织界定为恐怖分子集团;而通过抵抗白人统治取得自由的南非各国当年曾经常被称为恐怖分子,因而他们都十分审慎地对待这个词。他们争辩说,毕竟,纳尔逊·曼德拉也曾被西方大国称作恐怖分子。     

这种分歧造成一个结果:非洲联盟对恐怖主义的定义非常繁复、拗口,只根据行动背后的含义来判定袭击者是否属于恐怖分子。非洲联盟称,武装反抗如与“包括反抗殖民、占领、侵略和外国势力统治在内的为争取自由或自决的武装斗争的国际法原则”相一致,则不可被视为恐怖主义。因此,关键在于确定每一个暴力行动和每一个极端主义表现的原因、决定因素以及过程。

有专家认为,部分恐怖分子发起行动是由于一些尚未解决的地方纠纷。虽然大部分的袭击都有恐怖主义特征,但是,根据非盟的暧昧定义,能够把这些好战的袭击者判定为恐怖组织吗?这些专家认为,更好的方式也许是找到每个组织独特的社会根基,也就是理清各个组织发展起来的特定原因,搞清楚在强大武装围剿中这些组织各自因为什么而得以顽强生存。

博科圣地最初以尼日利亚北部地方叛军的面目出现,此后许多年中都保留了这个身份。其根源在于尼日利亚北方地区大多极度贫困,政府在经济社会发展方面未能尽职,对这个地区公然漠视,导致民怨广泛存在。来自北方的穆罕默杜·布哈里当选以后,对该组织的政治诉求有釜底抽薪之效,这也是博科圣地失去其大量地盘的部分原因之所在。

 

反击

近日,由尼日利亚、喀麦隆、尼日尔、乍得和贝宁组成的多国联合特遣部队在西非进行重组,以对付博科圣地,给很多地区带来了巨大的希望。这支部队由尼日利亚政府于1994年建立,其目的是在北部边界“挫败盗匪活动,确保出行安全”。但是,2015年1月,该部队遭受重挫,博科圣地武装者攻占该部队在尼日利亚巴嘎(Baga)的总部。在此之后,多国联合特遣部队的总部迁至乍得的恩贾梅纳,兵力也得到扩充。

在乍得湖流域委员会的监督下,多国联合特遣部队近期确定了新的作战理念。2015年10月,美国向喀麦隆增派了300名特种兵,以帮助其监视博科圣地,并支援该部队的行动。有新闻报道还推测,美国总统奥巴马可能正考虑增强针对利比亚伊斯兰国的平叛行动。

同时,联合国安理会则继续为打击激进武装分子的非洲联盟驻索马里特派团以及以非洲为主的联合国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特派团提供支持。但是,在这两个国家,武装袭击,包括针对维和人员的袭击,仍在发生。

安理会第2231(2015年7月)号决议敦促非洲联盟,“尤其应当通过加强指挥,控制结构,提升跨部门联合行动,对非洲联盟驻索马里特派团进行有针对性的结构调整,以提高特派团效率”。

尽管如此,2015年11月12日发布的“萨赫勒地区联合国综合战略”描绘了一个严峻局势,该战略指出,“恐怖组织已经加紧在北方的非对称作战,甚至将袭击南移至中心区域,包括马里首都巴马科、与布基纳法索和毛里塔尼亚接壤的边境地区、以及与科特迪瓦接壤的南部边境地区”。

虽然恐怖活动数量增加,但许多人认为,现在安哥拉、科特迪瓦、利比里亚、塞拉利昂等国的大规模战争已经结束,非洲大陆应该为此欢呼庆祝。在国际社会的支持下,非洲各国家政府及其军队应该努力打击恐怖主义,确保这一系列战争的结束所构成的重大成就不被削弱。

此外,在这个问题上

Magazine

  •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当前杂志: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主题: 健康和福祉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连续专题报道中,我们将介绍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 龄段人群的福祉”。我们会回顾非洲卫生保健系统的现状,并分析应如何应对非洲大陆所面临的一些明 显的健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