姆贝基小组加紧推动打击非法资金流动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Get our app.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姆贝基小组加紧推动打击非法资金流动

贩毒、走私、贿赂、挪用公款、跨国公司逃税漏税是主要渠道
Kingsley Ighobor
非洲振兴 : 
Mr. Thabo Mbeki (middle) led a High-Level Panel on IFF to    the United States. Photo:  Africa Renewal/Paddy Ilos
照片: 非洲振兴/Paddy Ilos

在非洲的社会经济发展和政治发展问题上,我们仍能经常听到南非前总统塔博·姆贝基的声音,他的年龄与经验让他的观点变得尤其值得重视。

姆贝基先生卸任总统一职已经七年,他毫不掩饰自己对于非洲未能发挥自身巨大潜能的不满。目前,姆贝基先生是非洲联盟下属一个由十人组成的非法资金流动问题高级别小组的领导人,他正在领导一场打击非洲非法资金外流的斗争。

目前,非洲每年因非法交易损失的资金至少有500亿美元。一些报道推测,非洲大陆在过去50年中损失的资金可能已高达1万亿美元。“全球金融健康”是一家位于华盛顿的非营利性研究和咨询机构,该机构积极参与了打击非法资金流动的斗争,它列出的非法资金流动主要渠道有:跨国公司邪恶的商业活动、毒品贩运和走私、贿赂以及挪用公款。一些公司的交易中还存在虚开发票现象,以及参与转让定价(通过跨部门交易中的相互间默契定价达到逃税的目的),从事离岸金融,利用避税天堂等行为。

鉴于非洲非法资金流出的巨大规模,姆贝基先生不是在逆流而行吗?

 

共同的利益

“非法资金流动对我们非洲人来说是个挑战,但很明显这一问题的解决需要全世界的共同努力。我们不可能独自解决这一问题,”姆贝基先生在纽约接受《非洲振兴》采访时说道。

这位前总统在为自己领导的小组于2015年发表的一份报告撰写前言时,就已经用咄咄逼人的语气直截了当地提出了严厉的批评。他坚持认为“对世界其他国家来说,非洲是一个净债权国”,意思是说从非洲大陆流出的非法资金数额要远远高于它所获得的官方发展援助。

2月,姆贝基先生带领自己的小组成员来到美国宣讲他们的报告,以加强全世界对非洲非法资金外流这一问题的认识。他在纽约和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各种论坛上发表了演讲,在演讲中他反复提到的主题就是要尽快解决非法资金流动这一问题。

根据姆贝基小组这份名为《追踪它!制止它!解决它!》的报告,由非洲大陆创造然后被吸走的资金高达数十亿,而与此同时,有4亿多的非洲人每天的生活费还不足1.25美元(绝对贫困线的标准),非洲大陆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仅为2,000美元,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五分之一。

西方国家愿意与非洲进行合作共同打击非法资金流动吗?姆贝基先生的答案是肯定的,因为“合作关系到他们的切实利益;并不是他们突然爱上了非洲人或发展中国家,而是因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应对这一问题上具有共同利益。”

姆贝基小组两度(分别在2014年和2016年)会晤美国政府官员,其中包括副总统乔·拜登。“美国政府向我们提供了他们自己针对税收问题、腐败问题所采取的行动报告和国内立法方面的报告。于是我们同意以结构化的方式进行合作,继续抓住这些问题不放。目前,这一工作正在进行当中。”

在倡导建立全球联盟以打击非法资金流动的问题上,姆贝基小组能否取得成功将取决于该倡议能在多大程度上有效地传递出以下信息:打击非法资金流动斗争的胜利对每个人来说都将是一种双赢。该行动在寻求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等国际机构的支持上已经取得进展,姆贝基先生对此持乐观肯定的态度。

此外,“七国集团和二十国集团也一直在讨论如何解决非法资金流动问题,因为它是大家共同担忧的问题,”姆贝基先生说道。

 

接受挑战

在美国,姆贝基先生及其团队与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进行了会谈。他们还在纽约会见了联合国官员,其中包括秘书长潘基文以及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的官员。在此之前,他们还前往法国巴黎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进行了会面,并来到位于布鲁塞尔的欧洲议会与世界海关组织进行接洽。姆贝基小组的外展活动取得的成果令人瞩目。世界银行目前正在筹备有关打击非法资金流动的行动纲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表示会致力于打击非法资金流动,此外,联合国也愿意提供帮助。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表示,不仅仅是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整个联合国系统都会参与其中,以确保在各个层面都切实关注这一问题,”姆贝基证实道。

尽管姆贝基小组正在寻求全球支持,但非洲人自己也已经行动起来并接受挑战。姆贝基说:“我们已经与非洲民间进行了互动交流,他们对打击非法资金流动表现出极大的热情。”他提到了旨在结束非法资金流动的“止血”运动,该运动由非洲信托基金会领导,是公民社会投身于该事业的一个例证。“非洲大陆并不是在告诉世界其他地区,‘你们应该这样做来阻止非法资金流动’,而是告诉他们,‘我们作为一个整体必须应对这一问题’。”

这位前总统还说,非洲的海关、警方、中央银行、银行系统以及金融情报机构必须加紧努力,但是他也承认这些机构能力的不足将阻碍整个工作的推进。

“这些机构的能力存在不足。2015年7月,发展筹资会议在亚的斯亚贝巴召开,该会议提出的行动纲领呼吁世界其他地区帮助非洲大陆解决能力不足的问题。”姆贝基还补充说, 全球金融体系内互相交流的税务信息“可能会变得毫无用处,如果没有能力处理这些信息的话”。

姆贝基先生还说,尽管存在这方面的能力不足问题,非洲领导人还是下定决心勇敢应对非法资金流动。姆贝基小组的成立正体现了他们的政治决心。“我们深信非洲政府迫切希望能在该问题上有所作为。”

 

如何保护追回的资金

看到腐败赤裸裸地存在,许多非洲国家的政府和机构深感不安。如果有批评者说,被发现、追回的资金在非洲还是有可能会被非法挪用,那么姆贝基先生会做出什么样的回应呢?“整个行动的推动力在于如何生成更多的资源来应对变化中的发展挑战,” 姆贝基先生说道。他领导的小组预计将向非洲联盟提交一份有关非法资金流动的年度报告,将来,这类报告可能会涵盖关于追回资金使用情况的信息。

“假设非洲大陆能追回250亿美元的资金,那么,这些钱就可以用来建造两座大桥和两万公里长的公路,”姆贝基先生说。

姆贝基小组很清楚眼前任务的艰巨性。在与《非洲振兴》的访谈结束前,他努力强调非法资金流动和自然资源之间的关系。“自然资源是这些非法资金外流的重要来源。别忘了在利比里亚战争期间,非法伐木是维持战争的资金来源之一。因此,选举产生的政府雇佣了一家跨国公司在每一根从利比里亚出口的原木上做上标记,并一直追踪这些原木,直到它们被卸载在荷兰的鹿特丹或欧洲的其他地方。”

“其他资源面临的挑战更大。比如,一个产铜国只将采得的铜做有限的提炼,没有进行完全提炼就将其出口到其他地方进行最后的加工,”姆贝基先生说,“该产铜国不可能知道自己出口了多少铜,因为这些铜在本国并没有得到完全的加工。所以我们需要建立一个类似的追踪系统,从而使原产国准确地知道自己出口了多少铜。”

尽管面临这些困难,但归根结底,姆贝基先生所要传达的信息是,非洲再也不能让非法资金流动进一步耗竭自己的资源。

此外,在这个问题上

Magazine

  •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当前杂志: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主题: 健康和福祉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连续专题报道中,我们将介绍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 龄段人群的福祉”。我们会回顾非洲卫生保健系统的现状,并分析应如何应对非洲大陆所面临的一些明 显的健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