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化是发展的工具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Get our app.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城市化是发展的工具

— Joan Clos
作者 : 
非洲振兴 : 
Dr. Joan Clos is the Executive Director of the Nairobi-based United Nations Human Settlements Programme (UN-  Habitat). Photo: UN Photo/Rick Bajornas
照片: UN Photo/Rick Bajornas
华安·克洛斯是总部设于内罗毕的联合国人居署执行主任。在接受《非洲振兴》记者Newton Kanhema 采访时,克洛斯博士谈到城市化对非洲的影响以及2016年10月将要在厄瓜多尔基多举行的联合国住房和可持续城市发展大会(简称“人居三”) 。以下是访谈节选。

《非洲振兴》:非洲快速发展的城市化进程将会带来哪些影响?非洲是否应该对这一现象加以控制?

华安·克洛斯:现在非洲城市人口的比重约为30%,但将会在很短时间内增长到50%。这对城市的治理和承载能力甚至对国家管理都将带来几大挑战。因此,制订一项能够转化为地方行动的国家城市发展政策非常重要。城市化和发展是相伴相随的,与其说城市化是一个挑战,不如说是一个契机。如果政府能很好地制定城市化的规划和设计,将享受城市化带来的社会利益。未来几年,城市化对非洲而言将是一个重大机遇。

那么,您是说城市化将会带来利益?

对。按照现在非洲社会的发展方式和步伐,发展将会带来城市化,同时城市化也是推动发展的动力。

许多非洲政府想要建立新的超大城市,以缓解现有城市的交通拥堵情况。请问您认为这是否具有可持续性或者是治标不治本?

建立新的超大城市并非长久之计, 但如果合理规划,也能很好地促进经济繁荣。实际上,世界上的许多大城市比非洲的超大城市要大得多。譬如,东京拥有3,500万人口,而非洲的有些超大城市仅有1,000至1,200万左右的人口。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人口大小,而是如何开发城市的承载能力,这种发展不应该是自发随意的,而必须基于良好的设计与规划。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超大城市的出现,而是缺乏合理的规划。现在非洲所面临的挑战是如何转变超大城市,使其具有生产力,同时不让“无规划城市化”问题不断累积。

联合国人居署应向各个国家政府提供哪些支持,以发展合乎环境要求且可持续发展的人类住区?

我们向成员国提供适用于城市化、能提高效率和生产力的战略。这包括一项由三大支柱组成的国家城市发展政策。第一大支柱是规章制度,城市化离不开法治,因此这点很重要。第二大支柱是城市设计的质量。第三大支柱则是财政规划,城市化成本高,对资金需求也大。

如今在非洲,新兴城市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而贫民窟也是如此。非洲政府应采取什么样的政策来解决贫民窟数量激增的问题?

贫民窟是自发式城市化的自然结果。从这种意义上来讲,贫民窟应被视为发展的暂时后果。为了防止出现贫民窟,我们应该加速发展。贫民窟应该与合理的居住权问题结合起来考虑,但有必要大大改善这种“结合”方式。我们不能孤立地解决贫民窟问题。我们需要的是一项解决人民生计的综合性政策,其中要纳入很多方面,如就业、收入、培训以及人力资本。政府部门应该为中产阶级提供住得起的居住条件。这是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不存在简单易行的“根本办法”。

世界上其他国家是否有什么最优方法可供非洲国家采用?我们可以从基加利或者拉各斯学到什么吗?

嗯,在本地区以及其他地区都有许多经验可循。但是,城市化并没有方便快捷的解决方案,因为这是一个社会转型过程,需要消化的时间。重要的是,我们应该采取良好的战略推进城市化,要有中期规划,要有长期规划。这就是我们为非洲所提供的东西,我们所提供的是一个框架,解决这些城市所面临的不同问题的思想框架。我们正在帮助基加利引进新观念,包括城市空间扩展、合理规划的城市化、高质量的公共空间以及公共空间和建筑用地之间的平衡等等。我们在拉各斯有一个十分有趣的关于大城市的案例。虽然说到拉各斯,人们以为它就是典型的非洲超大型首都城市(存在超大城市的种种弊端),但实际上它是一个很好的正面的大城市案例,这个城市有能力启动一系列政策来创造收入、承载居民服务需求、转化居民财富形态。拉各斯的城市化方式很好,是其他非洲城市值得效仿的范例。

“人居三”是您今年日程表上的一个重大事件,请问它对非洲有什么重要意义?

这场意义重大的会议将在厄瓜多尔基多举行,距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举行的“人居二”已有二十年之久。“人居三”将会对过去二十年的城市化进行回顾。同时,“人居三”也是今后二十年实施共同议定的城市化战略的开端。无疑,在未来几年,城市化的速度将会加快,非洲将会经历世界上最快的发展速度。非洲领导人正动员各国政府迎接“人居三”,对此我很欣慰,因为他们将会在未来几年积极参与、推动并深化关于城市化的讨论。

对于非洲领导人而言, “人居三”有什么可期待的吗?

“人居三”将提供一个重要机会,非洲领导人借此可分享如何将城市化转化为发展工具的经验。我们常常把城市化看作问题,将城市化等同于贫穷、服务缺失等等,而不会将其看作加速发展的契机。“人居三” 将会把城市化作为一种发展工具,将它与“可持续发展2030年计划”协调起来。

许多非洲国家面临巨大的城市化问题。如果没有资金,这些国家应如何实施有关政策以提供足够的人类住区?

城市化融资是很复杂的议题,但经济学家称,城市化所带来的财富远比城市化的成本多。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应该如何让所有的利益相关者分享城市化创造的财富。我们需要解决的一个棘手问题是,城市化不仅指造房子,而且还要在建城市和造房子这两种科艺(艺术和科学)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

最近签订的巴黎气候变化协议中,是否有什么方面可以对你们的工作有所借鉴?

对,气候变化对城市化很重要。在发达国家尤其如此,发达国家的城市是温室气体排放物的一个源头。但是,在那些基础设施缺乏的城市,我们能最为深切地感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两者之间构成的这个复杂的方程式,需要全世界共同去解。这意味着要采取措施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帮助那些遭受减排影响的城市调适自己,适应新条件。在世界上的一些地区,城市是温室气体的主要排放源,而另一些地区,城市受气候变化的危害最深。

 

最后一个问题:您对非洲有什么想说的吗?

非洲在解决城市化带来的新挑战方面有巨大的机遇。这是一种浪潮,也是一个过程。他们应该制定战略,这些战略的重点要放在通过城市化来促进经济繁荣上。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应当如何引导这一过程,应当有什么样的目标和展望。我希望非洲人民和他们的政府能将城市化看作契机,看作发展的工具。

此外,在这个问题上

Magazine

  •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当前杂志: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主题: 健康和福祉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连续专题报道中,我们将介绍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 龄段人群的福祉”。我们会回顾非洲卫生保健系统的现状,并分析应如何应对非洲大陆所面临的一些明 显的健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