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送医下乡

作者 : 

送医下乡

骆驼流动诊所、摩托救护车以及其他惠及农村居民的创新医疗方式
Health workers attend to patients at a camel mobile clinic in Samburu, Kenya. Photo credit: CHAT
前进中的骆驼流动诊所。照片 :社区健康非洲信托机构图片

骆驼以坚韧著称。它背负重担,在酷热难当的沙漠里行走160公里以上,还几乎滴水不沾,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不过,“沙漠之舟”就是为这片土地而生的——骆驼脚掌宽厚,在流动的沙地和布满岩石的道路上都能行走自如;四肢修长,能够保持身体远离地表高温;鼻孔可自由闭合,阻挡风沙;浓密的眉毛和睫毛还能保护它们的眼睛。

骆驼的身体特点适应沙漠环境,因此,它们能够作为新型交通工具,将医疗用品和医护人员送往肯尼亚的偏远村庄和医疗服务落后的社区。

在邻国乌干达,摩托车成为另一种交通选择,将卫生服务送往最为偏远的地区。同时,马拉维利用移动电话技术,对抗孕产妇死亡。

骆驼诊所

肯尼亚桑布鲁郡气候条件恶劣,超过一半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下,缺乏足够的卫生设备。许多人可能死于分娩,或死于可治疗的疾病,例如疟疾、腹泻、破伤风、水媒疾病以及眼部和皮肤感染。

桑布鲁郡位置偏远,位于首都内罗毕300公里以北,为了给当地居民送去卫生服务,骆驼流动诊所要穿越大片荆棘林和半干旱气候带的灌木林。

骆驼流动诊所作为一种富有创新性和可持续性的服务方式,可惠及偏远地区的地方社区,为此广受赞誉。骆驼流动诊所是由非政府组织社区健康非洲信托机构(Communities Health Africa Trust)发起的。该机构十六年前由尚妮·里福德-史密斯(Shanni Wreford-Smith))创办,六年后,该机构启动了骆驼流动诊所行动,旨在帮助四处迁徙寻找牧草和水源的半游牧社区。

据里福德-史密斯女士介绍,每一个流动诊所包括7至10只骆驼、一组医护人员和骆驼饲养员。整个团队中还有两位计划生育和艾滋病毒顾问。

“骆驼诊所的日常活动是这样的:我们一大早起床打包医疗用品,安置到骆驼背上,接着,在阳光变得毒辣之前上路。骆驼负重行走的速度是我们队伍行进的速度;25公里的距离有时候要走上一整天,有时候只要2到6小时。”里福德-史密斯女士告诉《非洲振兴》杂志。

一到达目的地,队伍就会在大村寨(家庭或宗族建立的传统居住区)附近支起帐篷,待上两三天。在这期间,队员们会挨家挨户地进行动员。根据村寨的规模,诊所平均每次会为30至80人服务,接着转战下一个族群的村落。诊所提供基本的卫生服务和综合性计划生育服务,并在服务中“融入大量生态意识教育内容”。

社区健康非洲信托机构的社会工作者兼项目干事维奥莱·奥蒂诺(Violet Otieno)介绍:“我们的目标是为亟需医治疟疾和腹泻等常见疾病的社区提供卫生服务。”诊所还提供艾滋病毒/艾滋病检测和咨询服务,同时为需要接受抗逆转录病毒疗法的病人提供转诊服务。

骆驼流动诊所由捐款者资助,因此,出诊的次数受到限制,但诊所每年至少要巡回四次,每次耗时两周。

医疗队已经学会了如何平安渡过各种危险,包括脱水、野生动物攻击以及被卡在正在交战的两个部落之间。诊所开办十年来,只失去了四只骆驼,都是病死的。

“骆驼能把我们送到车辆无法到达的地方,这是件好事。”奥蒂诺说。她又补充道,目前社区健康非洲信托机构已将骆驼流动诊所推广到了其他郡,包括干旱和半干旱气候的伊西奥洛(Isiolo)、马萨比特(Marsabit)、莫洛(Molo)和基图伊(Kitui),为这些边缘化的社区提供服务。

桑布鲁和肯尼亚北方的广阔地区一样,由于路面几乎无法通行,外界人员无法到达。当地人不得不走上几个小时才能获得紧急医疗服务。这样一来,骆驼流动诊所就成为提供卫生服务最为便利的方式。

在桑布鲁的一个村庄里,34岁的杰里迈亚·萨马纳(Jeremiah Samana)强忍着泪水,回忆起妻子在生第三个孩子时在他眼前去世的情景。“如果是在今天(有了骆驼流动诊所),她也许能活下来,”萨马纳告诉《非洲振兴》杂志。

如今,萨马纳看着背负药品的骆驼缓缓走过他的村寨,去给邻居们服务,他心怀感激。尽管诊所来得晚了些,没能挽救他妻子的生命,但他和他的孩子都成了这些服务的受惠者。

摩托救护车

在肯尼亚最大的郡图尔卡纳,获取卫生服务非常困难。医务人员短缺,一名医生大约要服务5万名病人。新一届郡政府想出了一些办法,让卫生服务更加贴近广阔农村的居民。

“我们用摩托救护车为七个乡镇的人民提供医疗服务。自这项创新项目启动以来,许多人能够方便地获得卫生服务。”图尔卡纳郡卫生局局长简·艾杰尔(Jane Ajele)告诉《非洲振兴》杂志。

卫生局共有六辆摩托救护车为各乡镇服务。卫生服务的需求量很高,艾杰尔表示她们计划在今年年内增加摩托救护车的数量。

“这些‘救护车’的好处在于,它们可以在难以通行的道路上行驶,拯救生命。除了运输药物之外,这些救护车还可以将产妇运到最近的医疗点。”艾杰尔说。

与之相似,塔纳河郡也引进了四辆摩托救护车,在四个偏远村庄进行试点,其中包括一个全国孕产妇死亡率最高的村庄。这四个村庄分别是毕来萨(Biressa)、丹德(Dende)、瓦宇波罗(Wayu-Boro)和塔瓦克尔(Tawakal)。

乌干达的乡村救护车

去年六月起,乌干达开始用摩托救护车为西部农村地区的人民提供医疗服务。

这种三轮摩托车通常被称为“乡村救护车”,为偏远乡村的病人带去药品、医疗用品和医疗信息。在这之前,社区卫生工作者只能临时制作担架,或直接背着病人前往最近的医疗点。由于路途遥远且艰辛,许多病人没能撑到最后。

卫生工作人员斯威森·吉森贝(Swizen Kisembe)在九月份告诉南非广播公司,“有了乡村救护车,许多生命获救了。”

乡村救护车还比传统救护车更加便宜,也更加安全。

马拉维:健康电子创新

马拉维的“电话健康中心”开创了一条新路,通过手机短信为农村地区的人民提供重要卫生保健服务。

简单的手机变成了诊所,通过手机,病人可以从医生那儿获取所有想要的信息,而不必亲自到诊所。短信服务还提供健康贴士和服药提醒,让病人和卫生服务提供者能够随时简单而便捷地联系。

这种方法有利于为孕妇提供必要的产前和产后信息。有些短信倡导使用蚊帐来预防疟疾,有些介绍防止艾滋病毒母婴传播的方法,还有一些则介绍改善卫生保健的常识。

由移动通信公司Airtel支持的免费热线服务为50多万名母亲和儿童提供服务。马拉维政府以减少孕产妇死亡为目标,大力支持这项移动电话创新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