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生活方式疾病给非洲带来新负担

Zipporah Musau
作者 : 

生活方式疾病给非洲带来新负担

到2030年,糖尿病、癌症、心脏病和呼吸系统疾病将成为主要杀手
A Virgin Active gym in Soweto, Johannesburg South Africa. Photo credit: AMO/Robert Tshabalala
南非约翰内斯堡索韦托的维尔京活力健身房。照片 :先进制造办公室(AMO)图片/Robert Tshabalala

詹妮弗•纳卡西(Jennifer Nakazi)来到纽约市中心一家银行繁忙的大厅,她要给乌干达的家人汇钱。电话铃声第三次响起,她心头一阵焦虑,是弟弟打电话来通报病危母亲的最新情况。

詹妮弗的母亲现年63岁,她已经与糖尿病抗争了近十年。现在她的血糖水平达历史最高水平,不得不住进医院。她血压也很高,恐怕还得了高血压。

纳卡西女士告诉《非洲振兴》:“我们不想失去母亲,父亲因糖尿病去世还不到两年。我们现在很艰难。”她办完约700美元的汇款后,终于给弟弟回了电话。母亲的情况已经稳定,他们都放心了,但他们知道这场抗争还远没有结束。

纳卡西女士今年26岁,在饮食上很小心,会避免糖分和酒精饮料。在非洲,近年来患有糖尿病或其它相对较新疾病的人数增加了一倍多。她担心自己也死于此类疾病。

2型糖尿病属于非传染性疾病。2型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癌症和慢性呼吸系统疾病,都是“生活方式疾病”,因为此类疾病与人们的生活方式和周围环境息息相关。

引发此类疾病的四个主要危险因素为:饮食不健康(摄入高脂肪、高糖或高盐的食物)、吸食烟草、有害使用酒精和缺乏锻炼。

这些行为为高血压、超重、呼吸系统疾病、高血糖和高胆固醇等生活方式疾病的后期发展埋下了隐患。

专家指出,这些危险行为习惯通常在青春期或成年期就已经养成,但很容易改正。通过健康饮食、锻炼和避免烟酒,可以拯救数百万生命。这就是纳卡西女士决定走的路。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统计,非传染性疾病是当今大多数地区的主要死亡原因,致死人数高达全世界死亡人数的70%。例如,2012年,此类疾病导致3800万人死亡,其中80%来自发展中国家,包括非洲国家。其中大约一半过早死亡——没有活到70岁。

长期以来,非传染性疾病被视为西方疾病,常常与城市和社会富裕联系在一起。此类疾病也悄悄地蔓延到非洲的许多地方,却一直没有引起太多关注。这是因为各国政府和国际社会一直在关注抗击传染性疾病,例如,疟疾、肺结核、脊髓灰质炎和艾滋病毒/艾滋病等。

定时炸弹
非洲有54个中低等收入国家,在未来十年将是世界上非传染性疾病死亡人数涨幅最大的地区。虽然如疟疾、肺结核和艾滋病毒/艾滋病等传染病在撒哈拉以南非洲仍占主导,但世卫组织预测,到2030年,非传染性疾病将成为主要死亡原因。这将给人口在下一代增加一倍的非洲大陆带来重大负担。

非传染性疾病和精神卫生助理总干事奥列格•切斯诺夫博士(Dr. Oleg Chestnov)告诉《非洲振兴》:“在非洲,非传染性疾病迅速上升,预计到2030年,将超过传染病、孕产妇疾病、围产期疾病和营养缺乏症,成为最常见的死亡原因”。

据世卫组织发布的的2014年非传染性疾病国家概况,在北非,非传染性疾病造成的死亡占所有死亡人数的四分之三以上,而且该地区近一半的人口患有高血压——高血压是心脏病等非传染性疾病相当确定的前兆。例如,在阿尔及利亚、埃及、利比亚和摩洛哥,2012年所有死亡中75%以上是由非传染性疾病造成的。

公共卫生规划部门当前特别关注的是,非洲30%的人口患有高血压(140/90毫米汞柱),并且很有可能罹患冠状心脏病、中风、肾损伤或视力障碍或其它相关疾病。

负面影响
非传染性疾病对患者的影响是致命性的,对经济也是如此。在国家层面,它阻碍了扶贫进程,使全球发展目标难以实现,如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龄段人群的福祉”。

在更广泛的层面上,普遍的慢性病意味着劳动力产出下降、人力资本投资回报率下降和医疗成本增加。

此外,非传染性疾病的增加对各国已经不堪负重的卫生系统造成了所谓的“多重疾病负担”,特别是在非洲。在非洲,疟疾、肺结核和艾滋病毒/艾滋病等传染病,以及糟糕的孕产妇和儿童健康状况仍然是主要问题。治疗非传染性疾病很复杂,需要先进诊断和药物,以及强化的残疾管理和长期护理。

一分预防
吸烟作为致病、致残和致死的原因,最容易预防,但却有越来越多的非洲青年染上这种习惯。

位于华盛顿特区的人口查询局是非营利性研究机构,该机构指出,“在非洲,大约有十分之一的青少年抽烟,还有大约十分之一使用其它烟草制品,如咀嚼烟草、鼻烟或管烟。有一半的非洲青少年暴露于二手烟中。”

例如,在赞比亚,约有四分之一的13至15岁中学生吸烟或使用其它烟草制品。人口查询局的报告指出,在南非,24%的中学男生和19%的中学女生使用烟草。

至于酒精,在非洲国家更是大肆宣传,大量丰富多彩的广告将饮酒描述为一种“很酷”的行为,获得酒精的途径也很容易,这使更多的青少年沾染恶习。在纳米比亚,13至15岁的青少年中,大约26%的中学男生和21%的中学女生饮酒。在毛里求斯,21%的中学男生和14%的中学女生报告说他们曾一次或多次过度醉酒。

前进的道路
抑制这种生活方式流行病,需要全球、各国家和个人的承诺。在全球范围内,世卫组织正在动员各国采取集体行动,特别是非洲国家。非洲的许多国家对非传染性疾病干预不足。

根据2015年联合国会员国通过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全球领导人承诺实现非传染性疾病目标,即到2030年将生活方式疾病造成的过早死亡减少30%。全球领导人承诺实现减少本国非传染性疾病的目标,并制定国家政策和计划,实现各自的目标,如减少人们暴露于此类疾病的风险因素、加强卫生系统,以应对此类疾病。

为了减少生活方式疾病,世卫组织提倡采取以下备选方案:提高对烟草制品的税负、提高烟草价格,实施简易包装或全面禁止旨在吸引消费者的烟草包装,提高对酒精饮料的税负以及禁止酒精广告。

与饮食有关的备选方案包括:强制企业调整食品配方,以减少盐分,从而保护人们免受心血管疾病的困扰,并对含糖饮料征税,因为糖是导致全球流行的肥胖病和糖尿病的主要原因之一。

卫生系统还可为心脏病发作或中风的患者或心血管疾病高危人群提供必要的药物治疗和咨询。此外,实施已经证实有效的措施,可以预防几乎所有的宫颈癌病例,例如针对人乳头状瘤病毒的疫苗接种。宫颈癌每年导致大量非洲妇女死亡。

切斯诺夫博士指出,目前已经取得一些进展。到目前为止,全球有60%的国家制定了减少非传染性疾病的目标,而92%的国家将非传染性疾病的应对措施纳入其国家卫生计划。其它国家正试图对烟草制品征税以获得公共卫生资源,但这仍是一项正在进行的工作。

预防和控制这些疾病最简单和最便宜的方法,是让人们选择健康的生活方式,包括健康饮食(摄入大量蔬菜和水果以及较少摄入糖、盐和脂肪)、避免烟草和酒精,以及锻炼身体。

除非采取紧急行动,日益增加的非传染性疾病将对已经不堪重负的卫生系统带来巨大压力,并对非洲的发展构成重大挑战。

总之,不断上升的非传染性疾病要求调动更多的资源,构建一个强大和适应力强的卫生系统。因为非洲地区的社会和经济增长率不大可能与非传染性疾病的迅速增长保持同步,所以,现在采取紧急预防行动会更有成效。等到非传染性疾病全面爆发后再去解决,成本就太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