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洛哥欲重返非盟,展示经济实力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Get our app.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摩洛哥欲重返非盟,展示经济实力

北非国家摩洛哥欲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发挥其经济影响力
Franck Kuwonu
作者 : 
Moroccan King Mohammed VI is welcomed by President John Pombe Magufuli on a visit to Tanzania in October 2016. Photo credit: Presidency of Tanzania
2016年10月,坦桑尼亚总统约翰•蓬贝•马古富力(John Pombe Magufuli)欢迎摩洛哥国王穆罕默德六世访问坦桑尼亚。 照片 :坦桑尼亚总统办公厅图片

摩洛哥在提出重返非洲联盟(非盟)之前,已逐步稳定确立其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主要经济力量的地位。几十年前,摩洛哥退出了非盟。

去年7月,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举行的非盟首脑会议上,摩洛哥国王穆罕默德六世对非洲领导人表示,摩洛哥希望重返非盟,称“摩洛哥不应再置身于非洲组织大家庭之外,而应重新获得其在非盟自然、合法席位。”

两个月后,摩洛哥正式提交申请,要求重新加入非盟,这样就启动了一个程序,使摩洛哥可能在2017年1月于亚的斯亚贝巴召开的下一届非盟首脑会议上重返非盟。

摩洛哥认为西班牙前殖民地撒拉威阿拉伯民主共和国(西撒哈拉)属于摩洛哥领土。1984年,摩洛哥退出了非洲统一组织(非盟的前身),抗议其接纳波利萨里奥阵线作为西撒哈拉的代表,成为其成员国。 西撒哈拉不同意摩洛哥的立场,即使是在30年后的今天,争议仍然存在。

在解释摩洛哥现在决定加入非盟的原因时,摩洛哥国王穆罕默德六世说:“身体生病时,内疗比外治更有效。”

自退出非盟以来,摩洛哥主要通过贸易与投资拓宽了其与许多非洲国家的经济联系。现在,摩洛哥寻求重返非盟,强化经济联系,解决西撒哈拉遗留问题。

摩洛哥在非洲的雄心

“我们是阿拉伯人,但也是柏柏尔人和马格里布人。”摩洛哥智库阿玛迪斯研究所(Institut Amadeus)主席及创始人卜拉欣·法西·菲赫里(Brahim Fassi Fihri)向《非洲振兴》杂志表示。

他指的是摩洛哥的多元文化特性。摩洛哥主要由柏柏尔族和马格里布族组成。他认为,摩洛哥三十年前退出非盟的决定是“战略性错误”。他称:“非洲是我们的天然家园。我们或许能够退出一个组织,但是我们永远也脱离不了非洲大陆。”

两年前,正值埃博拉疫情高峰期,除了总部设在比利时的布鲁塞尔航空,所有的国际空公司都因担心疫情扩散而暂停飞往埃博拉疫情蔓延的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的航班。然而,作为摩洛哥与非洲政治团结的标志,摩洛哥国家航空公司——摩洛哥皇家航空飞往西非的航班依旧正常运营。

这一决定是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而非商业原因,是出于兄弟般的团结,反映了“摩洛哥对非洲不变的承诺”摩洛哥皇家航空公司的发言人当时对法国新闻社(法新社)如是说。

摩洛哥皇家航空公司扩大了其在非洲的航线网络。2007年,该航空公司飞往非洲目的地的班只有14个,而到2016,航班数量增加到了32个。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该航空公司的做法有力地证明了摩洛哥扩大其在非洲经济实力的雄心。

2004年到2014年,摩洛哥与非洲其他国家的贸易年均增长率为13%(达37亿美元),其中42%是与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贸易往来。根据一份题为《摩洛哥与非洲的关系:开辟新疆界的雄心》的政府报告,这只占摩洛哥同一时期全球贸易的6.4%。

西非第一投资大国

然而,最显著的变化体现在摩洛哥对非洲的直接投资上。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贸发会议)发布的《2016世界投资报告》,2015年,摩洛哥在非投资6亿美元,对邻国马里投资最多,其次是科特迪瓦、布基纳法索、塞内加尔和加蓬。

摩洛哥财政部及非洲开发银行的数据显示,2006年到2016年,摩洛哥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投资占其外国直接投资 存量的85%。

全球金融咨询公司安永2015年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摩洛哥人成为了非洲大陆上比较显著的投资者,他们启动了13个对非投资项目,创下了十年来的最高值。”

摩洛哥对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投资兴趣与日俱增,安永在谈及这一趋势的原因时表示:“随着摩洛哥成为向其他非洲国家出口的平台,许多摩洛哥的公司开始将目光投向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

摩洛哥的投资主要集中在银行业与电信业。2013年,该国在这两个行业的投资占其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外国直接投资存量的88%。

阿提哈利瓦法银行集团(Attijariwafa Bank Group)是摩洛哥领先的银行,隶属于该国控股公司国家投资公司(SNI)。集团拥有740万客户,超过1.6万名员工,业务遍布撒哈拉以南非洲的10个国家:喀麦隆、刚果共和国、科特迪瓦、加蓬、几内亚比绍、马里、毛里塔尼亚、尼日尔、塞内加尔和多哥。

摩洛哥外贸银行(BMCE)集团业务遍布18个国家,通过子公司非洲银行主要在西非、中非和东非运营。摩洛哥电信(Maroc Telecom)为摩洛哥最大电信公司,业务遍布布基纳法索和马里等11个非洲国家。该公司在各国名称不一,例如,在西非法语国家称为“Moov”。

投资首选地

除传统的行业外,摩洛哥的公司也涉足保险业。例如,2010年,撒哈姆保险集团(Saham Insurance Group)开始在10个非洲国家运营,并不断扩大在非洲的业务,最近于2015年收购了尼日利亚大陆再保险公司(Continental Reinsurance Plc of Nigeria)。

多年来,西非国家和某种程度上的中非国家都是摩洛哥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投资首选地。摩洛哥国王穆罕默德六世在其给非盟的信中写道:“摩洛哥经营者的参与十分重要。摩洛哥经营者深度参与银行、保险、航空运输、电信和房地产等领域,使摩洛哥成为西非的第一投资大国。”他还称:“摩洛哥已是非洲的第二投资大国,我们的目标是成为非洲的第一投资大国。”

去年十月,摩洛哥国王穆罕默德六世曾到访东非和埃塞俄比亚。当时卢旺达与坦桑尼亚准备签署商业协议。卢旺达的《新时代》写道:“摩洛哥人最近到访东非表明他们有意进入东非地区并扩大其在非洲的权益。”

有些观察人士认为,摩洛哥的投资遍及非洲大陆完全是出于经济原因。“一些摩洛哥的公司看好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发展。”菲赫里先生说道。他告诉《非洲振兴》杂志,和美洲人、欧洲人和亚洲人一样,摩洛哥人也对非洲感兴趣,因为非洲是“一个拥有巨大发展潜力的大洲”。

2015年9月,摩洛哥社论作者、政治分析家阿卜杜勒-马利克·阿拉维(Abdelmalek Alaoui)在法国财经周报《论坛报》(La Tribune)写道:“(在最近一次‘非洲热’没有到来时),摩洛哥远在其他投资国之前,就看到了有潜力的地方,而其他国家看到的只是风险。”

政治影响力

然而,阿明·达菲尔(Amine Dafir)等分析家则认为,摩洛哥对非洲的经济兴趣日益增长,目的是重申该国可能因退出非盟而失去的影响力。

支持摩洛哥申请重新加入非盟的非洲国家有28个,超过了加入非盟所要求票数的一半(要求票数为27票)。这些国家给非盟写了一封信,要求非盟在联合国安理会解决关于西撒哈拉存在合法性的问题前暂停其会员席位。信件签字国之一塞内加尔的总统麦基·萨勒(Macky Sall)表示:“我们的要求有国际法根据。”

过去三年来,摩洛哥国王穆罕默德六世访问过数个非洲国家,包括科特迪瓦、加蓬、几内亚比绍、马里和塞内加尔,并常有商界人员随行。这些国家不仅是摩洛哥的大力支持者,也是摩洛哥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外国直接投资排名前五的投资目的地。

一位摩洛哥高级外交官向法国新闻机构法新社透露:11月,作为气候变化大会的边会,摩洛哥国王穆罕默德六世在摩洛哥马拉喀什召集30名非洲领导人“协调统一(非洲国家的)立场,齐力发声,保卫非洲国家”。法新社指出,召集领导人召开会议是摩洛哥发动的“外交政变”,因为摩洛哥旨在重申其在非洲的影响力。

摩洛哥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贾瓦德·科尔杜迪(Jawad Kerdoudi)认为摩洛哥寻求重返非盟是“一场事先有谋划、有行动的外交胜利”。

Magazine

  •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当前杂志: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主题: 健康和福祉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连续专题报道中,我们将介绍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 龄段人群的福祉”。我们会回顾非洲卫生保健系统的现状,并分析应如何应对非洲大陆所面临的一些明 显的健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