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疟之战取得进展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Get our app.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抗疟之战取得进展

历经数十载,非洲抗疟终获进展
Amelia Tan
作者 : 
A nurse takes blood sample from a baby to test for malaria in Manhia, Mozambique. AMO/ L. W.
莫桑比克一名护士正在给婴儿抽取血样,用于检测疟疾。 照片 :先进制造办公室(AMO)图片/L.W

2015年12月,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宣布,全球疟疾发病率终于下降,这主要归功于大规模普及蚊帐、抗疟药物以及室内杀虫剂的滞留喷洒。非洲人民对这一消息尤为感到欣喜,因为疟疾长期高居非洲致命疾病榜首。

疟疾是人体被雌按蚊叮咬后,按蚊体内寄生的疟原虫传入人体所引起的。

2000年至2015年,非洲各年龄组疟疾死亡率下降66%。5岁以下儿童为罹患疟疾风险最高的人群。在这一时期,非洲该年龄组儿童因患疟疾致死的人数从69.4万人降至29.2万人,跌幅为71%。

 使用蚊帐的成效十分显著。世卫组织的数据显示,2000年居住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人口为6.67亿,其中仅2%的人在入睡时会使用蚊帐。而到2015年,非洲的10亿人口中有一半以上的人使用蚊帐。

 此外,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在《2015年世界疟疾报告》的前言中写道:“通过快速推广诊断检测并普及抗疟药物,已有越来越多的人享受及时且适当的治疗,并因此而受益。”

一个全面协调的方案

在疟疾预防方面作出的努力,大幅降低了医疗成本。世卫组织指出,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2001年至2014年节省的疟疾病例管理费用高达9亿美元。蚊帐对于降低成本的贡献最大,其次则是以青蒿素为基础的联合疗法与室内滞留喷洒。

以青蒿素为基础的联合疗法是由一种以青蒿素为基础的化合物与另一种不同类的药物组合而成。医学专家建议混合用药,因为使用单一药物将会加快寄生虫耐药性的生成。

抗疟取得的重大进展,得益于2000年建立的全球伙伴关系和融资计划。其中,最为引人瞩目的当属由世卫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儿基会)、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开发署)和世界银行共同发起的“减少疟疾”(Roll Back Malaria)倡议。在该倡议的框架下,共500多支研发团队、私营或公共部门组织、研究和学术机构集中资源和专业知识,共同抗击疟疾。

美国公共卫生研究所——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2001年的报告指出,高层次伙伴关系给政府带来压力,因此对于抗击疾病来说是富有成效的。

该报告赞赏了疟疾流行国家的领导人将疟疾控制列为国家优先事项的承诺。这是他们在2001年《阿布贾宣言》、《减少疟疾行动框架》与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中的约定。

抗疟项目的筹资达到历史新高。吸收资金的途径包括“美国总统疟疾倡议”、“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全球基金”等计划。根据世卫组织《2015年世界疟疾报告》,全球范围内,为控制疟疾筹集的资金已从2005年的9.6亿美元增加至2014年的25亿美元。

消灭疟疾之路

然而,尽管近来有所进展,但这场战斗还远未结束。非洲作为疟疾肆虐的中心,仍然十分脆弱。去年,世卫组织非洲区的疟疾病例占全球报告数量2.14亿例的88%,死亡人数占全球43.8万例的90%。该区包括阿尔及利亚在内,但并不包括苏丹和索马里。

根据非营利组织“疟疾不再”(Malaria No More),虽然疟疾已经不再是导致非洲五岁以下儿童死亡的首要原因(首要原因是肺炎),但疟疾依然威胁着青少年。每两分钟就有一名儿童死于疟疾。非洲国家与国家之间取得的进展也不均衡。

阿尔及利亚、博茨瓦纳、佛得角、厄立特里亚和斯威士兰的疟疾病例都急剧减少,而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尼日利亚这两个国家的疟疾死亡人数占到了全世界的35%以上。在这两个国家中,尼日利亚作为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面临着更大的风险。根据抗击疟疾的非营利组织“疟疾协会”(Malaria Consortium),每年大约有10万尼日利亚人死于疟疾。

尼日利亚政府已经启动了一项全国性消灭疟疾计划,加快蚊帐的分发和药物治疗的普及,并扩大了一项虫媒管理规划。

科特迪瓦、莫桑比克、坦桑尼亚和乌干达的疟疾发病率也居高不下。对于携带疟疾的蚊子来说,沼泽地较多、气候潮湿的国家无疑是肥沃的繁殖地。此外,薄弱的公共卫生系统和冲突,也导致很多患者无法获得治疗或者预防疟疾的工具。

更多监测与研究

来自喀麦隆的顶尖疟疾研究员克里斯蒂安·哈皮(Christian Happi)博士表示,捐赠者和援助团队不应只限于分发疟疾控制工具,应当更加注重监测这些工具的使用情况。

分子生物和遗传学专家哈皮博士在接受《非洲振兴》杂志采访时表示,“许多团体在谈论他们提供的药品和蚊帐数量。数字可以用来公关,但我们是否追踪了这些工具的使用情况?答案是没有。”

尽管自2000年以来,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已经分发了超过10亿顶蚊帐,但这些蚊帐是否得到合适的利用,目前还尚存疑问。《纽约时报》2015年刊登了一则故事,揭示了莫桑比克、尼日利亚和赞比亚的贫困渔民把蚊帐当成临时渔网来使用。

非洲消灭疟疾面临的一个最大的障碍,就是常见的单一疗法非常流行,即仅使用一种药物来抗击疟疾。虽然公共卫生专家已经发出警告,单一疗法会导致寄生虫产生耐药性,但这种疗法仍然在许多国家被延用。

哈皮博士表示,非洲国家缺乏强有力的监测系统研究疟原虫的耐药性。“疟原虫的行为一直在发生变化。我们需要采集血液样本并定期进行研究。但是,非洲国家缺乏资源来完成这件事。”

尽管非洲抗疟工作的确取得了进展,但是专家们坚持认为,非洲国家的各领导人应当在现有成功的基础上,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Magazine

  •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当前杂志: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主题: 健康和福祉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连续专题报道中,我们将介绍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 龄段人群的福祉”。我们会回顾非洲卫生保健系统的现状,并分析应如何应对非洲大陆所面临的一些明 显的健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