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我们可以改善非洲的卫生系统

Tefo Pheage
作者 : 

我们可以改善非洲的卫生系统

— 对马奇迪索•莫提(Matshidiso Moeti)博士的采访
Dr. Matshidiso Moeti, head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s Regional Office for Africa. Photo credit: WHO
世界卫生组织非洲办事处主任马奇迪索•莫提博士。照片 :世卫组织图片
马奇迪索•莫提博士来自博茨瓦纳,是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非洲区域办事处首位女主任。莫提博士在公共卫生领域有愈36年的工作经验。她的目标是建设一个反应迅速、有效且以成果为导向的世卫组织。她计划加速实现全球发展目标,同时应对新出现的威胁。以下是《非洲振兴》杂志提佛•费吉(Tefo Pheage)对她的专访摘要(有编辑)。

非洲振兴:您最近与非洲卫生部长举行了第二次年度会议。您对会议结果满意吗?

莫提博士:是的,这次会议卓有成效。部长们通过了关键战略与框架,这些战略与框架涵盖更广泛的领域,包括卫生安全,卫生系统,妇女、儿童与青少年健康,老龄化,传染病和非传染性疾病,融资以及世卫组织治理。部长们同意努力争取政治承诺,为卫生筹集更多资源,并加强在可持续发展议程上的合作。

这次会议中是否有哪些反馈促使您改变未来的战略?

部长们对改善非洲的卫生保健恢复了热情,我深受鼓舞。我相信,只要齐心协力,我们就可以改进卫生保健体系。

请您与我们分享您第一年的经验,以及您希望在五年任期内完成什么任务。

第一年,我工作的优先事项是结束在西非爆发的埃博拉病毒,而这项任务在2015年12月得以完成;然后是加强该区域及时应对疫情和紧急情况的准备和能力。我们还开始改组世卫组织非洲分部,以有效地处理非洲优先事项。在我五年任期内,我计划实现五个优先目标:改善卫生安全,加强国家卫生系统,持续关注与卫生有关的可持续发展目标,解决健康问题的社会决定因素,并将世卫组织在非洲的秘书处转变为一个反应迅速、以成果为导向的组织。

您上任时,埃博拉病毒肆虐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是什么帮助您战胜了病毒?

有几个因素对减少埃博拉病例至关重要,其中包括与受影响国家、捐助者、技术机构与社区进行高级别接触。我访问了三个受影响国家,与其总统、国内当局、合作伙伴和社区进行了接触,以确保实施所有必要的行动来制止疫情爆发。第二,我们筹集了支持实地行动所需的资金资源。第三,我们部署了来自不同领域的3800多名专家,他们在实施所有干预行动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例如追查病毒接触者、治疗患者、使用移动实验室检测病毒以及与国际社会共享这一流行病的状况的数据和信息。

这些国家该如何更好应对未来的流行病,例如寨卡?

至关重要的是,各国应提高其能力,通过实施《国际卫生条例》,做好准备,应对任何可能威胁公共卫生安全的卫生事件。所有国家都采纳这些条例,目的是加强核心能力、提供充足资金并与合作伙伴开展合作。这些条例还旨在加强跨境合作,以做好准备,应对有流行和大流行风险的疾病带来的威胁。民间社会和私营部门的参与也非常重要。

非洲国家可以采取哪些实际步骤来改善国内卫生系统?                       

各国应加强卫生部门的领导和治理,以赢得所有利益相关者的信任。各国政府应以创新方式从国内筹集资源,并确保所有国民获得基本保健服务。各国还应提高保健服务的质量、加强患者和卫生工作者的安全、与民间社会和其他伙伴建立伙伴关系,以扩大患者获取卫生服务的途径。应把投资于地区和社区卫生系统列为优先事项,这有助于实现全民健康覆盖和可持续发展目标。

可持续发展目标3呼吁我们推广健康生活、提升所有人的福祉。为支持非洲实现既定目标,政府和世卫组织等伙伴应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可持续发展目标要求政府采取新的综合性和整体性方法。虽然可持续发展目标3的重点在卫生,但部门间的协同与互补对于卫生部门实现其目标至关重要。各国政府需要新平台来协调社会部门和卫生需要,这其中包括保护社会中的最弱势群体。对于世卫组织和其他伙伴来说,我们的作用是协助提高卫生部门的能力,使技术人员和决策制定者能够满足人民的需求。

对于那些无法承担卫生部门巨额预算拨款的贫穷国家,世卫组织将发挥什么作用来调动资源?

我们发挥强有力的宣传作用,鼓励合作伙伴和捐助国向挑战最大的国家提供财政和其他支持。然而,我们必须承认,由于冲突、移民和人道主义危机需要国际社会提供更多的资源,全球出现了捐助疲劳症。我们需要从本地区调动更多的资源,以便逐步减少对外部捐赠的依赖。非洲国家也可能需要考虑创新方式,通过有针对性的税收制度调动资源(例如已在其它地区实行的机票税与“罪恶”税)。世卫组织将提供技术指导和专业知识,以建立更有效地调动和使用资源的能力,同时保证透明度与问责制。

世卫组织多年来一直提倡在全世界开发以社区为基础的精神卫生服务。您在这方面有何新进展?

在非洲地区,有几个国家正在开展或加强以社区为基础的精神卫生服务。这类服务通常着眼康复,强调帮助患有精神障碍和心理社会残疾的患者、弱势人群和暴力幸存者。该地区的大部分服务由非政府组织和宗教团体管理,由家庭和看护者提供支持。在一些国家,政府共同提供服务或承担全部责任。采用以社区为基础的精神卫生服务的国家包括贝宁、布基纳法索、刚果民主共和国、肯尼亚、加纳、纳米比亚、卢旺达、塞内加尔、南非、多哥、乌干达、赞比亚和津巴布韦。

艾滋病毒/艾滋病和疟疾仍然是非洲的主要卫生问题。非洲人口占世界11%,但是其艾滋病毒/艾滋病患者数量占世界60%。未来几年会有什么进展?

我们取得了重大进步。在过去15年中,我们将疟疾造成的死亡人数减少了66%。在过去10年里,我们将艾滋病毒/艾滋病造成的死亡人数减少了几乎一半。我们的成就大部分来源于更强大的政治承诺、更强的全球伙伴关系、不断增加的资金、有效干预面的扩大以及艾滋病患者的切实参与。

未来呢?

未来五年至关重要。我们必须努力,才能实现让90%的艾滋病毒感染者知道自己的状况、让90%的确诊病人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让90%接受治疗者实现病毒载量抑制的目标。

全世界产妇死亡率最高的20个国家中,19非洲国家。非洲新生儿死亡率也是全球最高为什么非洲会频发这些问题

我们正在努力解决非洲孕产妇和新生儿死亡率高的问题。在孕产妇死亡率最高的19个国家中,有11个国家面临人道主义危机、冲突或冲突后的紧张局势,这就可能导致卫生系统崩溃。一些本可轻易治疗的并发症,却导致死亡人数急剧增加。但我们取得了一些进展。

您能与我们分享取得进展的领域吗?

到2015年底,本地区孕产妇死亡率下降了45%。世卫组织特别支持制定发展路线图,以减少非洲孕产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新生儿死亡率已经下降了38%。世卫组织支持超过36个国家在医疗机构和社区层面构建新生儿护理能力。这项工作还在继续。我必须提及一点:感染艾滋病毒的孕产妇死亡率从2005年的10%下降到了2015年底的2%。

许多人认为,一些非洲的卫生工作者已移民西方。由于这种人才流失,非洲如何能够保证该部门人力资源充足?

我们继续鼓励各国扩大对私营部门卫生工作者的培训。我们鼓励给卫生工作者发放丰厚工资并确保及时支付,同时提供奖励措施,以留住偏远地区的卫生工作者。各国还应考虑实施《世卫组织全球卫生人员国际招聘行为守则》。该守则鼓励目的地国与来源国合作,支持培训更多的卫生保健工作者。我们还敦促各国阻止主动聘用来自卫生人员严重短缺的发展中国家的卫生人员。但是,工作环境和生活条件最终会影响现有卫生工作者的绩效和动机,因此我们敦促各国政府解决这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