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价格暴跌严重打击非洲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Get our app.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大宗商品价格暴跌严重打击非洲

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及全球经济疲软是罪魁祸首
Kingsley Ighobor
An oil production facility in Nigeria. Photo credit: Panos/J
尼日利亚的一个石油生产设施。

三年前,世界上发展速度最快的经济体大多属于非洲,其中包括安哥拉、乍得、埃塞俄比亚、莫桑比克、尼日利亚、卢旺达和塞拉利昂。掌握最新技术的年轻企业家购买了奢华汽车、新房以及最新款的智能手机,以这些企业家为主导的中产阶级日渐崛起。

在2014年之前的14年间,非洲年均5%左右的经济增长率令人瞩目,经济学家因此看好非洲的发展潜力。非洲经济主要依托高昂的大宗商品价格,处在全球金融市场的边缘,因此整体上并未过多受到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外国直接投资稳定流入使得非洲经济持续发展。

在此期间,中国、印度、巴西和欧洲国家争相抢夺非洲的投资机会。2013年,华盛顿特区的智库布鲁金斯学会曾指出,不“考虑非洲大陆兴起这一现实情况”、不“发掘非洲作为美国商品市场的潜力”将是错误的决定。即使是《经济学人》这样通常十分审慎的英国杂志,也在2011年12月11日的杂志封面醒目地刊载了“非洲崛起”的标题——那一期的封面描绘了一个儿童放飞非洲地图风筝的画面。

陷入窘境

大宗商品价格暴跌正在改变非洲向好的形势。安哥拉、利比里亚、莫桑比克、尼日利亚、塞拉利昂和乌干达等严重依赖石油、黄金、钻石、铝土矿、金红石矿、木材和铜等大宗商品出口的国家陷入窘境。

经济学家还认为非洲发展急转直下也受其它因素的影响,如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全球经济疲软(尤其是中国、巴西和印度的经济疲软)以及许多国家借贷成本上升与基础设施(尤其是电力供应)的严重制约。然而,对非洲打击最大的因素仍是大宗商品价格暴跌。

2013年石油价格为每桶100美元,2016年2月跌至每桶26美元,10月份时徘徊在50美元左右。如果石油收入不足,非洲石油生产国会面临严重的经济困难,尤其是尼日利亚、安哥拉、赤道几内亚、利比亚、阿尔及利亚和埃及。

对非洲最大的石油生产国尼日利亚和安哥拉来说,石油收入占这两国出口收入的90%以上和国家预算的70%以上。由于每桶石油价格过低,非洲石油出口国的整体经济平均增幅由2014年的5.4%下降至2016年的2.9%。安哥拉石油收入由2014年的602亿美元下降到2015年的334亿美元,该国的石油收入暴跌同样反映出其它国家的严峻情况。

沉重的打击

由于铜的价格跌至1998年以来的最低点,铜生产国的发展情况也好不到哪里。据世界银行报道,2016年2月,“铜价从2011年2月的最高点下跌了几乎三分之一,降至每吨4595美元。”

今年三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赴赞比亚评估团负责人齐蒂·齐卡塔(Tsidi Tsikata)发布报告,称赞比亚发展前景暗淡。齐卡塔称:“赞比亚经济发展面临沉重的压力。”他呼吁赞比亚采取行动恢复宏观经济稳定。

赞比亚一半以上的铜生产商都在亏损,而一些主要企业,比如英国-瑞士的跨国公司嘉能可(Glencore)及中国企业卢安夏铜矿都已关闭在当地的工厂,造成数千人失业。赞比亚的经济增幅已从2014年的7%降至目前的3%。尽管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近年来占世界铜进口40%的中国经济会回暖,但由于经济放缓,中国并没有足够巨大的购买力。

塞拉利昂刚从埃博拉疫情中恢复,又在铁矿石价格下跌中苦苦挣扎。伦敦注册的矿业公司非洲矿业公司(African Minerals)曾负责管理塞拉利昂北部通科利利价值逾10亿美元的铁矿。通科利利拥有非洲最大、世界第三大的铁矿石储量。

2011年,每吨铁矿石价格为191美元,而2016年6月则跌至每吨45美元。2015年12月,由于腐败指控和巨大的经济损失,非洲矿业公司将铁矿卖给中国国有企业山东钢铁集团。据称,采矿活动有望在2016年末恢复。

铁矿石是塞拉利昂的经济支柱。“铁矿石价格下降影响宏观金融稳定,遏制了塞拉利昂高速增长的势头。”非洲开发银行称。

“由于燃料、矿石和金属占当地出口的60%以上,因此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对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打击非常沉重。”世界银行指出。

普通民众感受到货币贬值和通胀加剧的压力。尼日利亚的汇率从2014年1月的150奈拉兑1美元贬值到2016年10月的450奈拉兑1美元。塞拉利昂的汇率也面临同样的情况,从一年前的5000利昂兑1美元贬值到6500利昂兑1美元。

尼日利亚货币贬值意味着尼日利亚不可再自诩为非洲最大的经济体。在2014年重订基数(采用新价格来衡量一个国家国内生产总值的过程)后,尼日利亚经济价值为4880亿美元。但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8月份发布的数据,由于出口收缩使得奈拉贬值,尼日利亚经济总量萎缩至2960亿美元。

专家担心,若商品和服务价格猛涨而收入无法实现相应增长,则可能会影响到食品价格、加剧非洲的社会动荡。

紧缩措施

依赖大宗商品出口的国家面临巨额财政赤字,正因如此,安哥拉、加纳和赞比亚已接受或正在积极协商争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紧急援助贷款。

为了增加收入,尼日利亚正改革税制,加大反腐力度、追讨藏匿在外国银行的赃款,同时试图向中国和当地银行借贷。尼日利亚希望出售部分国有资产,其中包括能源和石油企业。

尼日利亚预算和国家计划部部长乌多玛·乌多·乌多玛(Udoma Udo Udoma)称,尼日利亚这一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将“实现预算的经常性开支向资本支出的重大转变”。在经历了两个季度的负增长后,尼日利亚官方于8月宣布经济进入衰退期。

去年3月,塞拉利昂宣布将政府经常性开支削减30%,暂停资本项目融资和办公设备采购,取消政府官员的旅行津贴以及削减50%的车辆维修保养费。

然而,塞拉利昂知名经济学家赫伯特·麦克劳德(Herbert M’cleod)称:“现在的情况都是由于政策不良、管理不当才出现的。”他进而提出将采矿收益用于创造就业机会、供电和修筑公路等。

乌干达政府已停止汽油、柴油的补贴,暂停修筑新公路,禁止非必须的国外旅行,停建新航线。赞比亚则正在削减对电力和农业投入的补贴。

南非作为最大的铁矿石、煤、黄金和其它矿产品的出口国,也深受大宗商品价格下降的影响。南非财政部长普拉温·戈尔丹(Pravin Gordhan)在发表2016年度预算案时称:“毫无疑问,我们现在处在危机之中。”之后他宣布削减250亿兰特(约合17亿美元)的开支,这一削减幅度前所未有。利比里亚、冈比亚和其它国家也在实施各种紧缩措施。

根据美国圣克劳德州立大学汉奈尔·娜塔莉·奥尔加·提亚瓦拉(Hangnile Nathalie Olga Tiawara)2015年发布的研究报告《大宗商品价格对非洲经济增长的影响》(The Effect of Commodity Prices on African Economic Growth),大宗商品价格变化与依赖大宗商品国家的经济增速息息相关。二者之间的关系可简单概述为:大宗商品价格下跌,依赖大宗商品的经济体就会衰退。

某些国家的福音

数年来,非洲经济委员会(非洲经委会)一直在鼓励各国开发大宗商品以外的产品,实现经济多样化,或至少通过增加大宗商品的附加值来实现工业化。非洲经委会前执行秘书卡洛斯·洛佩斯(Carlos Lopes)曾反复提到过一对矛盾,即尽管非洲生产世界上70%的巧克力原料可可,但非洲国家却仍从瑞士进口瑞士三角(Toblerone)巧克力。

尽管石油出口国出现经济困境,但低油价对于肯尼亚、卢旺达和坦桑尼亚等石油进口国而言却是福音。低油价意味着这些石油进口国支出更少,有多余的资金用于建设关键基础设施,如公路、桥梁和能源。世界银行估计,这些石油进口国经济会继续稳健增长。

专家称,在未来,缓解困境需要各国改善财政管理,依靠国内增加收入。“各国在适应更为严峻的全球环境时,需要加强对国内资源的调动。”世界银行非洲区副总裁马克塔尔·迪奥普(Makhtar Diop)称。

但困境中可能存在一线希望:专家们期望非洲眼下的紧缩政策在中长期发挥作用,进而为国家预算提供缓冲。

同时,各国也将从大宗商品价格变化中吸取教训,进而实现经济多元化。世界银行称农业和城镇化对拉动投资来说至关重要。

最后,专家称,若收入有所增加,各国必须进行储备,做到未雨绸缪。

Magazine

  •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当前杂志: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主题: 健康和福祉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连续专题报道中,我们将介绍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 龄段人群的福祉”。我们会回顾非洲卫生保健系统的现状,并分析应如何应对非洲大陆所面临的一些明 显的健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