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纳青年不顾一切追求“更好”生活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Get our app.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加纳青年不顾一切追求“更好”生活

有人迁往非洲他国,有人冒险逃往欧洲
作者 : 
Migrants from Africa and elsewhere rescued from a smuggler's boat by an Italian naval ship in the Mediterranean. Photo credit: UNHCR/A. D'Amato
在地中海,一艘意大利军舰从偷运人口的船上救出了来自非洲和其他地区的移民。 照片: 联合国难民署图片

每周,在被誉为加纳“粮仓”之一的布朗阿哈福地区,都有车辆满载18至40岁的人。其中很多人,主要是青年男性,都希望能抵达欧洲;其他人则前往非洲更为繁荣的国家。不管最终去向何方,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希望自己和留下来的家人能找到更好的工作、过上更好的生活。

多年前,科菲·特武(Kofi Twum)曾踏上这一旅程。当时他只有18岁。特武早年丧父,母亲作为一个自给自足的农民,成为唯一养家的人。特武初中毕业后便帮母亲卖甘薯。但他们的生活条件每况愈下,特武(在家中六个孩子中排行老五)觉得有必要去其他地方工作。

“我想去意大利谋生,供养我的母亲。”特武在他的家乡——加纳北部的小镇恩科兰扎如是告诉《非洲振兴》杂志。

2014年,在哥哥的资助下,特武特武加入了由35名青年男子组成的团队,开启穿越撒哈拉沙漠前往利比亚的旅程,他们将从利比亚坐船前往欧洲。

然而,当他第三次试图登上拥挤的船,离开利比亚、跨越地中海时,他被逮捕并遣返回加纳。他两手空空回去了。现在30多岁的特武是一名街头传教士。他告诉《非洲振兴》杂志,他还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去欧洲,不过这次要换条路线。

危险的旅程

多数经利比亚入欧的加纳移民都选择途经布基纳法索和尼日尔阿加德兹。在阿加德兹他们会加入从西非和其他地区为躲避冲突和迫害而来的人。

在中间人的协助下,他们坐上超载的卡车,卡车结队而行——部分路途还需要步行——穿越撒哈拉沙漠,抵达靠近利比亚边境的博尔库地区。这是一次与死亡抗争的经历,很多人死于精疲力竭和脱水。

特武回忆称人贩子的要价几近勒索。同样令他难忘的还有炎热的撒哈拉沙漠里被遗弃的一具具尸体。“有的倚在石头上,像是睡着了;有的则被掩埋在沙土中。”他回忆道。

三位同行者在途中丧命。“他们走不动了。刚开始我们还鼓励他们,但过了一会儿,不得不放弃,因为如果你掉队的话,就会迷路,然后很快就死了。”他说,“他们都是我熟悉的人,我们一起从恩科兰扎出发。后来我从的黎波里打电话通知了他们的家人。”

特武的故事在布朗阿哈福地区及整个加纳和其他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都太常见了。

根据国际移民组织(移民组织)加纳办事处统计,2011年利比亚危机时,穆阿迈尔·卡扎菲政府被推翻,超过1.8万名在利比亚的加纳移民被疏散。然而实际回返者的数量可能更多,因为部分移民在危机恶化之前自己逃出了利比亚。

移民组织表示,大部分回返者被送回了他们的家乡——布朗阿哈福地区。移民组织在加纳政府疏散国民时提供了支持。

对于布朗阿哈福地区的很多家庭而言,在欧洲有亲戚意味着地位和国外汇款的可能。“每户家庭都希望有人在欧洲。”加纳内政部移民署负责人沃特·科瓦奥-阿纳提(Walter Kwao-Anati)说。

他补充道,有些情况下,“社区也支持家人离开,因为如果你家里没有人去往欧洲,就会被看不起。”

同时大家还期望这些人为家乡的亲人提供资助,改善家人的生活状况。根据非洲开发银行2015《非洲经济展望》统计,2015年汇款金额达到640亿美元,这依然是非洲最稳定、最重要的单一外部经济来源。

揭开所谓地位的面纱,就会发现更大的国家发展问题。科瓦奥-阿纳提承认就加纳来说:“贫困是人们外出寻求经济发展机会的主要原因之一。”

石油未能扭转局面

在非洲,移民并非新现象。1970年代和1980年代,大多数加纳移民迁往尼日利亚和科特迪瓦等邻国。然而近年来,非正常移民,即无证件、通过未经允许的路线从撒哈拉以南非洲迁往欧洲的移民数量大大增加。

沃特·科瓦奥-阿纳提表示:“随着非洲大陆的经济发展遭遇困难,很多年轻人踏上了死亡之旅,前往欧洲。”

加纳是世界第二大可可生产国(第一为科特迪瓦),同时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包括金、银等贵金属、钻石、铝矾矿、可可、木材和原油。

2011年加纳开始商业规模的原油生产,当时很多人希望生活能因此改善。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当年加纳经济增速达到创纪录的15%,为全球最快。

2012年底,加纳最大的石油项目之一——朱比莉(Jubilee)油田的生产力下降,导致政府收入减少。政府预算中石油收入超过6.5亿美元,但最终缺口超过4.1亿美元。

不久之后,因为实施了新的薪酬计划,加纳政府需支付巨额公共部门薪酬,加上债台高筑,导致了双重问题:财政赤字和两位数的通货膨胀。此外,油价暴跌拉大了与预算收入之间的差距,状况继续恶化。

希望破灭

据移民组织统计,截至2015年,由于移民数量激增,在乘船前往欧洲的移民来源国中,加纳位列十一。2015年单是抵达意大利的加纳移民就达4431人。截至2016年7月,又新登记了2700名此类加纳移民。

加纳曾被视作非洲的成功故事,如今却要向货币基金组织寻求帮助。如今加纳高额的负债和高额利息依然令人担忧。

加纳充沛的资源未能给多数人带来更好的生活。科菲·奥本(Kofi Obeng)曾是多数人的一员。他来自东部,该地区拥有钻石、金矿和其他加纳出口的矿产资源。

奥本表示,作为一名青年男子,他做过各式各样的工作,甚至搜寻过非法矿区的矿堆,希望能找到遗漏的矿石。

但是12岁时,由于祖母无法负担他的学费,奥本辍学了。很快他和他的朋友便前往加纳北部的博尔加坦加,在那里他与另外45人结伴,前往欧洲。不过他只到了利比亚。在利比亚的三年中,奥本说他平均每隔一个月就能往家中汇500美元。利比亚危机爆发时,他回家了。

如今奥本33岁,在加纳首都阿克拉的一家商场里当售货员,每月收入400塞地(100美元)。他说,因为还要抚养弟妹,所以他没有足够的钱上路。他正在寻找机会,再一次离开加纳。他表示,对于他这样的人而言,生活唯一的希望便是离开这个国家。

连接教育和就业市场

在与《非洲振兴》的联合采访中,移民组织加纳办事处的卡祖米·纳卡穆拉(Kazumi Nakamura)和柯乔·威尔莫(Kojo Wilmot)认为导致年轻移民数量激增的最主要原因是教育体系的不足。

纳卡穆拉负责加纳移民综合管理项目,她表示“教育体系和就业市场不匹配,导致巨大的技能鸿沟。”加纳移民综合管理项目是一项为期三年的倡议,旨在推动政府采取宏观措施,有效管理移民。

威尔莫表示,冲突和加纳北部的气候变化影响了国内迁徙,青年失业则是外部迁徙的主要原因。他说:“很多人从学校毕业后找不到工作。”

根据联合国的调查,青年失业是自愿移民的主因,也是地区和平与安全的威胁。缺乏体面的工作和有意义的职业,非洲青年人很容易遭到剥削。

急需政策

2016年4月,加纳出台第一项国家移民政策,为国家内部、跨区域和国际移民的管理提供了全面框架。移民署负责人科瓦奥-阿纳提表示,借助新政策,政府将能够让社区更有效地参与,并收集数据以应对本国移民带来的日益严峻的挑战。

移民组织的纳卡穆拉表示:“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同时她强调政府需要采取更多措施,将发展项目和就业、创造就业机会相结合。

Magazine

  •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Current Issue: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Theme: 健康和福祉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连续专题报道中,我们将介绍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 龄段人群的福祉”。我们会回顾非洲卫生保健系统的现状,并分析应如何应对非洲大陆所面临的一些明 显的健康挑战。

    Download PDF version: PDF icon Africa_Renewal_zh_30_3.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