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定正确的公共卫生计划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Get our app.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制定正确的公共卫生计划

加纳设法人人都能享有卫生保健
Franck Kuwonu
作者 : 
A laboratory studies student taking a blood sample for a routine antenatal malaria test at a government hospital in Ghana. Photo credit: Panos/Nyani Quarmyne
在加纳一座政府医院,一名做实验室研究的学生正在抽取血样,进行产前疟疾常规检查。照片 :帕诺斯图片社图片/Nyani Quarmyne

伯纳德·纳提(Bernard Natey)需要在心脏中安装一个起搏器来调节心律,但是他无法在家乡多哥找到一名合格的心脏病外科医生,因此便收拾行囊去往邻国加纳求医。

在加纳首都阿克拉,纳提先生告诉《非洲振兴》,他计划在克里布教学医院(Korle-Bu Teaching Hospital)接受手术。克里布教学医院是加纳最好的公立医院,可以提供其他西非医疗机构少有的先进且专业的保健服务。

该医院在整形、重建手术、烧伤治疗、心胸和放射疗法服务以及核医学上可以提供专业治疗,一直吸引着来自布基纳法索、尼日利亚以及多哥等邻近国家的大量患者,医院为此感到自豪。

纳提先生的经历是撒哈拉以南非洲人民的一个典型例子。该地区人民需要医疗服务,但是却因为条件有限或费用昂贵不能在自己的国家得到服务。

“非洲晴雨表”是一个开展民意调查的泛非洲独立研究网络。在一项调查中,36个非洲国家的近一半受访者表示,在2014年和2015年,他们没有获得必要的医疗服务,同时,10人中有4人认为获得必要护理“困难”或是“很困难”。

在西非,这就是许多寻求高质量医疗的人们所面临的困境。科特迪瓦、冈比亚、利比里亚以及塞拉利昂市民通常也会到加纳寻求治疗。

那么,加纳的医疗服务为何能吸引国内外患者呢?

有保证的渠道

答案就是保障供给和价格公道。为使所有人都能负担得起医疗费用,加纳成为非洲最早引入全民医疗保险体系的国家之一,即国家医疗保险计划。

加纳现在正在实施公私合作伙伴项目,让私有机构网络在缺乏公共卫生服务的地区提供保健服务。尽管这一项目面临挑战,但是在全球范围内受到来自包括联合国和世界银行在内的好评,为撒哈拉以南非洲解决公共卫生体系面临的挑战提供了榜样。

国家医疗保险计划由政府资助,资金来源主要是特定商品和服务的税收。计划涵盖加纳最为普遍的几种疾病治疗,包括疟疾、皮肤疾病、胃病、高血压、糖尿病、哮喘、眼部和耳部感染、风湿伤寒以及牙齿护理。

根据法律规定,所有居民若不满足任何一个豁免条件,都需登记入保,按年支付保费。作为回报,当居民需要保健服务时,就不用再自掏腰包。

该计划于2004年正式推出,现已经过几轮改革。2011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开发署)和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称赞国家医疗保险计划“降低了保健服务的经济门槛,特别是对于贫穷和边缘化群体而言。”

2013年,超过1000万人积极参与国家医疗保险计划,估计约占总人口数的38%。根据“非洲晴雨表”发布的各国保健服务未覆盖人数比例排行榜,过去两年里,加纳的比例是第四低(26%),仅排在阿尔及利亚(25%)、佛得角(19%)和毛里求斯(2%)之后。

加纳的表现得益于保险计划的成功实施。2012年,《加纳医学期刊》(Ghana Medical Journal)上发表了一份研究,主题是国家医疗保险计划对保健服务采纳情况的影响,该研究显示有医疗保险的人生病时有机会获得处方药、去诊所就诊以及寻求正规的保健服务。该研究的作者称:“加纳政府的目的是希望通过医疗保险来增加获取正规保健服务的机会,该目的已经基本实现。”

另一个保健服务采纳度较高的原因是政府依赖私有部门来提供渠道。世界银行在其工作文件《加纳私有保健部门评估》(Private Health Sector Assessment in Ghana)中称,加纳“领先于其他(非洲)国家”,因为加纳有明确的政策规定私有部门在卫生事业中发挥的作用。

例如,加纳基督卫生协会(Christian Health Association of Ghana)是由183个有基督教信仰背景的保健机构组成的网络,政府与其合作,在保健服务匮乏地区提供服务。根据协议,政府以工资、设备和补给品的形式为这一网络提供支持。随着加纳基督卫生协会成员在边远地区开展工作,为贫困社区提供服务,政府也通过这一网络将保健服务延伸到没有公共医疗设施的地区。

世界银行在其报告中总结道:“卫生部和加纳基督卫生协会之间的公私合作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是一项创举,并且运行良好。它让加纳基督卫生协会成为政府的延伸机构,特别是在服务匮乏的农村地区。”

日益加剧的困难

然而,国家医疗保险计划推行十年来,并非一帆风顺。这一计划似乎正在经历越来越大的困难。根据政府预计,仅有38%多一点人口参保,同时医院仍要求那些投保人自掏腰包支付保健费用。保健提供机构不断抱怨不能迅速得到报销。

尽管加纳的居民是强制参保,并且保险资金来源于参保人的保费,包括2.5%的国家医疗保险征税,2.5%的社保和国家保险信托,正规部门工资扣减,政府、慈善机构的资金以及投资收益,但是专家仍称该计划自2009年起就一直资金不足。

管理国家医疗保险计划的国家医疗保险机构在其网站指出,69%的投保人可以免付保费,这些人包括18岁以下或70岁以上的人、孕妇、贫困人口以及特定残障者。

国家医疗保险机构承认,自2005年计划实行以来,服务成本上涨速度要比可用资金的增长速度快得多,这也造成了过去几年赤字持续存在且不断上升。

由于加纳准备2016年12月进行大选,医疗保险计划的可持续性成为主要政党间的争论点。主要反对党称这一计划名存实亡,并承诺如果当选要重振此计划,而执政党指出全国上下努力推动医疗计划参保人继续参保,以此作为衡量计划成功的标志。然而,在政治论战之外,大多数的加纳人似乎都赞成改革。

为了解决计划可持续性问题,政府委托开展了一项评估,评估建议将医保范围限定在初级保健以及孕产妇和儿童保健,以减少开支。

该评估委员会于4月份建议:“国家医疗保险计划应该确定优先事项,在中期实现初级保健全覆盖,在长期逐渐实现更高层次的保健全覆盖。”

虽然加纳在确保保险计划持续发展方面遇到困难,有时公共机构的服务也不可靠,但位于阿克拉的主要公立医院克里布医院因其先进和创新性服务闻名遐迩,继续吸引着国外的患者。

Magazine

  •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当前杂志: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主题: 健康和福祉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连续专题报道中,我们将介绍可持续发展目标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 龄段人群的福祉”。我们会回顾非洲卫生保健系统的现状,并分析应如何应对非洲大陆所面临的一些明 显的健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