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免费的移动应用

在我们的应用程序上获取我们的最新消息。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可持续发展目标

Chinese, Simplified

粮农组织:布隆迪林业活动家获森林卫士奖

Chinese, Simplified
More from this author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获取我们的应用程序。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企业董事会:女性在哪里?

在一向由男性包揽管理岗位的非洲企业中,妇女跻身高管无异于上头版新闻,因为非洲妇女走向企业领袖之路依然步履维艰。

非洲开发银行(非行)2015年的一份开创性研究报告《女董事在哪里?非洲大型上市公司董事会的包容性问题》显示,在非洲最大的307家公司中,女董事比例仅为14%。这意味着每七位董事中只有一位女性。报告还指出,三分之一的董事会中根本没有女性。

女董事比例最高的国家为肯尼亚(19.8%)、加纳(17.7%)、南非(17.4%)、博茨瓦纳(16.9%)和赞比亚(16.9%)。女董事相对较多的公司包括总部设在肯尼亚的东非啤酒公司(女董事占45.5%)以及南非的因帕拉铂金控股有限公司(38.5%)和伍尔沃斯控股公司(30.8%)。

另一方面,女董事比例最低的国家依次是科特迪瓦(5.1%)、摩洛哥(5.9%)、突尼斯(7.9%)和埃及(8.2%)。该研究报告显示,乌干达的女董事比例接近12.7%的非洲平均水平。

非行性别问题特使杰拉尔丁·弗雷泽-莫莱凯蒂(Geraldine Fraser-Moleketi)认为,增加女董事数量有利于经济和发展:“女性担任企业董事有利于提升非洲大陆竞争优势,实现包容性增长。”

Chinese, Simplified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获取我们的应用程序。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非洲努力解决教育不平等问题

非洲各国独立伊始,新上任的领导人就迅速将教育摆在发展议程的优先位置。他们坚信,普及初等教育可以帮助独立后的非洲摆脱赤贫。

各国政府在宗教组织和其他合作伙伴的帮助下开始建学校,甚至将教师派往非洲大陆最偏远的角落,孩子们开始走进教室,基础教育得以启动。

负责协调教育、科学、文化、传播等方面国际合作的联合国教育、科学与文化组织(教科文组织)指出,非洲目前的小学平均入学率为80%以上,且在过去几十年中,非洲的小学入学人数增幅多次在全球居首。非洲的在校儿童人数为史上最多。

然而,尽管小学入学率提升,教育这一关键部门中仍然存在不平等与低效问题。

非洲联盟(非盟)指出,近期的入学人数增长“掩盖了教育子部门中的悬殊差异、系统运转失灵和效率低下”,这些子部门包括发展极为落后的学前教育、技术教育、职业教育和非正式教育。

人们普遍认为,非洲大部分教育和培训项目在所有层级都存在教学质量低下、不平等和排斥问题。尽管能获得基础教育的儿童人数大幅增加,仍然有大量儿童失学。

非洲大陆15岁至35岁的人口估计有3.64亿,非洲拥有全世界最年轻的人口。

Chinese, Simplified
Zipporah Musau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获取我们的应用程序。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缩小贫富差距

从“步履蹒跚”到“非洲崛起”,非洲大陆有了新的故事,在更稳定的政府下显示出可持续发展的良好迹象。

全球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公司预测,到2020年,非洲国内生产总值总和将达到2.6万亿美元,“1.28亿拥有可支配收入非洲家庭的消费支出将达到约1.4万亿美元”。吸引投资者的国家包括科特迪瓦、贝宁、摩洛哥、卢旺达、塞内加尔和多哥。

但是,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开发署)的新报告显示,非洲新增财富日益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全球19个最不平等的国家中,有10个在撒哈拉以南非洲,这令人失望。

经济不平等,有时也称为收入不平等,是国家财富分配不均的现象。在南非这样十分不平等的社会,多数人处于贫困,少数人则积累了大量财富。

南非是非洲大陆最发达的经济体,也是世界上最不平等的国家。博茨瓦纳、纳米比亚和赞比亚也位居19个最不平等国家之列。

虽然埃塞俄比亚经济增速达到8%,但不能忽视的是,在首都街头,穷人拉着驴子运货,而富豪名流开着豪车。

英国慈善机构乐施会2017年5月发表的研究报告指出,尼日利亚“不平等程度达到极点”。包括非洲首富阿里科·丹格特(Aliko Dangote)在内的尼日利亚前五大富豪的财富共计299亿美元,比该国2017年的全部预算还多。约60%的尼日利亚人每天生活费不足1.25美元,低于绝对贫困线。

Chinese, Simplified
Kingsley Ighobor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获取我们的应用程序。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

抗击非洲的不平等现象

本篇可持续发展目标的特别报道中,我们关注的是目标10:“减少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的不平等”。目标10旨在促进各国采取政策推动经济、社会和环境三方面的可持续发展。我们关注非洲在包容性经济增长、教育、贸易和增强妇女权能等方面的进展。

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成为南非首位民选的总统后不久,就对其男女国民(实际上也是对所有非洲人)说:“我们必须携手努力,确保社会中的财富、机会和权力能公平分配。”

1996年,当他发表这些言论时,南非刚刚从过去的种族隔离制度中走出,当时非白人占总人口超过四分之三,没有投票权和土地所有权,不能从事技术类工作或享受最基本的服务。

该国的贫困率短暂下降后,2015年后又开始反弹。尽管数百万南非人的教育和就业前景改善,但国家总体收入不平等仍然根深蒂固。

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开发署)的一项新研究,南非的收入不平等程度居世界首位。在这方面,南非在非洲国家中并不是特例。开发署于今年9月联合国大会开幕周期间在纽约发布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收入不平等趋势》报告表明,全球19个最不平等的国家中,有10个位于非洲。

Chinese, Simplified
2016年12月—2017年3月

获取我们的应用程序。

Download app from Android Download app from App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