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

难民署图片/A. Zavallis
2015年年底,救生员志愿者营救一名随家人逃往莱斯沃斯岛、遭遇海难的阿富汗难民女童。

如今,全球流离失所人数正处于历史最高水平。截止到2016年年底,全球因冲突或迫害造成6560万人流离失所。其中难民人数将近2250万,超过半数不满18岁,另有1000万无国籍人士,他们没有公民身份,也不享有教育、医疗服务、就业和行动自由等基本权利。

为难民提供帮助的机构

数千年来,逃离迫害和冲突的人们始终能在异国获得庇护。联合国帮助难民的机构就是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也称为联合国难民署)。难民署成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目的是帮助受二战影响的欧洲流离失所人士。

难民署由大会在1950年12月14日设立,最初拟定在三年内完成所有工作,然后解散。次年7月28日,联合国《关于难民地位公约》通过,成为帮助难民和指导难民署基本工作的法律基础。难民署自此一直开展难民扶持工作,并没有在三年后解散。

1960年代,非洲非殖民化引发了当地首次难民危机及后续众多危机,需要难民署介入。在之后的二十年里,难民署帮助处理了亚洲及拉丁美洲的多次流离失所危机。上世纪末,非洲出现新的难民问题,巴尔干爆发一连串战事,也重新掀起新一股欧洲难民潮。

世界上每分钟约有20人因冲突或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因此,难民署的责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大。

近千万名叙利亚人流离失所

叙利亚的冲突已经进入第七个年头,它是世界上最大的难民诞生地(550万)。自危机爆发以来,叙利亚的人道主义需求就急剧增长,1350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包括600多万名儿童。自2010年以来,已有超过40万人丧生,超过100万人受伤(这里原网页有)。

众多叙利亚人被迫离开家园,很多人已多次经历流离失所,这使得叙利亚面临世界上最大的流离失所危机,有630万人在国内流离失所,近400万人在邻国登记为难民。据估计,偏远地区和被围困地点有453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

土耳其容纳了超过290万已登记的叙利亚人。其中多数住在城市地区,约有26万人住在政府运营的21所难民营中。黎巴嫩有超过100万已登记的叙利亚人,约旦有66万。叙利亚人也不断涌入伊拉克,人数超过24.1万。在埃及,难民署为12.2万多人提供保护及援助。

巴勒斯坦难民尤其脆弱,估计有46万人正在叙利亚接受定期援助。叙利亚在学人数减少超过50%,大约有四分之一的学校被破坏、毁坏或者用于集体避难所。一半以上的医院已经被毁坏或严重破坏。供水量不到危机前的一半。据估计,980万人粮食无保障,更多人生活在贫困之中。

南苏丹

2016年7月,南苏丹和平努力被终止,导致今年年底73.74万人外流。这一数字在2017年上半年仍在上升。

难民署驻外业务

联合国难民署总部设立在日内瓦,但是89%的员工在总部之外工作。如今,9700多名员工在126个国家为近5900万难民、回返者、境内流离失所者和无国籍人士提供保护和援助。难民署员工大多部署在亚非国家,这两个洲拥有和产生的难民和境内流离失所者人数最多。很多地方属于偏远地区,员工的工作条件艰苦,并且常常很危险。难民署最主要的工作地点在阿富汗、哥伦比亚、刚果民主共和国、马里、巴基斯坦、叙利亚、约旦、黎巴嫩、土耳其和伊拉克。

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近东救济工程处)

成立于1949年的近东救济工程处,是对在中东地区登记的巴勒斯坦难民的教育、卫生保健、救济和社会服务等基本服务的主要提供者。该工程处于1950年刚开始运行时,负责帮助75万巴勒斯坦难民。如今,约有500万巴勒斯坦难民有资格获得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服务。

为难民营提供支持

联合国维持和平人员经常被派去保护难民赖以生存的营地。当难民没有粮食、水和卫生设备等基本必需品时,联合国大家庭为他们提供。这些支持大多由联合国人道主义行动机构提供。机构间常设委员会通过 “组群方式”将联合国系统内外所有主要的人道主义机构聚集在一起,相互协调行动。

难民署是负责保护难民和国内流离失所者的主导机构,与负责协调和管理难民营的主导机构国际移民组织相互合作。难民署还和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合作,共同负责提供应急住所。

难民署于1954年和1981年两次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气候变化、自然灾害和流离失所

在21世纪,除了迫害和冲突,自然灾害(有时由气候变化引起)也会迫使人们迁徙到其他国家寻求庇护。洪水、地震、飓风、泥石流等灾害发生的频率正在增加,强度也变得更大。尽管这些事件造成的流离失所大多发生在国内,但是也会导致人们逃离本国。然而,目前还没有一个难民法律文书能够明确解决这些人的困境。

气候变化产生的影响比较缓慢,由此导致的流离失所也多发生在国内。但是气候变化会加速干旱、荒漠化、地下水和土壤盐碱化以及海平面上升,因气候变化引起的流离失所最终也会变成跨越国界的问题。

其他人为灾害,比如严重的社会经济剥夺等,也会导致人们逃离本国。尽管有些人可能是为了逃离迫害,但是大多人离开是因为他们没有留下来的意义。根据1951年《公约》,人们通常无法仅以缺少食物、水、教育、医疗和生计为理由申请难民资格。然而,其中一些人可能需要某种形式的保护。

冲突、自然灾害和气候变化,所有这些情况都对国际人道主义界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活动

大会宣布,每年的6月20日为世界难民日

2016年9月19日,大会举办了一次高级别会议,应对难民和移民的大规模流动,目的是以一种更加人道和协调的办法将所有国家聚拢在一起。

资料来源:

Section: 
Drupal template developed by DPI Web Services S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