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妇女对发展的宝贵贡献

  妇女和女童在确保农村家庭和农村社区的可持续发展、改善农村生计和整体福祉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这已经得到了更广泛的认同。在农村地区,妇女在农业劳动力中占据很大的比例,包括非正式工作,并且在家庭中承担大部分无薪酬的照料工作和家务劳动。她们为农业生产、粮食安全和营养、土地和自然资源管理,以及为建立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都做出了重大贡献。

  即便如此,农村地区的妇女和女童依然不成比例地遭受多方面的贫困。尽管全球极端贫困人口数量有所下降,但仍有10亿人依然生活在不可接受的贫困条件下,其中大部分人都集中在农村地区。在大多数区域,农村地区的贫困率高于城市地区。然而,亚洲和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小农户生产了本地区将近80%的粮食,维持了约25亿人的生计。女性农民和男性农民具备同样的生产力和积极性,但是获得土地、信贷、农业投入和进入市场和高附加值农产品链的机会却更少,她们的农作物价格也更低。

  结构性障碍和歧视性的社会规范持续限制妇女在农村家庭和农村社区中的决策权和政治参与。农村地区的妇女和女童缺乏平等获得生产资源和资产,教育和医疗等公共服务,以及水和卫生设施等基础设施的机会;她们的劳动仍然被忽视、得不到报酬,与此同时,由于男性向外迁移,她们的工作量越来越大。在全球范围内,除少数例外情况,每种性别和发展指标都有数据表明,农村妇女比农村男性和城市妇女的情况更糟糕,她们不成比例地遭受贫困、排斥和气候变化的影响。

  气候变化的影响,包括对获取生产资源和自然资源的影响,扩大了农村地区已有的性别不平等。在农业生产、粮食安全、卫生、水和能源、气候引起的迁移和冲突以及与气候有关的自然灾害方面,气候变化对妇女和男性的资产和福祉产生了不同的影响。

  2017年主题:“在气候适应型农业中促进性别平等和增强农村妇女及女童权能而面临的挑战和机遇”

  在农业方面,气候变化抬高了女性农民所面临的性别平等障碍。女性占全球农业劳动力的43%,在支持家庭和地区粮食安全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然而,由于歧视性政策框架或不公平的社会规范,女性农民获得有保障的土地使用权、农业投入、融资、水和能源、适当的基础设施、技术和推广服务的机会少于男性农民。

  有数据显示,缩小在获得土地及其他生产性资产方面的性别差异,将使非洲农业增产最高达到20%。这也有助于女性农民和男性农民一样,采取具有气候适应能力的农业方针,因为实施缩小性别差异的关键举措,如提供有保障的土地保有权,以及增强金融普惠和信息利用程度,对加速采取具有气候适应能力的农业做法也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实质上,为男女农民提供平等获得土地及其他生产性资产的机会,能够带来性别平等、粮食安全和气候管理的“三重红利”,从而为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提供具有成本效益和改革意义的方针。

  气候变化意味着缩小农业方面的性别差异的机会越来越少。气候变化加剧了现有的各种障碍,限制了女性农民获得长期且负担得起的融资和农业推广服务的机会,导致水和燃料愈发短缺,致使女性农民承担更重的无薪酬的照料工作。由于缺乏缩小性别差距的共同努力,女性农民正面临着陷入恶性循环的风险。

  因此,必须优先通过实施具有气候适应能力的农业方针,以增强妇女的权能,如:

  1.出台具有气候适应能力的农业政策;

  2.加大妇女的土地保有权保障;

  3.协助女性农民获取融资,用于获得具有气候适应能力和能够节省时间的资产;

  4.加强女性农民获取有助于提升气候适应能力的信息;以及

  5.扩大女性农民参与并进入具有气候适应能力的农业价值链上游的机会。

  妇女是强大的变革力量,有助于大规模应对气候变化。她们是建设社区复原力和应对气候灾害的主要行为体。妇女倾向于从保障儿童、家庭和社区的利益和福祉的角度出发,做出有关资源利用和投资的决定。妇女是经济和政治行为体,能够影响政策和机构决策,使其偏向于提供更多的公共产品,如能源、水和卫生以及社会基础设施。这些公共产品往往对妇女而言更为重要,并且能够为增强气候适应能力和灾害防备提供支持。

  系统化地缩小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性别差异,是建设家庭、社区和国家气候适应能力的最有效的机制之一。近年来,人们日益认识到气候变化对妇女和女童造成了不成比例的影响,同时通过提高妇女和女童的认识,使她们了解其作为变革力量的职责,以及促进性别平等和妇女权能对产生社会和经济效益以及气候适应能力的巨大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