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联合国,您的世界!

纳尔逊·曼德拉国际日(7月18日), 为了自由、公正和民主


为了自由、公正与民主

 

纳尔逊·曼德拉语录

摘自1961年至2008年的各篇演讲


关于为争取自由和保护人权而奋斗

  不能期望没有选择权的人继续向一个对他们没有尽义务的政府缴税。也不能期望生活在贫穷和饥饿之中的人给政府和地方当局缴交昂贵的房租。我们是农业和工业的中坚。我们为金矿、钻石和煤矿、农业和工业勤奋劳动,所得到的只是微薄的工资。我们干嘛要继续养肥那些窃取我们血汗果实的人?养肥那些剥削我们、拒绝给予我们组织工会的权利的人?……

  我获悉有关方面已对我发出逮捕令,警方正在到处找我……任何郑重谋事的政治人物都了解到,在目前这样的情况下,本着殉道精神向警方投案以求一了百了是过于天真的,甚至是罪过。我们面前有重要的计划要进行,必须非常慎重、刻不容缓地进行。

  我选择了后一道路,这比蹲牢房要艰难,冒更大的风险,而且要吃更多的苦。我不得不同我亲爱的妻子和孩儿、我母亲和姊妹分离,在自己的国家内过着逃犯的日子。我不得不结束我的生意,放弃我的专业,生活在悲惨和贫穷之中,就象许多同胞一样,……我将同你们并肩向政府抗争,逐寸、逐尺地、逐里地进逼,直到赢得胜利为止。你们打算怎样做呢?你们同我们一道前进,还是同政府合作,压制自己同胞的权利要求和冀求?抑或在对我的同胞、咱们的同胞生死攸关的问题上,保持沉默和中立?就我个人来说,我已经作出了抉择。我不会离开南非,也不会自首。只有通过苦难和牺牲、通过武装斗争,才能赢得自由。斗争就是我的生命。我决心继续为争取自由而奋斗,直到咽气的一刻为止。

新闻稿,“斗争就是我的生命”,1961年6月26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真正意义是指有权参与制定有关统治其人的法律,一部保障社会各阶层的民主权利的宪法,遇宪法所保障的权利被侵犯时,有权向法院要求保护或法律补救,有权以法官、裁判官、检察官、律师和类似身份参与司法。

  在缺乏这些保障的情况下,就“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旨在对我们适用这一点而言,这句话是毫无意义的,并且起着误导作用。我提到的一切权利和特殊利益都由白种人所垄断,我们一点儿也没享有……

  我认为自己无论在道德上或者在法律上都没有义务遵守不代表我的国会所制定的法律。

  在文明世界中,人民的意志是政府权力的基础这一原则普遍被视为神圣的,它是自由和正义的基石。享有选举权以及在国家的统治机关中享有直接代表权的公民在道德上和法律上有义务遵守国家法律,这是可以理解的。

  身为非洲人,我们应采取在道德上或者在法律上没有义务遵守我们不曾制定的法律的态度,不能期望我们对执法的法院有信心,这应当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仇恨种族歧视,全世界绝大多数人也同样仇恨种族歧视,这给我提供了牢固的支点。我仇恨有系统地给儿童反复灌输肤色偏见,全世界绝大多数人,不论在南非境内还是境外,都持有与我相同的观点,这给我的仇恨提供了牢固的支点。我仇恨规定把生活中的好事物全归人口中少数人享受的法令背后的种族优越感,它使人口的大多数沦为卑下劣等人地位,把他们当作无选举权的奴隶,工作和生活全得听统治少数,不得轻举妄动。全世界大多数人,不论是在南非境内或境外都持有与我相同的观点,这给我的仇恨提供了牢固的支点。

  不论这个法院要怎样对付我,它改变不了我内心的仇恨,我力谋从这个国家的政治和社会生活中消除不公正和不人道,只有通过消除这些,才能消除我内心的仇恨。

向法院陈词,南非比勒陀利亚,1962年10月15日至11月7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非洲人的申诉……不仅是他们贫穷而白种人富裕,而且是白种人制定的法律旨在维持这种情况。脱贫有两种办法。第一种是通过正规教育,第二种是工人掌握层次较高的技能,从而赚取较高的工资。就非洲人来说,有关立法有意限制了这两种自我提升的渠道……

  更有甚者,我们要求平等的政治权利,因为如果得不到这些权利,限制着我们的种种障碍始终会持续下去,而成为永久性。我知道对这个国家的白种人来说,这是搞革命,因为选民的大多数将是非洲人。白种人因而恐惧民主。

  但不能让这种恐惧妨碍了能保障种族和谐以及全民自由的唯一解决之道。给予全体以公民权利就会导致种族统治的说法是站不住的。基于肤色的政治分歧完全是人为的结果,当它消失时,某一肤色的种族统治另一肤色的种族的现象,也就随之消逝。非洲人国民大会向种族主义进行斗争达半个世纪之久。当它赢得胜利时,决不会改变这种政策。

  非洲人国民大会为之奋斗的就是这个。他们的斗争是名符其实全民的。这是非洲人民,在长期受苦受难和自身经验的启迪下所发起的斗争。这是为了生存权利的斗争。

  我一生献身于非洲人的这个斗争,我同白种人主宰一切进行斗争,也同黑种人主宰一切进行斗争。我服膺这样的理想: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人人能和谐地生活,享有同等机会。这是我希望能实现、支持我活下去的理想。但是,如果有必要,这也是我愿意为之牺牲的理想。

向法院陈词,南非比勒陀利亚,1964年4月20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的斗争已进入决定性的时刻,我们呼吁同胞们抓住这个时刻,使得迈向民主的进程迅速、不中断。我们等待自由已太久了。不能再等待了,现在是在各条战线加强斗争的时候。此时松懈努力,是会犯大错的,这也是今后世代所不能原宥的。自由已渐渐向我们靠近。我们因而必须再加一把劲。

  只有通过守规律的群众行动,才能保证取得胜利。我们呼吁白种人同胞,与我们一道塑造一个新的南非。自由运动也是你们的政治之家。我们呼吁国际社会把孤立种族隔离政权的运动继续进行到底。此时取消制裁,彻底铲除种族隔离的进程就有中途而废之虞。

  走向自由,这是逆转不了的。不应当让恐惧妨碍了前进。在一个团结、民主和非种族主义的南非,普通选民的公民权是达成和平与种族和谐的唯一途径。

获释出狱,南非开普敦,1990年2月11日


关于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

  深信一个人的权利被剥夺,其他人的自由也受到减损。我们前面的道路并不算漫长。让我们一同走毕全程。通过我们的共同行动,证明联合国所以成立的宗旨是正确的,让《联合国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成为新南非政治和社会秩序赖以建立的法律的一部分。我们必定取得共同胜利。

向联合国反对种族隔离特别委员会致词,1990年6月22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个庄严的联合国大会,49年来才首次有机会听取南非这个非洲国家由非洲人多数选出的国家元首讲话,这肯定是这个年代具有极大讽刺意味的事件之一。

  今后世代一定会认为这是一椿咄咄怪事:到20世纪末,我们的代表团才能在联合国大会就座,被我国人民和世界各国承认为我国人民的合法代表。

  庄严的联合国明年庆祝五十周年时,种族隔离制度亦已消逝,成为历史陈绩,这确实是令人欣闻乐见的。这个历史性变化得以实现,重要是因为联合国作出巨大的努力,确保危害人类的种族隔离罪行受到禁止……

  在我们所做的一切事情中,必须确保几百年殖民主义和种族隔离强加于我国社会的鸿沟对我们两边的所有人民造成的伤害能逐渐愈合。我们应当确保肤色、种族和性别只能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天赋,而不是任何人得以享有特殊地位的不可磨灭标志或属性。

  我们必须作出努力,早日实现我们南非人平等地对待彼此,平等地互动,各自是国家的组成部分,多样性使这个国家团结而不是分裂。

  要达到这个目的地,路途并不平坦。我们大家都知道种族主义的顽强性,不易把它从脑海中驱逐,且对人的灵魂造成极深的伤害。种族主义如在物质世界中受到种族等级的支撑,其顽强性将加强百倍。

  然而,不论这场仗打起来多艰难,我们绝不放弃。不论要打多久,我们绝不厌倦。正因为种族主义辱没了犯行者和受害者,假若我们真心诚意地要保护人的尊严,我们必须把斗争进行下去,直到取得胜利。

向联合国大会讲话,1994年10月3日


关于和解

  我们深信在尽量短的时间内,南非实现全民享有更好的生活这个目标不但可能,而且行得通。我们所以有信心,是因为了解到不论哪种肤色和政治立场,南非绝大多数人都抱有这样的愿景。

  我们十分感谢国际社会使和解成为可能——还不仅是物质方面的支持。如果说我们今天能把多样文化、宗教、族裔、语言和种族团结为一个彩虹国家,部分是由于世界给我们树立了道德榜样,而我们敢于效法。

  这项成就一定能维系不坠,因为它基于这样的认识:和解与建设国家,除其他外,意味着我们应当去了解关于非常不堪的往昔的真相,确保它不再重演。因此,我们的和解必须不是歇息性的,不能过一段时候又回到当年的纷乱。

  我们也认识到,如果和解与建设国家不是以协同努力消除过去冲突和不公正的真正根源为前提,则流于唱高调。我国的安全和刚起步的民主能否维持,首先取决于能否满足国民的基本需要。和解与发展将确保所有南非人在生活方面利害相关,确保大家都关切整个国家的福祉。

印度新德里,1995年1月25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许多人对我们是否有能力实现彩虹国家的理想,抱怀疑态度。确实,南非由于各种差异,经常濒临毁灭。但让我们大家在今天确认这一点:使我们存在分歧的,不是我们的多样性,也不是我们的种族、宗教或者文化。自从我们实现自由以来,我们的分歧只有一种:拥护民主与不拥护民主的分歧。

  作为爱好自由的人民,我们想看到我国繁荣昌盛,全体人得到基本服务。因为除非我国人民的基本需要得到满足,我们的自由始终不完全,我们的民主也始终是不会稳定。我们看到发展导致了安定,因而知道和平稳定是任何社区和国家促进发展的最有利武器。

  在我们重建国家的时候,应当提高警惕,防范发展和民主的敌人,那怕他们来自我们自己的行列。诉诸暴力不能使我们更趋近自己的目标。

  我们大家都应当扪心自问:我有竭尽所能促进我的城市和我的国家持久的和平与繁荣吗?

南非德班1999年4月16日


关于人权的普遍性

  非常恰当地,今世后代将记得联合国第五十三届大会是我们庆祝《世界人权宣言》五十周年纪念的难忘时刻。

  这个宣言是在击败纳粹和法西斯分子危害人类罪行之后诞生的,它非常希望将来各国社会都建立在宣言每个条款所揭示的光辉愿景之上。

  对于那些必须进行解放斗争的人,就象我们自己,在你们的帮助下,必须从万恶的种族隔离制度解放出来,《世界人权宣言》证明了我们事业是正义的。与此同时,它也对我们提出一项挑战:一旦重获自由,我们就应当致力于实现该宣言揭示的愿景。

  过去五十年人类社会经历了最不寻常的发展,今天我们庆祝这个历史性文件经历这些动荡的岁月,仍屹立不倒。在这半个世纪,殖民主义制度崩溃,两极世界成为历史陈迹,科学和技术出现惊人的进步,全球化的复杂进程逐步确立。

  然而,在发生了所有这些之后,作为《世界人权宣言》的对象的人类仍然饱受战争和暴力冲突之害。迄今为止,他们还没有免于死亡的自由,就是免于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和传统武器所造成的死亡。

  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有幸地站在这个讲台上向联合国大会发言。

  我生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末期,当国际社会纪念《世界人权宣言》通过半个世纪。在人生的漫长道路上,我也到了如有机会——每个人都应当有此机会——可回到故乡安享晚年的时候了。

  我静坐在库努村中,逐渐变得象四围的山岳那般老旧,但仍然希望在我自己的国家和区域,在非洲大陆和世界,将出现一批领导人,他们不让任何人如我们过去一样被剥夺自由,不让任何人如我们过去一样被变成难民,不让任何人如我们过去一样,一辈子挨饥抵饿;不让任何人如我们过去一样,被剥夺了人的尊严。

  我仍然在希望非洲的复兴能够深深地扎根,而且不论季节如何变化永远花朵盛开。

  倘若这些希望化为可实现的梦想,而不是一场折磨老者的噩梦,那么我就确实会感到宁静安祥。于是历史和世上亿万人可宣告我们怀抱梦想,历尽艰辛地使可实现的梦想永不褪色的作法是正确的。

向联合国大会的讲话,1998年9月21日


关于建设和平

  和平不仅仅是没有冲突;和平是创造一个不论种族、肤色、信仰、宗教、性别、阶级、世袭地位或者任何其他差异的社会标志,所有人都能好好地发展的环境。宗教、种族、语言、社会和文化习俗都是丰富人类文化的因素,使我们的多样性更加丰富。为什么要让所有这些造成分歧,甚至产生暴力?容许这些事情发生,就贬低了我们共有的人性。

印度新德里,2004年1月31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二十一世纪之初,世界仍然有太多的不和睦、仇恨、分歧、冲突和暴力。在我们个人和社区生活中,对其他人的基本关怀将大大有助于使世界成为我们梦寐以求的更美好的地方……。拆毁和破坏是很容易做到。缔造和平、建设和平的人才是英雄。

南非索韦托,2008年7月12日


关于向贫穷作斗争

  南非在面对困难时曾表现出携手合作的强大能力。种族隔离制度最后崩溃,一来因为被剥夺权利者团结起来,二来因为社会各阶层认识到彼此合作比互相倾轧对他们自己有利。也正是相同的素质让我们能够如此迅速地为更美好的生活奠定基础。

  当种族隔离结束时,我们面对把分崩折离的社会重建起来,把我国人民提供最基本服务的艰巨任务,我们必须建造学校和医院,提供住房和工作,促进经济,经由宪法和法院保障我国人民的权利,协助南非处理过去的分歧,开始疗伤止痛的进程。应付把我们大多数社区都卷入的恶行和破坏。

  基本上我们的任务是创造条件,让每个南非人都有机会为自己创造更美好的生活。但光凭政府自己,不能应付这些挑战。要克服挑战,我们全体必须通力合作,建立伙伴关系,以导致必要的改变。

  为了达成这些目标,我们还需要进行治理改革,把为少数人利益服务变为满足全体南非人的需要服务。所有这些都要求在一个大多数人被剥夺了治理经验或者合适的教育和训练的国家内执行。这就是我们特别着重建设治理能力的理由……

  当我们说应付这些挑战的最佳解决之道在于彼此合作,这要求我们每个人都给予支持。今天我们大家都应当扪心自问,我为个人生活的周围环境,作过些什么改进?我散播了种族仇恨抑或促进和平与和解?我购买赃物抑或使犯罪率下降?我缴交规费抑或逃税、不交管理费和执照费?我期望样样东西都有人送上门来抑或我同地方议会议员合作,为自己和所属社区创造更好的生活?

南非博塔村,1998年10月10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要世界上贫穷、不公正和严重不平等的现象仍然存在,我们之中任何人都不能真正歇息下来。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在我们被囚禁时,全世界数以百万计的人与我们团结一致向压迫我们的不公正进行斗争。这些努力取得了成果。我们今天才能站在这儿与全世界数以百万计的人一道支持免于贫穷的运动。

  大量贫穷和丑恶的不平等都是我们这个时代——世界夸耀着科学、技术、工业和财富累积取得惊人进展的时代——的大苦难。

  我们生活在一个知识和资讯取得长足进步的世界,但为数以百万计的儿童却失学。我们生活在一个艾滋病的传染危及我们生活品质本身的世界。然而,我们在武器上的花费多过用于治疗和支持受艾滋病毒感染的数百万人的经费。

  这是一个有前途、有希望的世界,也是一个充满失望、疾病和饥馑的世界。

  克服贫穷不是搞慈善事业,它是正义的行为。它保护一项基本人权,即享有尊严和体面的生活的权利。只要贫穷仍然存在,就没有真正的自由。发达国家需采取的步骤是不言而喻的。

  首先要保证贸易公正。我以前说过,贸易公正是发达国家表现结束世界性贫穷的决心的真正有意义的方法。第二是结束穷国的债务危机。第三是提供比现在数量大得多的援助,同时确保其品质是最高的。

八人现场演奏会,南非约翰内斯堡,2005年7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