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合作方面的问责制

account

当把发展看作是一场集体管弦乐演出的话,每一个成员都在乐队里演奏他/她最擅长的乐器。即使所有人都使用同一个乐谱,只有当每个人都演奏好他/她相应部分的时候,乐队才能成功地演出一首完整的歌。这个比喻有助于我们理解每个成员的角色和对发展的贡献,以及让他们就任务和结果向彼此负责的需要。

9月25日,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与德国政府共同举办了一系列活动,公开为在德国召开的高级别研讨会做准备。在题为“2015年后发展议程中的有效性与问责制 – 千年发展目标的经验”会议上,全球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政府,民间社会和国际组织的各位代表在纽约聚集一堂。

在一年一度的联合国大会第一周出现的大量利益相关者,不仅有助于重申这个话题的重要性,也为研讨会议程确立和要准备的背景研究提供了充足的反馈。

发言成员包括来自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规划与可持续发展部长Bhoendradatt Tewarie先生,墨西哥合作机构的执行董事Juan Valle Pereña先生,全球有效发展合作伙伴关系的英国代表Anthony Smith先生,以及CIVICUS秘书长,Dhananjayan Sriskandarajah先生。讨论会由布鲁金斯研究所的Joahnnes F. Linn先生主持,联合国经社会支助和协调办公室的主任Navid Hanif先生作了总结性发言。

统一和通用的议程

对2015年后发展议程的持续讨论显示出,这样的议程必须是统一和普遍适用的。它必须能汇集消除贫困和可持续发展两个目标;必须适用于包括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在内的所有国家。这两大转变将对第三个转变产生重要影响:如何加强监督和问责,以确保议程的成功。

联合国经社部副秘书长吴红波先生提出了关于2015年后发展合作全球问责制的重要问题:“首先,我们应考虑主要支柱。全球问责制框架的关键概念是如何定义的?哪些特征能够衡量它是否成功? 比方说,像发展合作的监测和效率这样的关键概念在哪里进行衡量比较合适?其次,这样一个框架的核心要素有哪些?我们怎样才能确保它涉及到发展合作和可持续发展这两个方面?第三,如何提倡自下而上的方法,使得需求和能力在国家级被提出,然后在全球层面上被考虑?”

问责制的多个层面

与会者在活动期间的成的主要共识之一是,问责制不仅仅是申报和记录未能交付的承诺。问责是一个相互学习、分享知识的过程,通过对话互相参与,以促进过程、实现发展目标,并加强参与者之间的互动。

同样,每个演员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不能用同一尺度来衡量他们。例如,民间社会组织在发展合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Dhananjayan Sriskandarajah先生解释说,民间社会不仅协助着开发项目的执行,还能让其他利益相关者和它自身负起责任。不过,为了这样做,他们和所有其他利益相关者都应参与发展合作,因此需要有利的扶持环境。

实践中的问责制

阁下为与会者提供了在实际工作中该如何运用问责制的例子。 他简要介绍了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是如何通过结合常规和发展预算,从而将5个可持续发展优先项目精简纳入部委预算的。 项目的选择经过了对每个项目的仔细评估,并且各个部委都围绕着三个方面的重点来解决这些问题。

为了使部委负起责任,政府成立了国家转型单位作为性能监视和管理系统。各方同意了四年的指标,议会接受了各自的政策框架和年度业绩报告。除了议会审查,政府还创办了经济发展咨询委员会和民间社会委员会,两者均为规划部起咨询作用。

将问责制与发展效率结合起来

发展效率依赖于强有力的监督和问责制度。它旨在放大为发展所作的努力的影响和质量,其关键环节是所有权和透明度。推进议程的发展成效在满足公众期望、合法化发展合作的支出和行动方面是同样重要的。 德国联邦经济合作与发展国务秘书Gudrun Kopp女士说,“发展效益是对2015年后进程的成功至关重要的因素。我们需要在这样一种方式下设计所有的合作,以获得可持续的发展。”

因此, 一些参与者呼吁继续发展合作论坛和釜山全球合作伙伴之间的战略对话,协助各论坛进一步发挥各自的优势,同时避免重复努力。

避免“蓝图式”问责制

参与者在关于问责制方法上有着共识,那就是”蓝图式途径”是不够的。在支持发展合作上,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角色分工,而且在为国际共同发展目标调整发展战略时如“千年发展目标”等,每个国家有不同的侧重点。

与会者强调,迫切需要了解每个国家面临的实际挑战,以及评估哪种工具将能最有效的解决这些问题,哪些形式的伙伴关系和合作最具影响力,并提供合适的资源。例如,中等收入国家做为发展合作的提供者和接受者,往往会比最贫困国家要处于更艰难的处境,这是由于后者还是高度依赖于官方发展援助。

所有结论将在2014年3月20至21日于德国召开的题为“负责任和有效的发展合作在2015年后的时代”高级别研讨会上 进一步讨论 。

支持制定问责制框架的过程

审查这些问题并帮助2015年后全球的问责制框架的设计和实施,是将于2014年7月在纽约举行的发展合作论坛(DCF)的重要目标。

这个两年一期的论坛将特别专注于全球问责制。它也为新的全球伙伴关系以及巩固2015年后发展议程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分析和准备工作包括经社部推出的第三次DCF全球问责制调查问卷,它映射出了国家相互问责在所有发展中国家的状态和进度。这项调查不仅对这些问题提供了新的数据,也提供了教训和经验。

经济和社会事务部,将与东道国政府一起,组织一系列高层次的研讨会, 辅之以专题会议和利益相关者的对话。 DCF埃塞俄比亚审查高级别研讨会于6月6-7日2013定义特征的新的全球伙伴关系的发展,其战略重点,并在实践中应该如何工作。

将于2013年10月24至25日在瑞士蒙特勒举行的DCF级别研讨会的中心问题是,如何有效地发展合作,以支持统一和通用的2015年后发展议程。

德国召开全球问责高级别研讨会

DCF高级别研讨会将于2014年3月20至21日在德国举行,届时将重点推进关于全球问责制和发展成效的对话。

 

 

Bookmark and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