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

我呼吁冲突各方,如对性暴力行为负有责任者或确信涉嫌,应停止此类侵犯行为,并根据安全理事会第1960(2010)号决议,在明确时限内作出具体保护承诺,其中包括:通过指挥链和行为守则(或类似方式)明令禁止性暴力;尽快调查关于侵犯行为的报告,以追究有侵害行为人的责任;立即查明和释放其队伍中最易遭受性暴力侵害之人,尤其是妇女和儿童;指定一名高级别联络官,负责确保各项承诺的实施;并与联合国合作,协助其对执行情况进行监督。

就此,我呼吁安全理事会采取下列行动:

  1. 通过有关的制裁委员会采用有针对性和程度有别的措施,对冲突中的性暴力施害者、包括我报告中提到的个人、团伙和国家施加更大压力,并考虑在没有设立制裁委员会的相关情况下,以何种方式采取此类措施。安全理事会的这种行动应按照国际刑事法官与那些负有直接、指挥或上级责任者的规定,适用于那些实施、指挥或纵容(未能防止或惩罚)性暴力的人;
  2. 考虑由安全理事会建立一个适当的机制或程序,根据其第1960(2010)号决议有系统地监督冲突各方承诺的实施情况。我鼓励安理会支持由适当联合国官员努力与国家和非国家当事方进行对话,以获取此类承诺,包括酌情与商业界、散居国外者、宗教领袖以及传统领袖和具有影响力的其他人进行沟通;
  3. 采取其他一切可动用手段处理冲突中性暴力问题,包括将案件移交国际刑事法院、授权国际调查委员会、在各项决议、主席声明和公开声明中明确谴责违法行为,并考虑将性暴力作为其定期实地访问和与诸如和平与安全理事会、非洲联盟等各区域机构磋商中的中心问题;
  4. 为在相关国家的决议中和授权部署和延长维和特派团和政治特派团的任务时,以第1960(2010)号决议的具体案文系统地反映与冲突有关的性暴力问题,除其他外,要求停止性暴力、实施监测、分析和报告安排,作为以证据为依据的行动的基础,与冲突各方的对话,以期实现保护承诺和部署保护妇女问题顾问;
  5. 继续努力在联合国维持和平特派团和特别政治特派团部署保护妇女问题顾问。在筹备和审查每一个维持和平和政治特派团时,应按照保护妇女问题顾问的商定职权范围,系统地评估保护妇女问题顾问的人数与职能,并应在所有令人关切的相关情况下,将这类员额列入特派团配置表和预算;
  6. 呼吁在安全部门改革进程的背景下和安排中,纳入解决性暴力问题的内容,并进行监督,其中包括通过审查,确保将那些参与或指挥了性暴力和其他侵犯人权行为者排除在政府所有部门,包括武装部队、警察、情报部门、国民警卫队和任何文职监督和控制机制之外;为国家安全部队提供培训;确保对严重侵犯人权者,包括性暴力犯罪将不予赦免的原则;确保安全部门向所有阶层民众,特别是妇女和儿童提供方便,满足公众需求。在解除武装、复员和重返社会的过程中,应适当考虑在接近屯驻点附近建立保护平民,尤其是妇女和儿童的机制,并严格要求武装部队和团体立即查明并释放在其队伍中的所有妇女和儿童。司法部门改革的重点之一应该是协助国家当局的立法改革;对警察、检察官、法官和治安法官进行有关性暴力问题的培训和宣传,包括培训更多的女性治安法官和律师。还应适当考虑到酌情通过过渡司法安排对性暴力罪行提出起诉。

我呼吁安全理事会、会员国和区域组织,要确保在调解、停火、和平和预防性外交进程中,特使和调解员参与同冲突各方关于与冲突有关的性暴力的对话,并在和平协定中解决利用性暴力作为冲突中一种战术或方法的问题。应将性暴力问题纳入停火中严禁行为的范畴,并作为停火监测机制的一部分进行监测。这些问题也应反映在和平协定涉及安全安排和过渡时期司法的具体条款之中。在这方面,我鼓励使用关于在停火及和平协定中处理与冲突相关的性暴力问题的联合国调解员指导。

我鼓励会员国、捐助者和区域组织采取下列行动:

  1. 作为优先事项,确保幸存者有机会获得医疗、艾滋病毒、社会心理、法律和其他多部门服务,并支持建立和加强国家机构特别是司法和社会福利系统以及地方民间社会网络的能力,以便向武装冲突中和冲突后的性暴力受害者提供可持续帮助。作为打击与冲突有关的性暴力综合战略的一部分,需要及时提供充足资源,支持由国家主管部门、联合国机构、非政府组织以及民间社会团体开展的应对方案,并注意到,加强为幸存者提供服务的工作可以改进关于性暴力行为的资料收集工作;
  2. 作为基于性别的暴力问题方案中一项不可分割的特征,确保多部门援助和服务专门满足女孩和男孩的具体需要。应当有足够资源针对具体问题进行进一步研究、监测和报告工作、预防措施和提供服务,诸如作为冲突中一项特定手段对男子和男孩的性暴力侵害;幸存者因强奸而有孩子和强奸后所生孩子的困境;涉及受武装冲突影响儿童的强迫婚姻中的性暴力;
  3. 确保通过司法或行政机制建立赔偿制度,并对武装冲突中性暴力受害者开放。应当加强多部门提供赔偿的渠道,作为冲突后过渡举措的一项内容,而赔偿方案则应得到持续稳定的供资;
  4. 鉴于许多情况下的性暴力的信息促成了人们背井离乡,适当考虑将冲突中性暴力行为视为一种迫害形式,从而承认受影响个人的难民地位;
  5. 就非法小型武器和轻武器的大量泛滥与冲突所致性暴力问题之间的联系,推动改进相关数据收集和分析,并在国家、区域和国际各级制定有效军备控制措施。促请会员国考虑到包括“联合国小武器和轻武器行动纲领”在内的有关国际文书必须对性别问题有敏感认识;
  6. 借鉴法治和冲突中性暴力问题专家组的专业知识,加强法治以及民用和军事司法系统在处理性暴力问题方面的能力,这是为加强打击有罪不罚现象的体制保障而开展的广泛努力的一部分。我敦促捐助者确保为会员国这一宝贵资源提供可持续的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