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以下信息是根据年秘书长的安全理事会报告(S/2014/181),该报告发表于2014年3月13日。更多信息请参阅报告。

 

幸存者担心报复、遭受社会耻辱和缺乏安全保密的救助服务,严重限制了对
叙利亚冲突中的性暴力报告。从流离失所到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境外的平民收集
的信息以及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问题独立国际调查委员会报告的信息指出,性暴
力已成为冲突的一个持久特征,害怕受到强奸已成为迫使家庭逃离暴力的诱因
(见A/HRC/23/58,第 91 段)。但是,联合国行为体很难验证叙利亚境内的指控, 
主要是由于缺乏进入渠道和出于对幸存者安全的考虑。此外,评估性暴力的规模
和范围也很受限制。联合国驻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机构报告说,已经提供了信息
和举办了保护问题(包括性暴力和性别暴力)宣传活动,并为 2013 年危机所涉的
38 000 多名妇女提供了社会心理支持和急救。

 
 调查委员会报告说,政府部队和亲政府民兵在全国各地的拘留中心和监狱使
用了性暴力,包括强奸,这经常发生在情报部门的审讯中(见 A/HRC/23/58,第
92 段)。前被拘留者向联合国合作伙伴报告了关于在隔夜拘留设施发生性骚扰和
侵害妇女、男子和儿童的情况。这些报告中描述了被拘留者被剥光衣服,并受到
他们或其亲属会被强奸的威胁,这一手段被用来恐吓那些被认为与反对派有联系
的人。联合国还收到政府部队在检查站以及侵入和搜查被认为是亲反对派的家庭
住房时实施强奸的指控,包括轮奸以及对妇女和女童其他形式的性暴力,其中有
些是在亲属在场时实施的。(另见我关于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儿童与武装冲突问
题的报告(S/2014/31))
关于对反对派武装团伙的指控,联合国在霍姆斯、大马士革和大马士革农村
省收到了关于青年妇女和女童在收容所和一些反对派地区遭受性暴力的可靠信
息。此外,调查委员会还报告,在武装团体联合行动在阿勒颇市搜查住户时,有
妇女遭到隔离,意味着可能发生了性暴力(A/HRC/23/58,第 94 段)。关于反对派
武装团体,该委员会还发现,在攻击耶尔穆克期间,发生了性暴力战争罪
(A/HRC/23/58,第 95 段)。令人关切的还有,在武装反对团体活动的一些地区,
据报妇女参与公共生活受到限制。所有各方对性暴力犯罪有罪不罚的普遍气氛,
令我深为关切。

 
政府不接受调查委员会的说法,并对 2013 年期间媒体报道的“性圣战”或
“婚姻圣战”表示特别关切。政府对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黎巴嫩和约旦开展
工作的联合国行为体尚未能核实有关报道表示遗憾。政府还报告说,妇女被绑架
和强奸有时是由于派别原因;其中一些受害者被释放以换取赎金,而其他人据说
被转给其他武装分子并再次成为受害者。政府指出,在霍姆斯、大马士革、伊德
利卜、德拉和拉卡等等地方发生了恐吓、杀害和对妇女的性暴力事件,包括强奸、
轮奸和性奴役。联合国还未能验证这一信息。

 
 迄今为止,约 650 万人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境内流离失所,另外 200 多万
人流离失所到约旦、土耳其、黎巴嫩以及伊拉克、埃及和其他北非地区。这些流
离失所者很容易遭受性暴力和性剥削,是人道主义危机工作者最严重迫切的关
切。截至 2013 年 12 月 31 日,在约旦有 576 354 名叙利亚难民已向难民署登记,
其中大约四分之一住在难民营,其余的住在城市和农村地区。妇女和女童占登记
难民人口的多数。营地内外的女性难民报告由于感到存在安全风险以及文化上的
原因而受到行动限制。在约旦的大多数叙利亚人很少或没有收入,使其面临受剥
削和侵害的风险,并导致有人从事卖淫。虽然早婚本来就是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农村地区的习俗,但是有人担心,由于流离失所、出于经济需要和因为觉得需要
保护年轻女性,早婚的数量可能增加。另据报告,强迫尤其是单身女性和寡妇结
婚,被作为对妇女、尤其是强奸受害者的一种补救形式。从事卖淫的风险也很严
重,包括将其作为支付租金或获得服务的一种手段。据报告,在黎巴嫩和其它接
收国也存在类似规律的风险和脆弱性,其中黎巴嫩境内超过 80 万叙利亚难民已
向难民署登记。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境内流离失所者的情况也非常糟糕。

 
建议
我呼吁冲突所有各方按照安全理事会第 2106(2013)第 10 段规定的预防措
施,立即发出禁止性暴力的命令,并追究各级别肇事者的责任。我敦促各方确保
任何停火和最终和平协议对冲突中性暴力问题做出明确规定,并再次呼吁所有各
方允许联合国行为体和人道主义伙伴通行不受阻碍,以进行监测并向弱势人口提
供援助和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