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达尔富尔)

以下信息是根据年秘书长的安全理事会报告(S/2014/181),该报告发表于2014年3月13日。更多信息请参阅报告。

 

2013 年,在持续和普遍存在不安全的情况下,报告的达尔富尔冲突中性暴力
事件有所增加。达尔富尔混合行动在开展军事行动的地区的通行能力仍然受到严
重限制,这部分是由于安全制约以及政府官员施加的限制。因此,在本报告所述
期间核实的 149 起案件,反映出大量漏报了冲突中性暴力事件。境内流离失所妇
女和女童特别容易受到侵害,大部分报告的幸存者都是境内流离失所者营地的居
民在营地范围外从事日常生计活动中或在营地内受到攻击。小武器在境内流离失
所者营地和定居点以及城镇和乡村中扩散,还有盗匪明显增加,都是加剧问题的
因素。妇女和女童在种植和收获季节(6 月至 11 月之间)以及在游牧民和农耕社区
争夺土地冲突中特别容易受到侵害。

 
武装冲突中也报告发生性暴力,特别是在武装行动之后受害者脱离本社区时
和在重新安置过程中。这些事例包括:在北达尔富尔杰贝勒阿米尔关于开采黄金
的部族冲突中发生的侵害;苏丹武装部队及同盟民兵在南达尔富尔和东达尔富尔
发生的侵害;苏丹武装部队与苏丹解放军明尼·米纳维派在东达尔富尔发生冲突
之后发生的侵害。被指称犯有性暴力者的特征包括:身份不明的武装阿拉伯游牧
民;着军装的武装男子和政府安全机构的成员;境内流离失所者。在 20%的案件
中,受害者确认攻击者是苏丹政府军队;他们特别说到攻击者包括苏丹武装部队、
国家安全情报局、政府警察及其附属机构(中央后备警察、边防情报卫队和民防 
 
部队)。解放与正义运动一名成员被确定为肇事者。政府下属的民兵成员也被指
控为肇事者,但应指出,这些部队经常不受政府直接控制开展行动。
52. 幸存者很难确认肇事者的身份,因为达尔富尔存在多种多样的武装分子和穿
制服的行动者。即便得以确认身份,通过正式司法系统起诉也是进展缓慢。尽管
如此,政府正在通过法律程序对其武装部队的若干名成员进行指控。所有联合国
行为体面临的通行限制,也导致了对幸存者提供援助受到严重限制。由于耻辱和
害怕引起后果,强奸幸存者在获得医治时并不总是把性暴力列为对其所犯罪行的
一个方面,而这是司法诉讼的一项证据要求。因此,有人担心报告程序、特别是
使用称为“8 号表格”的文件,对救治性暴力幸存者带来障碍,而不是有助于促
进调查。此外,强奸受害者经常面临被指控通奸罪(zinna)的风险,1991 年刑法
第 149 条所规定的强奸定义还提及通奸。该法没有关于指挥责任的规定。2013
年,达尔富尔混合行动收到一些关于因强奸而怀孕的报告。幸存者们报告成为二
次受害者,有些因为被指控非法怀孕,还有一人被指控谋杀儿童。保护遭强奸所
生儿童以及此类儿童的福祉,是一个非常值得关切的问题。

 
联合国继续针对武装人员、执法官员、司法人员和政府官员采取宣传、培训
和能力建设措施。除了努力支持正规的保护措施,还继续实施社区一级的保护机
制,如让许多妇女共同结伙去耕种、拾柴、打水或拾草,在联合国警察支持下在
境内流离失所者营地开展日常安全巡逻和安全会议。2013 年,达尔富尔混合行动
警察部队还继续培训社区治安志愿者处理性暴力幸存者(特别是强奸受害者)的
技能、面谈技巧及转交处理途径。为苏丹妇女建立的妇女警察网络还继续为境内
流离失所妇女提供平台,以突出她们的安全关切,并要求当局采取行动。此外,
在北达尔富尔境内流离失所者营地建立的妇女保护网络继续查找专门涉及妇女
的保护问题,以便为北达尔富尔州政府、联合国和致力于保护问题的非政府组织
等各种行为体采取预防和应对策略提供参考。

 
建议
我敦促苏丹政府便利联合国及合作伙伴进入受冲突影响地区,使他们可以提
供服务和开展监测活动。我还鼓励该国政府改革关于性暴力犯罪的国家立法并修
改报告程序。我鼓励政府与我的冲突中性暴力问题特别代表开展工作,制定解决
冲突中性暴力的合作框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