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潘基文

在大会关于艾滋病毒/艾滋病的高级别会议上的讲话

2008年6月10日,纽约

主席先生,

各位贵宾、女士们、先生们,

  两年前,联合国会员国保证在2010年之前普及有关艾滋病毒的预防、治疗、护理和支持工作。

  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审查履行这一承诺的情况。

  正如我在提交大会的报告中所明确指出,我们取得了一些重大成就。

  截至去年年底,中、低收入国家中有300万人得到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他们藉此得以延长生命,改善生活质量。

  向妇女和儿童提供的保健服务也呈现令人鼓舞的趋势。如今有更多的母亲获得预防母婴传染的治疗。有更多感染艾滋病毒的儿童因治疗和保健方案受益。

  这显示了政治意愿可以取得的成果,表明一旦有坚定的承诺和雄厚的资源,我们就可以有所作为。

  然而,去年又有250万人感染艾滋病毒。有200多万人死亡。需要但得不到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的人比接受这种治疗的人多一倍。

  这种情况是不能接受的。

  我们现在的挑战是在已有的基础上再接再厉,弥补已知存在的差距,并在今后加紧努力。

  我们只有保持并加强承诺和资金投入,才能做到这一点。让我们保证一定做到。

  从几方面来说,今年都不同寻常。9月,我们将在联大审查千年发展目标的进展情况,届时距离2015年的截止日期已过去一半时间。

  遏制和扭转艾滋病的传播不仅本身是一个目标,而且是实现所有其他目标的先决条件。

  我们与艾滋病斗争的情况将影响我们减少贫穷和改善营养、降低儿童死亡率和改善产妇保健、遏制疟疾和结核病传播的所有努力。

  反之,实现其他目标的进展情况,从妇女和女童的教育到赋权,对在艾滋病方面取得进展也至关重要。

  今年也是《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纪念日。

  令人震惊的是,通过《宣言》60年后的今天,竟然还存在歧视高风险人群(例如男同性恋者)或羞辱艾滋病毒患者的情况。这不仅使这种病毒进入地下,在那里暗地传播,而且有损我们的共同人性。

  就任秘书长以来最令我感动的一次经历是会见联合国自己的艾滋病毒阳性工作人员团体UN Plus。他们是一群勇敢向上的可爱人士。我决心使联合国成为拥抱他们和所有感染艾滋病毒的工作人员的模范工作场所。

  在这个一体化的世界里,我要求改变维护污名和歧视的法律——包括限制艾滋病毒感染者旅行的法律。

  最后,让我在结束讲话前表达我的谢意。此次是彼得·皮奥博士作为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参加的最后一次大会高级别会议。我要向这位在艾滋病流行之初就一直在前线应对艾滋病的不倦领导人致意。他使艾滋病规划署成为联合国在真正意义上进行改革的生动榜样。

  我们需要社会各个部门有更多像彼得那样的领导人,在我们前进的道路上,与艾滋病开展斗争。愿我们大家在今后举足轻重的岁月里,能够胜任这一使命。

  谢谢大家。

■ 回到秘书长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