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潘基文

在外交学院的讲话

2008年7月1日,北京

院长先生,

各位老师,

尊敬的各位来宾,

亲爱的同学们,

  你们好!感谢大家这样热烈的欢迎我。对我来说,亲自到中国来,亲眼看看中国正在发生的变化,总是一件乐事。今天,我有机会跟你们大家——当今中国在世界展示的面孔,以及中国将来在世界展示的面孔——讲讲话,感到特别荣幸。

  有一句经常听到的话,就是这个世纪是中国世纪。当真不假,中国在干什么,中国国情如何,都对全世界有深远的影响,意义越来越大。贵国的经济进步,贵国在处理全球议题方面日益增长的领导力,贵国加大力度参与联合国活动,都是让我们感到乐观的真正理由。

  随着这个伟大的国家在国际舞台上的身影越来越大,角色越来越重要,中国就一定会日益重用贵学院的毕业生,为本国需要服务,扩大同外面的世界打交道。

  我知道,你们大家都已准备好,要完成这项任务。贵学院是中国外交的摇篮,已经建立了牢固的地位,成为了积极、互动地讨论与中国有关的各项议题的权威论坛,在国际社会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的确,就是在这些大堂里,中国的一些精英首次聚集一起,讨论和分析我们这个时代所面临的全球性挑战——在今后几年,中国在这方面所起的作用至关重要。

  今天下午,我就是想同大家讲讲这些全球性挑战——这些议题不仅可以影响到中国的和平发展,还可以影响到我们集体努力争取全球繁荣所依赖的国际秩序。

女士们,先生们,

  维系着我们的国际秩序的纽带正被三种相互关联的挑战绷得很紧,快要断裂了——这些挑战就是粮价和燃料价;气候变化;以及努力争取在2015年最后限期之前实现各项千年发展目标。

  燃料超贵,威胁到全球增长,从而影响到我们有没有能力继续协助世界上的穷人脱贫。能源价格天天在螺旋上升,使世界上“有”与“没有”的人分野日大。气候变化同样对我们大家造成伤害,但对世界上的贫穷和弱势区域危害最大。对于这个问题,责任最小的人却要挑起最重的担子。这个世界正在以飞快的速度一分为二:污染的人和受苦受难的人。

  粮价飞涨造成更为直接的危险。粮荒已在世界各地酿成暴乱。如果不予处理,就会危及公民秩序,社会和谐,就会伤害到国家与公民之间最基本的社会契约。与此同时,营养不良日益严重,使得全球卫生保健系统差别日益悬殊的情况更为恶化,它不仅区别贫与富,还把健康的人和长期患病的人划分开来。

  在另一个年代里,或许若干这些趋势——不管是多么令人遗憾的趋势——都可能抑制得了。但我们所处于的全球性年代是不一样的——它不容许我们这样区别划分。在我们这个风行国际旅行、全球流行病肆虐、商品市场一体化以及难民在全世界流动的时代里,在世界上一个地方发生的事,即会影响到世界上所有其他地方。

  中国并不例外。大家都看到,由远在北美和欧洲的碳排放所驱动的气候变化可以为中国全国各地带来极端和无法预测的气候事件。去年,你们对抗了从未发生过的暴雨和洪水,这些暴雨和洪水冲倒了不少家园,夺取了许多性命。今年,就在中国全国都在为四川震灾伤心难过的时候,洪水又再威胁着千百万的人民。今年早些时候,正当无数中国人在设法回家庆祝农历新年,就出现过一次格外严重的、瘫痪了公路和铁路交通的低温冷冻事件。

  这些气候事件反映出我们人类是息息相关的。这些事件也是一种警告。因为今天能源、气候和粮食挑战这三重威胁影响到我们人人大家。这就是人们挂在嘴边的,足以拆散我们整个国际秩序的那个松线头。

  如果国际秩序就这样垮了,每个国家都是输家。不过,像中国这样居于领导地位的国家,对国际体系利害最为攸关的国家,可能会输的最多。如果全球经济发展减速,就会影响这个国家的制造业基础。如果持续不断发生气候变化,就会驱使更多数不尽的人移往中国城市。全球粮食危机会造成缺粮和社会动荡不安。所有这三个趋势合在一起,就会破坏一直在推动中国进步的国际秩序。

  可是,我强烈相信,我们并不是注定要看到我们的世界解体,让它沦为奉行森林法则的地方。我们可以更新维系我们的国际秩序的纽带。怎样去做?我们可以表明我们的共同利益,我们的共同理想,同时最重要的,可以申明我们的人类共性。

女士们,先生们,

  我们总是可以看到最大的挑战如何激发人类作出最崇高的反应。最近,在四川,我亲眼看到中华民族振奋起来,直面一个规模无法想象的悲剧。在整个国际社会的支援下,中国政府展开了举世触目的救援和善后工作,足可成为如何齐心合力应付非常情况的典范。

  在四川,我看到全世界团结一起支援中国。现在,我希望你们大家继续同国际社会团结一道,共同面对更大的全球性挑战。

  我们怎样做到这一点呢?要通过一个真正普遍参与的、普遍认为正当合法的国际组织——联合国去进行。联合国已经把应付当今各种挑战的工具交予我们,将国与国、区域与区域、近邻与近邻、穷与富、公与私、人与人联系起来。

  但这需要各会员国的支持与参与,尤其是中国这样的大国,将联合国伟大的议程付诸实践。我们需要各国政府尽心、果断、持续地领导,在一个共同的、普遍的框架下携手合作。

  中国已经在好几个这些方面领导各国的合作努力。中国虽然人口众多,但他仍然是个谷物净出口国。正如温家宝总理所指出的,中国自力更生养活了人民,这的确对世界作出了伟大贡献。

  同样,中国在经济方面取得的成就已帮助无数人脱贫,为逐步实现千年发展目标树立了光辉的典范。

  这些国内成就都是无法否认的。但中国也要发挥全球大国的重要作用,要同国际社会其他国家一同努力,应对只能通过我们集体努力才能应付得了的各项挑战。

  这就是为什么我吁请世界领导人,包括中国,采取紧急措施,处理全球粮食危机。

  这个月早些时候,世界领导人齐集罗马,认捐了六十亿美元,用来提供紧急援助,让最贫穷的人都有东西吃,同时制订长期处理粮食危机的解决办法。这些认捐现在必须化为即时的粮食援助,必须对受粮食危机影响最大的国家的小农提供种子、肥料和灌溉援助。在能源和交通费用上涨的时候,我们需要在有人挨饿的地方增加粮食生产。

  我们必须用种种方法支持全世界的农民,要消除出口限制,取消对粮食商品的课税,特别是为人道主义目的采购的粮食商品;发达国家要削减农业补贴,释出新的资源,在低收入、粮食不安全的国家进行农业投资。

  在增加粮食生产的同时,也需要加强努力控制气候变化。气温上升正在改变天气形势,造成土壤侵蚀,水系统干枯。全球变暖亦扩大了蚊虫的生境,扩大了疟疾和登革热等热带病的传染范围。如果农民都卧了病床,农业生产就会继续停滞不前。

女士们,先生们,

  气候变化有可能影响到人类活动几乎所有方面。现在我们都已清楚知道,我们所有人,不论贫富,都会受到极端气候事件,海平面上升,生态系统毁坏,健康危险增多所害。

  去年12月在巴厘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所取得的成就不少。我们必须进一步要求达成全世界都期盼和需要的协议。发达国家必须带头开展谈判,因为他们要对大部分碳排放负起历史责任。而且他们必须按照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这个商定原则采取行动。再过不到18个月,气候变化会议又要在哥本哈根举行,这确实关系到地球行星的未来。

  我在北京的时候,将会推动中国与联合国之间的一个新的气候变化合作伙伴关系框架,把九个联合国机构和12个中国对口机构联系起来。我表扬中国政府率先落实这项倡议,并期盼我们彼此之间就这个确定性问题加强合作。

  同样,中国企业也可以发挥关键作用,帮助发展和提供解决办法,促进干净技术,可再生能源,高能效产品和可持续商品。今天,中国企业正在提出各种令人振奋的创新思路。你们国家在风力发电和太阳能板生产方面已经名列前茅。如果今天就为保护地球的将来作出投资和规划,中国企业即有机会成为真正的领先者。

女士们,先生们,

  气候变化和粮食危机这个完美风暴向我们强调指出,国际社会正处在一个发展紧急情况之中。虽然像中国这样的国家近年来大步向前,但在2015年目标日期之前达成千年发展目标这方面,全世界总的来说还未上轨道。

  如果不能达成这些目标,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千年之初作出的承诺和建立的信任就会受到灾难性的打击,也会使治人者与治于人者关系紧张。

  在千年发展目标的竞赛中,我们已经跑过中点。但我们还没有跑过不能回头的一点。如果国际社会共同行动起来,现在还有时间可以迎头赶上去。

  再过几天,世界上的工业大国将聚集于北海道。我将会利用这次机会再次敦促捐助国落实他们的承诺,将提供给非洲的援助翻上一番以上。非洲是距离千年发展目标竞赛终点最远的一洲。

  我们必须组织起来,作出作战准备,向肆虐整个非洲的疟疾、结核病、艾滋病病毒与艾滋病、以及其他传染病开战。要起动这项工作,可以向有此需要的每一个非洲人提供经杀虫剂处理的蚊帐。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将更多的注意力集中于产妇保健,产妇保健影响到那么多其他的发展指标,但仍然是进展最慢的发展目标。最后,我们必须加强初级卫生保健系统。特别是,我们必须增加和持续投资于卫生工作人员的培训与支援,重点在社区一级的工作。

  中国与非洲关系紧密,而且在日益增长,既然如此,中国在这方面就要起带头作用。你们正在一步一步地成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你们正在支援非洲各国,支援范围很广,包括基础结构的发展、农业、商务交往、以及教育和培训。

  如果将这种中非合作精神用到其他的挑战——例如粮食安全和防治艾滋病病毒和艾滋病——中国可以协助将非洲推上一把,让非洲全面并按时达成千年发展目标。

女士们,先生们,

  这个全球性议程看起来雄心很大,但仍然是完全可以实现的。所需要的是集体作出持续不断的努力。我早些时候说过,粮食危机,气候变化以及世界发展的紧急局势都不仅仅是任何一个国家或任何某个区域所关切的问题。他们构成了一个复杂的全球性挑战,需要有一种综合全面的国际对策。

  联合国是发动倡议这种对策的当然论坛。我们的组织提供了一个可以在所有各方面实施具体行动的多边平台。但联合国不能单独行动——我们需要我们的会员国提供领导和指引。

  这就是中国能够高高站起的地方。你们是联合国其中一个领头的会员国,在捐助各个基金和派遣维和部队方面,你们现在已位列前十名。

  如果我们要迎接日益增长的全球性挑战,中国在上述两方面都需要争取更高的名次。今天,整个联合国都盼望中国协助带头推动国际议程的工作。就我个人来说,我仰赖中国,不仅仅是因为中国在联合国以至在更广大的世界社会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也是因为这个国家一直在前线领导,带头直面当今许许多多的全球性挑战。

  中国已实现了很高的经济增长率,世界各国都很羡慕。你们在减贫方面很有成就,在人类历史上,脱贫的人数从未有过这种规模。你们又通过贸易与投资,协助他国重复你们的成功经验。

  中国的建设性参与在东北亚特别明显——这个区域正开始在许多共同关心和大家利害攸关的领域携手合作。我对日、韩、中三国的积极互动感到特别高兴。这三个国家日益重视他们的共同未来,认为他们都是具有全球利益和责任的友好邻国。我真心诚意欢迎三国商定举行第一次三边峰会,同时在气候变化、粮食和能源危机、援助非洲各方面进行合作。这三个国家都合作参与关于朝鲜半岛非核化的多边六方会谈。这个会谈最能实事求是地保证可以消除该区域最严重的安全威胁。所有这些议题对联合国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这个正在逐渐发展起来的三边伙伴关系要同联合国携手合作是自然不过的,也的确是很有必要的。

  作为联合国秘书长,我期盼与中国人民和政府密切合作,实现我们的共同目标,应对我们当代的各大挑战。

女士们,先生们,

  中国举世触目的和平发展告诉人们,这可能的确是你们的世纪。不过,通过不断建设性地参与世界事务和联合国的工作,中国可以协助确保这也是每个人的世代。

  大家都知道,再过几个星期,世界上最顶尖的运动员将来到北京,为争取奥林匹克荣誉进行竞技。少数几位佼佼者会登上领奖台,很多都不会。但如果他们,像我所期许的那样,个个本着奥林匹克的真正精神竞技——彼此挑战,争取更强、更高、更快——那么,奥林匹克运动就会在北京成为真正的胜利者。

  就像奥运一样,无疑在每个人心中,在发展和繁荣的竞赛中,中国都有夺牌的实力。但如果中国在崛起途中能顺便提携和指引他国,那么全人类都能集体争取夺金。

  亲爱的同学们,这就是你们要面对的挑战。因为你们不仅继承了中国的未来,也继承了协助为全世界谋幸福的任务。

  我知道,你们都已准备好,要接受这项挑战。从我个人来说,我欢迎大家,欢迎伟大的中华民族,加入我们。

  谢谢。谢谢大家!

■ 回到秘书长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