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问题 巴勒斯坦问题

展望未来

  在本报告所述期间,巴勒斯坦被占领土的危机日益加深,并继续夺走生命。持续的冲突、封锁、财政危机和以色列政府扣压巴勒斯坦的收入,凡此种种产生了以下现实影响:收入减少,贫穷和粮食短缺状况更形恶化。加沙地带的法律和秩序实际上已经崩溃。如果不是联合国系统、非政府组织和临时国际机制迅速进行干预,共同提供高达8亿美元的紧急粮食、经济和预算支助,局势可能会更加恶化。

  政治、经济和社会挑战

  组建一个巴勒斯坦民族团结政府改变了巴勒斯坦人的政治前景,创造了国际社会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之间更大、但仍受限制的接触机会。

  大多数巴勒斯坦人的生活条件仍非常艰难。尽管2007年年初,巴勒斯坦人内部派系暴力事件有所减少,但加沙的局势依然紧张。如何使内部暴力行为得到控制,似乎已成为新政府面临的重大考验,另一项考验是,采取有效行动防止对以色列目标进行军事攻击。经济局势仍然严重萧条,鉴于持续性的商业关闭,经济局势似乎注定将继续承受重大压力。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财政危机在2005年年底已经十分严重,在2007年上半年又遇到了威胁其生存的风险。即使恢复移交关税和增值税,巴勒斯坦每月的预算赤字也有约8 000万美元。

  对于双方而言,确保恢复谈判以达成永久解决冲突的办法仍然是一项重大挑战。为了在政治轨道上取得持续进展,巴勒斯坦政府必须在减少对以色列的暴力行为方面取得进展。以色列政府方面必须停止修建定居点并拆除前哨基地。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双方政府也都面临内部困难。国际社会、包括该区域各国都能作出有益贡献,例如,对“四方”倡议与阿拉伯和平倡议注入了新的活力。

  人道主义准入

  在联合国机构继续就无障碍人道主义援助准入进行谈判之时,巴勒斯坦人面临越来越严格的封锁规定,这直接削弱了他们从事经济活动的能力。增加人道主义援助无法扭转这些封锁造成的影响。在严格限制准入的环境下,预计改善巴勒斯坦经济发展努力所产生的影响将是有限的。在本报告所述期间,尽管大幅度增加了援助数量,但社会经济指数仍然恶化。如果人员和货物进出加沙、东耶路撒冷以及西岸的状况没有正常化,预计贫穷和失业人数将上升,对外援依赖的程度也会增加。

  青年和教育

  多年来,巴勒斯坦学生的入学率在该地区一直是最好的。在本报告所述期间,教育部门受到相当大的压力,引起人们对教育服务质量的关切。由于人口压力日益增长,需要更多的教室并加快师资培训。在边远地区,如约旦谷,校舍依然破旧,缺乏基本的供水和卫生设施。尤其是在封锁最为严厉的地区,急需开展补习教育并更加重视女孩入学。

  妇女

  除了外部对经济和流动强加的限制外,妇女所面临的社会压力往往进一步阻碍了她们的流动性以及获得信息、资源和服务的机会。在创造就业机会方案中,巴勒斯坦妇女往往是没有得到充分利用的人力资源,尽管在帮助增加家庭收入方面,她们也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社区做法提供了一个机会,帮助通过地方倡议为妇女创造就业机会。此外,还需要解决妇女的心理健康问题,不单单是把她们作为照顾别人的人,而要把她们当作有特殊需要和承受更大压力的群体。

  保健

  人们日益担心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财政危机将严重影响卫生部门长期的运作情况。过去,卫生部约一半的预算一直是国际社会通过预算支助和由该部执行的项目所提供援助支付的。在本报告所述期间,继续对此类预算施加的限制使保健服务和改革面临恶化的真实风险。

  人权

  巴勒斯坦被占领土对于全世界人权的未来特别重要。巴勒斯坦的人权问题列入联合国的议程已有60年;特别是自1967年东耶路撒冷、西岸和加沙地带被占领之后过去这40年更是如此。多年来对巴勒斯坦的占领以及南非的种族隔离问题争相捕捉国际社会的注意力。随着1994年种族隔离的结束,巴勒斯坦成为世界上唯一受到西方从属政权占领的发展中国家。因此它关系着人权的未来。压制人权的体制不只一个,尤其是在发展中世界,但是由一个从属于西方的政权在如此长的时间里剥夺一个发展中国家人民的自决权和人权,这是唯一的一例。这就说明为何巴勒斯坦被占领土已成为对西方的试金石,能充分表明西方是否真正地致力于维护人权。如果西方经不起这一考验,就很难想像发展中世界能在其本国内认真地纠正违反人权的行为,但实际上西方似乎是经不起这一考验的。欧盟通过临时国际机制向巴勒斯坦人民支付良心钱,但尽管如此,它还是与美国、澳大利亚及加拿大等其他西方国家那样并没有向以色列施加压力,迫使它接受巴勒斯坦人民的自决权并停止违反人权的行为。由美国、欧盟、联合国和俄罗斯联邦组成的四方也同样失败了。如果在全世界倡导维护人权的西方不能对巴勒斯坦人民的人权表现出真正的负责和承诺,那么在过去60年里国际社会最引以为荣的国际人权运动就将陷入危机和困境。

资料来源:A/62/82–E/2007/66
A/HRC/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