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徽记欢迎来到联合国,您的世界!
千年发展目标高级别会议,2008年9月25日,纽约

High Level Event Blog

所有PDF文件在新窗口打开。

三、环境可持续性

  环境退化会削弱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努力,因此也影响千年发展目标的实现,因为特别是农村贫困人口,往往依赖自然资源求得生计。这种退化破坏了生态系统的自然适应能力,而这种能力过去保障生态系统遇到灾难能够复原,挽救生命和生计。改善管理为实现千年发展目标创造了机会。事实上,2003年《千年生态系统评估》认为,如果人类赖以生存的生态系统所提供的大多数服务继续被削弱,那么在实现消除贫困和饥饿、改善健康和环境保护的目标方面取得的任何进展都不可能持续。城市贫困人口也遭受迅速扩大的贫民区条件恶化之苦。因此,将贫困和环境问题纳入发展政策、规划和投资的主流是一个紧迫的优先事项。

  在决策和实施过程中的广泛公众参与,包括贫困和边缘化群体的参与,对可持续发展方面取得进步至关重要。在使用地球资源时,代际间和代际内的公平原则也很重要。1992年里约热内卢联合国环境与发展会议(地球问题首脑会议)以来,特别是最近,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第四份评估报告公布了令人警醒的结果以后,整个世界强烈的认识到,需要加强国际合作,更公平地分享资源,以应对全球可持续性的挑战。

将可持续发展原则纳入国家战略

  尽管环境和自然资源对减少贫困和发展有好处,在很多国家,对这一领域的资金投入仍严重不足。虽然80多个国家实施了所有主要利益攸关方广泛参与的国家可持续发展战略,但显然,战略中的承诺与实际进展之间仍存在差距。重要的是,要将发展战略与其它发展计划过程比如减贫战略结合起来。这是强化环境、发展与减贫议程之间的联系、推动实现千年发展目标方面共同进步的途径,也是获得和协调来自捐赠国政府、国际组织和主要团体支持的重要手段。

  自然灾害和极端事件会阻碍进展。灾害或事件越严重,社区越脆弱,其阻碍作用越大。气候变化正在加剧各种灾害,包括极端天气事件、风暴潮、洪水和干旱。因此,国家发展战略应包括旨在通过经济发展、增加收入多元化、加强自然和基础设施防御和改善备灾来增加社区抵御能力的措施。

自然资源和生物多样性

  尽管以可持续方式管理的森林面积有所增加,世界范围的森林砍伐(主要是因为土地使用的改变)仍以每年大约1 300万公顷的令人不安的速度在继续。世界上最具生物多样性的一些地区和老龄林生态系统,包括东南亚、大洋洲、拉丁美洲和撒哈拉以南非洲,森林丧失速度最快。这导致了气候变化、生物多样性的丧失和自然灾害风险的增加,威胁着依赖森林的农村家庭和土著人民的生活。很多森林丰富的国家需要财政资源、改良技术和提高能力,来实施符合国家发展战略的可持续、参与式森林管理和保护做法。

  在很多地方,土壤和淡水资源正在严重枯竭和退化,气候变化将加剧这些问题,包括造成更大规模的荒漠化。尽管全球范围内保护区的规模已有所扩大,到2006年,受保护的土地和海洋面积达2 000万平方公里,但有些生态系统,比如湖泊和海域,基本上仍未受到保护。在上述保护区中,只有很少一部分是海洋生态系统,大约有200万平方公里,尽管这些系统在鱼类和沿海生计的可持续性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越来越多的鱼类被过度开发,危及几十亿人所需动物蛋白的最重要来源。大规模工业捕鱼的增加和对渔业准入的管理不力使这一问题愈发严重。目前,全世界的捕捞活动中,只有22%是可持续的,而1975年这一比例是40%。

  尽管存在这些制约因素,仍有很好的例子表明,自然资源和生态系统的保护和恢复能减少贫困。例如,发展中世界一些以社区为基础的行动,显现出积极的环境和发展效果。在荒漠化导致贫困的非洲萨赫勒部分地区,对管理当地资源和从中获取利益进行权力下放,这一作法也显示出扭转早期森林丧失的潜力。

  需要采用谨慎的、参与式的自然资源管理做法,包括扩大和加强保护区对财务资源的管理和执行能力,对以可持续方式管理收获的森林和水产品给予更大激励,完善监管和经济手段,包括采用“谁污染谁付费”原则、对自然资源进行社区和联合管理,以及加强农业、森林能源、旅游业和自然资源保护政策的协调一致。在国家层面上加强合作,使政府、捐助者、民间社会和私营部门协作进行有效的养护和管理是十分重要的。区域和国际合作对于扭转自然资源的损失和大大减少生物多样性的丧失也是至关重要的。

能源、空气污染和气候变化

  无法获得廉价清洁的现代能源服务是普遍存在的问题。为了把电和较为清洁的炊用燃料带给还缺乏这些能源的亿万人民,就需要大规模投资。现代的高效燃料减少了依靠传统生物量燃料和低效燃煤对健康、经济生产力和环境的不利影响,从而使受到不利影响的人们,尤其是妇女和儿童受益。

  根据原料和所用技术的不同以及对土地使用的影响,生物燃料可有助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增加农村收入和就业机会。生物燃料的可持续生产不应该抢夺粮食生产需要的土地资源和水资源,也不应直接或间接侵占林地。需要进行深入研究,提高第一代生物燃料技术的生产力,并进一步发展下一代技术。

  虽然私营部门很可能以符合成本效益而及时的方式提供许多必不可少的能源技术,但在某些地区,尤其是非洲,公共投资依然十分重要。政府需要制订政策框架,鼓励对能源、效率和较为清洁的能源技术进行高质量的投资。政府还应该发挥重要作用,研究和开发低碳能源技术,包括采取公私合作的方式。区域合作能够促进跨界能源基础设施的发展和能源贸易。

  对于解决气候变化、确保减少和适应措施卓有成效,并使所有国家都能得到采取这些措施所需的财政资源和技术资源,开展密切的国际合作是必不可少的。《蒙特利尔议定书》在逐步淘汰消耗臭氧层物质方面极为有效,并有可能减少某些温室气体排放。及时完成目前根据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进行的谈判,对解决这一问题至关重要,否则,实现和保持千年发展目标可能性极小。

水资源

  许多国家都有缺水问题。水的供应正在成为它们社会经济发展的一个主要限制因素。如今,生活在缺水门槛值以下的人数约7亿,分布在43个国家;到2025年,可能会有30多亿人生活在缺水国中。许多国家缺水是公共政策造成的结果。这种公共政策以津贴和压低价格的方法鼓励不可持续地用水,而且很少投资建设水管理的基础设施和机构能力。在大多数国家,气候变化只会使这一局势更为恶化。由于水资源的污染仍在增加,现有水资源的压力便进一步加重。为了满足不断增加的需求,确保国家和国际的公平享用,需要有更为有效的方式养护、使用和管理世界的水资源。对有形基础设施进行投资的同时,还应该采取管理需求的措施,以改善水的使用效率,特别是农业用水。还需要对适当的水资源治理结构采取行动,促进国家和国际分享和最佳使用这些资源。

贫民区

  根据联合国人类住区规划署(人居署)的估计,在过去的十五年时间里,全世界居住在贫民区的人口与城市人口同步增长。撒哈拉以南非洲以及南亚和西亚的情况尤其严重。即使实现到2020年至少1亿贫民区居民生活有明显改善这一目标,也不过占世界贫民区估计人口的10%。照目前的增长速度,预计到2050年,世界贫民区人口将增加两倍,达到30亿。

  许多发展中国家需要进行能力建设,加强法律、体制和人力资源,充分应对迅速的城市化。地方当局需要有符合其规划、发展和管理可持续城市责任的调集资源能力。这就要求规划城市土地的使用,规划交通,大举发展基础设施,投资建造负担得起的住房,保证重要的社区服务,促进有利于创造生产性就业的环境。

  必须确保贫民区居民的人权和公民权,以防止他们在政治上、经济上、社会上进一步受到排斥。与国际和区域金融机构结成战略伙伴关系,可有助于扩大国家一级改造贫民区的方案。应该利用多种渠道,包括普惠金融和汇款,更好地筹资建造廉价房屋。需要改善废物管理系统,尤其是在贫民区。

供审议的行动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