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徽记欢迎来到联合国,您的世界!
千年发展目标高级别会议,2008年9月25日,纽约

High Level Event Blog

所有PDF文件在新窗口打开。

二、教育和卫生

教育

  2006年,发展中国家的平均小学入学率达到88%,高于2000年的83%;不过,撒哈拉以南非洲依然落后。在所有区域中,教育机会的不平等依然是主要障碍,阻碍充分实现千年发展目标2关于确保到2015年任何地方的儿童,不论女童或男童,都能完成全部初等教育课程的具体目标。在许多情况下,教育质量依然欠佳,贫困儿童完成学业的机会较少,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学生基础学科的成绩水平也较低。

  尽管有证据表明取得一定的成功,尤其是在小学入学方面,但在某些区域,尤其是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教育中的性别差距仍显而易见。按照目前的进展速度,千年发展目标3关于最好到2005年在初等教育和中等教育中消除两性差距,至迟于2015年在各级教育中消除此种差距的具体目标仍远未实现。社区外联和宣传运动、针对女童的早期教育方案、为男童和女童提供隔离卫生设施以及聘用更多女教师作榜样,这些都可提高女童的在学人数(见第四节)。

  受冲突影响的国家或冲突后国家通常在实现社会目标方面滞后。因此,保障教育是任何应对冲突后局势和紧急局势的人道主义良策的重要部分,包括建立安全学习空间和利用创新办法重建教育制度。

  经证明对提高入学率和保留率切实有效的战略包括:取消学杂费,尤其是低收入家庭;以儿童入学或到校出勤为条件向贫困家庭提供现金转款;在校提供免费餐和基本保健服务,以改善儿童健康、营养和认知发展;扩大学龄前教育方案;以及确保提供有吸引力的环境,鼓励女童入学,并减少缺勤和辍学率。为了提高教育质量,还有必要培训更多的师资,对执教师资进行有效再培训,并有力地提高他们的积极性。确保提供适当教材和免费分发课本也同样重要。

  各国政府需要增加国内教育开支,使之达到国家预算的15%至20%,同时优先基础教育。由于大多数教育资源都来自国家预算,因此多边和双边援助可以在提供可预测的预算支助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虽然用于低收入国家基础教育的援助从1999年的16亿美元提高到2006年的50亿美元, 但援助额仍大大低于2015年以前实现普及初等教育估计所需的每年110亿美元。 2005年和2006年,“全民教育倡议”认可的每年用于支持大约20个国家落实国民教育计划的资金缺口估计为5亿美元左右。

  自2000年以来,教育援助资金不断增加,主要驱动力是新的伙伴关系和创新的供资机制,如“全民教育快车道倡议”。然而,为加快发展中国家发展而创建的信托基金无法定期获得双边和多边资金,提供支持的捐助方寥寥无几,而且资源太有限,无法提供可靠的预算支助。必须作出更大的努力,通过加强国民教育体系的能力来提高教育援助的实效,从而改善获得高质量全民教育的机会。

保健

  1990年至2006年期间,全球五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从每1 000例活产中93例降至72例。尽管如此,62个国家五岁以下儿童死亡率的下降速度仍不够快,不足以达到千年发展目标4关于五岁以下儿童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的具体目标。27个国家的这个比率原地不动或有所恶化。撒哈拉以南非洲五岁以下儿童占世界五岁以下儿童人数的五分之一,但儿童死亡人数却占全球总数的一半。在许多国家,营养不良和无法获得水和卫生设施等高质量初级保健和基本基础设施问题,仍是母幼健康状况不佳和死亡的主要原因。

  每年都有500 000多名妇女死于妊娠和生育相关并发症,主要在低收入国家。1990年以来,撒哈拉以南非洲或亚洲部分地区的孕产妇死亡率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妇女死于孕产并发症的几率比发达国家高几百倍。完全实现千年发展目标5关于1990年至2015年期间将孕产妇死亡率降低四分之三的具体目标仍是艰巨的任务,这是千年发展目标中进展最小的领域。妊娠期间、妊娠过后和生产过程中得到合格保健工作者的护理以及在出现危及生命的并发症时及时得到产科急诊服务,对防止孕产妇死亡和致残至关重要。孕产妇死亡的终身风险可通过提供计划生育服务得到减少。如能减少妊娠次数和扩大生育间隔,母子生存率就会提高。不过,在许多国家中,实现千年发展目标5关于普及生殖保健的具体目标仍是一个遥远的梦想。

  旨在必要减少儿童死亡率的各项措施包括:充分和终身享受免疫接种计划,补充维生素A,五个月以下儿童完全母乳喂养,六个月至两岁的儿童母乳喂养加适当辅食,食品价格上涨后仍为贫困家庭儿童提供适当营养,推广洗手和家庭饮水处理,预防和有效治疗肺炎、腹泻、疟疾和其他传染病。初级保健制度的覆盖面需要在社区保健工作者的参与下作到全面和普及,同时持续提供保健服务。

  孕产妇、新生儿和儿童保健方面的官方发展援助从2003年的21亿美元增加到2006年的35亿美元, 但仍不足以达标。为了确保提供充足的资金用于加强保健系统,需要每年增拨102亿美元的援助资金,以满足孕产妇和儿童保健及其他生殖健康服务的需求。

  2007年,全球估计有3 300万名艾滋病毒/艾滋病感染者。 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受该流行病的影响最为严重,60%左右感染艾滋病毒的成年人都是妇女。妇女仍特别容易感染艾滋病毒,尤其在危机局势中。在扩大治疗方面取得巨大进展,2007年,中低收入国家需要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970万人中,300万人在接受这种治疗。艾滋病毒抗体阳性孕妇中,33%为预防母婴传播而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2004年为9%。但是,大多数国家还在争取实现千年发展目标6关于到2010年向所有需要治疗者提供艾滋病毒/艾滋病治疗、到2015年制止并扭转艾滋病毒/艾滋病的蔓延等具体目标。在可以获得信息的国家中,只有不到40%的男子和36%的15至24岁妇女了解艾滋病毒如何传播和如何预防感染,远远低于95%的目标。在许多国家,各人口群体尤其是易感染的群体没有适当获得预防艾滋病毒的服务,往往是由于防范歧视的法律不足。

  要对付艾滋病毒/艾滋病,就必须根据国家防治艾滋病计划采取多方利益攸关者和多部门的长期办法,包括保健、教育和社会服务,确保各相关部门都参与其中。旨在防治艾滋病的国际供资,包括通过全球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基金的国际供资大幅增加。通过实施由全球基金供资的大量方案,抗逆转录病毒疗法的使用率空前提高。不过,70%需要抗逆转录病毒疗法的患者得不到治疗,需要者得不到关键的艾滋病毒预防服务。必须加强扩大预防、治疗和护理工作,加强艾滋病毒预防对控制艾滋病至关重要。2007年为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方案提供的国际资金达到100亿美元,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增加了9倍。然而,这个数额仍低于防治艾滋病所需的每年180亿美元的援助额。

  疟疾每年导致100多万人死亡,其中80%是撒哈拉以南非洲五岁以下的儿童。每年全世界疟疾病例仍然有3.5到5亿。 在疟疾控制干预方面取得了进展,特别是通过使用驱虫蚊帐。 自2000年以来,有趋势数据的所有非洲国家在扩大使用驱虫蚊帐方面都有显著进步,但使用水平仍然很低。今年早些时候,秘书长呼吁采取行动,到2010年实现非洲关键干预工作的全面覆盖,以消除疟疾死亡。在撒哈拉以南非洲,要达到80%的使用覆盖率估计需要2.5亿顶蚊帐。到目前为止,承诺的资金仅够提供1亿顶蚊帐,还不到所需数量的一半。另外,还迫切需要扩大使用其它经验证的而且成本效益高的预防和治疗措施,包括“减虐伙伴关系”提出的措施。尽管资金仍未达到必要的水平,但由于来自比尔·盖茨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总统抗疟倡议、全球基金、世界银行疟疾控制全球战略和推动方案及其它伙伴计划等主要慈善、双边和多边渠道的国际资金,在实施方面已开始出现重大进展。

  在结核病方面,虽然发生率在大多数地区已稳定下来,病例总数仍在上升,估计2006年有920万新病例,170万人死亡。结核病的治疗已有确定的良好方法,但主要挑战在于如何扩大覆盖面并解决抗药性。需要确保将诊断和治疗全面纳入医疗服务,弥补短期直接观察治疗计划和新疫苗研究与开发活动方面的重大资金缺口。在实现千年发展目标6关于制止和扭转与结核病相关的发生率、流行率和死亡人数的指标方面仍面临挑战。

  确保充分获得必需药品是预防和治疗传染病的一个重要方面。被人忽视的热带疾病也是这样,这些疾病继续困扰着世界上最贫困人口中的10亿人,其破坏性影响使贫困永久化。在发展中国家大多数居民基本上还负担不起那些药品的情况下,保健的千年发展目标将无法实现。如下文第五部分所讨论的,必须为全球伙伴计划承诺更多资金,以提供负担得起的必需药品。

  能否实现关于保健方面的千年发展目标4、5和6,取决于是否有运行良好的卫生体系,以适合不同生命阶段的性别敏感方式提供服务。将服务扩展到穷人和得不到充分服务的人口,比如生活在农村和城市贫民区的人,包括在社区层面采用创新和参与式卫生保健方法,这些方面尤其令人关注。支持实现保健千年发展目标的全球资源和干预措施,应用于培训更多保健人员并建设初级保健设施和诊所,以改善基础保健服务,从而加强保健系统。秘书长已确定这个问题为优先事项。全球基金和全球疫苗和免疫联盟都在开发新的办法,为强化保健系统提供支持,但这需要增加资金。

  总体上讲,自通过《千年宣言》后,保健方面的官方发展援助增长了一倍以上,从2000年的68亿美元上升至2006年的167亿美元。 在保健领域有40多个双边捐赠方和90多个全球倡议,由此造成的资源分散增加了交易成本,削弱了援助的效果。为了提高援助功效,国际卫生伙伴计划及相关倡议 正努力加强协调,确保有可预见的国内和外部长期供资,以支持面向结果的国家保健计划和战略,推动在全球和国家层面上受到监测的相互问责。

水和环境卫生

  大约10亿人无法获得安全的饮用水,25亿人缺乏基本的环卫服务。妇女们被迫将一天的大部分时间用于取水,而儿童,特别是女童,则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因为学校没有私密和体面的卫生设施。目前的趋势表明,全世界有可能实现饮用水目标,但却不能实现环卫目标。各地区情况差异很大。例如,使用改善的饮用水水源的人口比例在撒哈拉以南非洲仅为58%,但在东亚(88%)、西亚(90%)和北非(92%)则高得多。在获得环卫服务方面也存在很大差异,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南亚远远落后。同样,城乡之间差异也很大。2006年,每10个无法获得改善的饮用水水源的人中,有8个以上生活在农村地区。而每10个缺乏改善的环卫条件的人当中,有7个生活在农村。

  为了实现千年发展目标7关于到2015年使无法可持续地获得安全饮用水和缺乏基本环卫条件的人口比例减少一半的指标,在2006年到2015年间,每年需要有8 700多万人获得水,1.73亿人需要获得环卫服务。虽然各地区的需求会有不同,但都需要投资建设基础设施,在国家发展计划中强调水和环卫的相关干预措施,推广使用良好作法,完善对公共事业的治理,有利于公平而且负担得起,并使农村社区具备管理水和环卫系统的能力。各国需制订目标明确的能力建设战略,以确保持续提供水和环卫服务。重要的是各种努力都应以完全无法获得基础服务的人们为目标。据估算,要弥补目前趋势,采用低成本和可持续的技术来实现有关水和环卫的千年发展目标的现有趋势和目标趋势之间的差距,每年至少需要100亿美元。 水和环境卫生方面支出不足是一个问题。一般的情况是,在水和卫生方面的支出不到国内生产总值的0.5%。理想情况下,各国应将这些支出提高到至少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为实现指标,国际援助资金需要翻一番,每年增加36亿到40亿美元。

供审议的的行动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