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委员会的宗旨
委员会章程
起源和背景
委员会的组成
历届会议
工作计划
工作方法
相关文件
同其他机构的关系
公约
国际法主页
联合国主页
 

工作计划

  该委员会在1949年举行的第一届会议上,以题为“关于国际法委员会编纂工作的国际法概览”的秘书处备忘录为基础,对有可能列入研究专题清单的二十五个专题进行了审查。该委员会在审议这一问题后,草拟了一个临时清单,选定了以下十四个有待编纂的专题:

  (a)国家和政府的承认;

  (b)国家和政府的继承;

  (c)国家及其财产的管辖豁免;

  (d)对于在国家领土以外犯罪的管辖权,

  (e)公海制度;

  (f)领水制度;

  (g)国籍,包括无国籍问题;

  (h)外国人待遇问题;

  (i)庇护权;

  (j)条约法,

  (k)外交交往和豁免;

  (l)领事交往和豁免;

  (m)国家责任;

  (n)仲裁程序。

  尽管大家知道,上述包括十四个专题的清单只是临时性的,待该委员会进一步研究后,或依照大会的意愿,还可能进行补充或删减,但该清单一直是国际法委员会基本的长期工作计划。然而,应该指出的是,“国家和政府的继承”这一专题后来被分为三个分题,即关于条约的继承、条约以外事项的继承和国际组织成员资格的继承。

  1949年以来,该委员会就上述专题或分题中的如下十个提交了最后草案或报告:

  (a)公海制度;

  (b)领水制度;

  (c)国籍,包括无国籍问题;

  (d)条约法;

  (e)外交交往和豁免;

  (f)领事交往和豁免;

  (g)仲裁程序;

  (h)关于条约的国家继承;

  (i)条约以外事项的国家继承;

  (j)国家及其财产的管辖豁免。

  目前有一个专题正在研究之中(国家责任)。 1949年的清单所列专题中还剩下如下几项既没有就其提出最后草案或报告,现在也未对其进行研究:

  (a)国家和政府的承认;

  (b)对于在国家领土以外犯罪的管辖权;

  (c)外国人待遇问题;

  (d)庇护权。

  除审议1949年的清单所列专题外,委员会还研究了或正在研究大会送交其审议的项目,有时是大会根据国际法委员会本身早些时候的提议送交其审议的。这些项目是:

  (a)国家权利义务宣言草案;

  (b)纽伦堡原则的系统表述;

  (c)国际刑事审判机构问题;

  (d)多边公约的保留;

  (e)侵略定义问题;

  (f)危害人类和平及安全治罪法草案;

  (g)国家和国际组织间的关系(专题的第一和第二部分);

  (h)历史性水域包括历史性海湾在内的法律制度;

  (i)特别使团;

  (j)扩大参加在国际联盟主持下缔结的一般性多边条约问题;

  (k)最惠国条款;

  (l)国家与国际组织间或两个或两个以上国际组织相互间缔结的条约问题;

  (m)国际水道非航行使用法;

  (n)依国际法应受特别保护的外交代表及其他人员的保护和不得侵犯问题;

  (o)关于国际法不加禁止的行为所产生的损害性后果的国际责任;

  (p)外交信使和没有外交信使护送的外交部袋的地位;

  (q)多边条约拟订程序的审查;

  (r)与对条约的保留有关的法律和实践;

  (s)国家继承及其对自然人和法人国籍的影响。

  上述专题中有一些是大会作为该委员会对1949年的清单所列专题进行审议的后续行动送交该委员会的。这些专题包括:国家和国际组织间的关系(大会1958年12月5日第1289(XIII)号决议),历史性水域包括历史性海湾在内的法律制度(大会1959年12月7日第1453(XIV)号决议),特别使团(大会1961年12月18日第1687(XVI)号决议,最惠国条款(大会1967年12月1日第2272 (XXII)号决议),国家与国际组织间或两个或两个以上国际组织相互间缔结的条约问题(大会1969年11月12日第2501(XXIV)号决议)和关于国际法不加禁止的行为所产生的损害性后果的国际责任(大会1973年11月30日第3071 (XXVII)号决议)。上述第二、第三和第五个专题是作为大会对以前由全权代表会议通过的有关该内容的决议进行审议的后续行动送交国际法委员会的。

  另一方面,上述专题中有一些列入该委员会工作计划是同该委员会以前的工作毫无关系的。例如:国际水道非航行使用法(大会1970年12月8日第2669 (XXV)号决议);依国际法应受特别保护的外交代表及其他人员的保护和不得侵犯问题(大会1971年12月3日第2780(XXVI号决议)和外交信使和没有外交信使护送的外交邮袋的地位(大会1976年12月13日第31/76号决议和1978年12月19日第33/139和第33/140号决议)。

  大会送交该委员会的项目,连同1949年清单所列专题构成国际法委员会在任何时候的总的工作计划,只是为便利起见,把正在审议的专题(“目前工作计划”)和其余专题区别开了。

  国际法委员会随时对其工作计划进行审查,以便考虑到大会的建议和国际社会的现实需要,不断加以增补修订,并取消那些不再适宜于处理的专题。这种审查有时是应大会的请求进行的。例如,1962年委员会遵照大会1961年12月18日第1686(XVI)号决议审议了它的未来工作计划,该决议除其他事项外建议委员会审查其工作计划。大会是在第六委员会在大会第十五和第十六届会议上讨论题为“国际法之编纂与逐渐发展方面之未来工作”的项目的背景下通过该决议的。国际法委员会对其工作计划的另一次全面审查是1973年以秘书长1971年起草的题为“国际法概览”的工作文件为基础进行的。在这次审查中,委员会审议了五个专题或分题,即:

  (1)关于条约的国家继承;

  (2)国家责任;

  (3)条约以外事项的国家继承,

  (4)最惠国条款,

  (5)国家与国际组织间或两个或两个以上国际组织相互间缔结的条约问题。

  

  后来在1974 和1975年,委员会在其目前工作计划中增加了国际水道非航行使用法专题和国家和国际组织间的关系专题的第立部分。近二十年来,国际法委员会扩大的主席团及其规划小组除了负责为该委员会即将召开的会议的工作作出安排外,有时也受托就该委员会目前工作计划提出建议。1977年,委员会在这类建议的基础上作出如下结论:在其目前工作计划中列入1949年清单上的题为“国家及其财产的管辖豁免”的专题及1974年遵照大会一项决定作为一项单独专题列入委员会工作计划的题为“关于国际法不加禁止的行为所产生的损害性后果的国际责任”的专题。大会1977年12月19日第32/151号决议请国际法委员会开始关于这两项专题的工作。委员会还在1977年应大会的请求,在其目前工作计划中列入外交信使和没有外交信使护送的外交邮袋的地位专题,并同意扩大的主席团及其规划小组的建议,即该工作计划中有两项眼下看来不需要委员会在不久的将来对其进行积极审议的专题,这就是“庇护权”和“历史性水域包括历史性海湾在内的法律制度”。而且,大会在1981年12月10日第36/106号决议中还请委员会恢复其工作以便拟订危害人类和平及安全治罪法草案,国际法委员会曾于1954年向大会提交该草案的全文。最后,委员会在1993年决定,在大会认可的条件下,将分别题为“与对条约的保留有关的法律和实践”和“国家继承及其对自然人和法人国籍的影响”的两个专题列入委员会的议程.

  大会1993年12月9日第48/31号决议认可了委员会的决定。


 
联合国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