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委员会的宗旨
委员会章程
起源和背景
委员会的组成
历届会议
工作计划
工作方法
相关文件
同其他机构的关系
公约
国际法主页
联合国主页
 

4.工作方法

(a)逐渐发展和编纂

  根据国际法委员会章程,关于逐渐发展国际法的建议不由该委员会正式提出,而应由大会(第16条)或联合国会员国和其他受权机构(第17条)送交该委员会。另一方面,该委员会本身可选择有待编纂的专题,尽管它必须优先处理大会请它处理的任何问题(第18条)。

  该章程的拟订者认为,逐渐发展是为创立新的国际法规则而作出的有意识的努力,无论是通过为新专题订立规章,还是通过全面修订现行的规则。所以,他们认为,国际法委员会在从事任何法律分支的逐渐发展工作时,只有缔结国际公约才能完成其工作。因此,该章程设想,该委员会先草拟公约草案,然后大会再决定是否应采取步骤,以缔结一项国际公约。

  另一方面,对于该委员会从事的编纂工作(即更精确地表述并系统整理现有的习惯法),该章程设想了其他两种结束其工作的可能方式:(1)简单地发表其报告;和(2)由大会通过表示注意到该报告或通过该报告的决议(第23条第1 款)。该章程还规定了该委员会在进行逐渐发展(第16 和第17条)和编纂(第18 至第23条)工作时所应采取的具体步骤。

  在这两项工作中,委员会所使用的方法基本上是一样的。这就是:为每一专题任命一个特别报告员;制订适当的工作规划;适当时,要求各国政府提供有关法律、法令、司法裁决、条约和外交信件的案文;特别报告员提交报告,委员会以该报告为基础通过一个临时草案,这一草案一般采取条款形式,并附有说明判例、委员会委员所表示的任何意见分歧及考虑采取的各样解决办法的评注。该临时草案作为委员会的文件分发,并提交大会,同时也提交各国政府以征求其书面评论。鉴于经验表明,在较短时间内,相当一部分政府是不会作出答复的,所以,根据现行程序,各国政府一般可有一年多的时间来研究这些临时草案和提出它们的书面评论。特别报告员对所收到的答复,连同第六委员会辩论中所提出的任何意见一并进行研究;然后提出另一份报告,建议对临时草案作出适当的修改。国际法委员会再以该报告及评论为基础通过一项最后草案,并将该草案连同有关采取进一步行动的建议,一并提交大会。委员会章程第23条第1 款规定:

  “委员会可向大会建议:

  “(a)报告既已发布,不必采取行动;

  “(b)以决议方式表示注意,或通过这项报告;

  “(c)向会员国推荐这项草案,以求缔结一项公约;

  “(d)召集会议以缔结一项公约。”

  国际法委员会普遍认为,从章程对逐渐发展和编纂这两个概念所下定义的意义上讲,其草案既是对国际法的编纂,也是国际法的逐渐发展,它感到想确定每一条款属于哪一类是做不到的。

  正如第三部分所指出的那样,国际法委员会曾建议大会通过其1953年载有关于大陆架和捕鱼区草案的报告及其1958年载有仲裁程序示范规则的报告。委员会还曾在括号内标明的年份里,建议就如下专题缔结国际公约:仲裁程序(1953年),消除或减少未来无国籍状态(1954年),海洋法(1956年),外交交往和豁免(1958年),领事关系(1961年),条约法(1966年),特别使团(1967年),国家在其对国际组织关系上的代表权(1971年);关于条约的国家继承(1974年),最惠国条款(1978年),条约以外事项的国家继承(1981年),国家与国际组织间或两个或两个以上国际组织相互间缔结的条约问题(1982年);外交信使和没有外交信使护送的外交邮袋的地位(1989年);国家及其财产的管辖豁免(l991年);国际水道非航行使用法(1994年)和国际刑事法院问题(1994年)。

(b)特别任务

  大会随时请国际法委员会审查特定案文或就特定法律问题提出报告。这样便出现一个问题,这就是,委员会在执行这种任务时是否应使用其章程为完成其逐渐发展与编纂的正常工作而规定的方法,或者说它是否可以自行决定在这种情况下使用的方法。委员会一向决定,它可以自行采取特殊的方法来执行特殊的任务,而且,它向大会报告其结论,只是供其审议,而不建议采取委员会章程第23条第1 款所列的任何行动。

  正像第三部分所指出的那样,委员会应大会的特别请求,在括号内标明的年份里,研讨了如下专题并提交了报告:国家权利义务宣言草案(1949年),纽伦堡原则的系统表述(1950年),国际刑事审判机构问题(1950年和1994年),侵略定义问题(1951年),多边公约的保留(1951年),危害人类和平及安全治罪法草案(1951和1954年),扩大参加在国际联盟主持下缔结的一般性多边条约的问题(1962年);依国际法应受特别保护的外交代表及其他人员的保护和不得侵犯问题(1972年), 多边条约拟订程序的审查(1979年)。

  国际法委员会就上述九项特别任务提出的报告中有五项载有附有评注的条款草案。这四项是:国家权利义务宣言草案,纽伦堡原则的系统表述,国际刑事审判机构问题,危害人类和平及安全治罪法草案以及依国际法应受特别保护的外交代表及其他人员的保护和不得侵犯问题。根据委员会就其他四项专题取得的结论,是不宜就其拟订条款草案的。

(c)委员会的会议及秘书长提供的便利和协助

  在大会1955年12月3日第984 (X)号决议对该国际法委员会章程进行修订之前,该章程第12条规定,“委员会应以联合国总部为活动中心”而不是现在所规定的“以日内瓦联合国欧洲办事处为活动中心”。同纽约相比,委员会更愿选择日内瓦,这是因为日内瓦的设施条件有利于一个法律专家机构的研究工作,还因为日内瓦所处位置被认为更有助于全体委员出席会议。

  委员会除了第一届会议是1949年在纽约举行,第六届会议是1954年在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教科文组织)巴黎总部举行和第七届会议的第二期会议是1966年1月在摩纳哥举行的以外,其他所有会议都是在日内瓦举行的。

  国际法委员会为其每届会议选举主席团成员,其中包括主席、第一副主席、第二副主席、起草委员会主席和总报告员。总报告员的职责是起草提交给大会的年度报告。此外,在每届会议开始时,委员会都要以秘书处根据上届会议委员会就其未来工作作出的结论及大会的建议而拟订的临时议程为基础,通过该届会议的议程。

  正如前面所指出的那样,该委员会在必要时为各个专题任命特别报告员。只要他们仍为国际法委员会委员,就要一直履行其职责,直至委员会完成他们各自分管的专题的工作为止。每一特别报告员负责就其分管的专题起草实质性报告,适当时载有条款草案,并将报告提交委员会审议。除了上述主要责任外,特别报告员还负责根据委员会关于该专题工作进展的需要,起草国际法委员会及其起草委员会的其他工作文件。

  国际法委员会自第一届会议以来,一直使用一个起草委员会。鉴于国际法委员会的规模在不断扩大,起草委员会的委员也在逐渐增加。总报告员参加起草委员会的工作,特别报告员如未被任命为起草委员会的成员,则只是在审议其分管的专题时才参加它的工作。起草委员会的组成还要实现国际法委员会的几种工作语文之间的平衡。在最近几届会议上,起草委员会不仅被要求处理纯文字起草方面的问题,还被要求处理一些国际法委员会全体会议未能解决或似乎可能引起不必要的冗长讨论的实质性问题。实际上,近几年来,国际法委员会的通常做法是,在对某一特定条款进行第一次讨论后,不在国际法委员会举行表决,而是将其交给起草委员会,让它设法就该问题起草一个普遍令人满意的案文。起草委员会的提议常可得到国际法委员会的一致通过,有时都不需进行讨论;国际法委员会偶尔也将某项条款送回起草委员会进一步审议。

  此外,国际法委员会还使用关于特定专题的较小的工作组,它们有时被称为小组委员会。有几次在任命特别报告员前曾成立了工作组。例如,在1962至1963年期间成立了两个小组委员会,以审议国际法委员会在研讨国家责任和国家及政府的继承专题时应遵循的方法。1970至1971年期间,设立一个关于国家与国际组织间或两个或两个以上国际组织相互间缔结的条约的小组委员会负责审议研究这一专题所涉及的先决问题的任务。

  还有在1974年,作为开始研究国际水道非航行使用法问题的初步措施,成立了一个小组委员会。1977年和1978年,国际法委员会成立了一个工作组,以研究处理外交信使和没有外交信使护送的外交邮袋的地位专题的方法。1978年和1992年,委员会成立了两个工作小组,以审议委员会关于国际法不加禁止的行为所产生的损害性后果的国际责任和国家及其财产的管辖豁免这两项专题的未来工作问题。

  还有在1982年,委员会成立了一个工作组,以审议委员会关于危害人类和平及安全治罪法草案专题的未来工作。委员会还曾利用工作组拟订条款草案或草拟意见。例如委员会在1972年成立了一个关于依国际法应受特别保护的外交代表及其他人员的保护和不得侵犯问题工作组,以审议所涉及的问题和拟订一组条款草案提交国际法委员会。1978和1979年,一个工作组对一项大会请委员会就其提出意见的题为“多边条约拟订程序的审查”的项目进行了研究。从1992至1994年,一个工作组进行了拟订国际刑事法院规约草案的工作。

  委员会在1975年第二十七届会议上成立了扩大的主席团的规划小组,以研究委员会的工作进行并就其工作提出建议。规划小组的初步计划是对委员会的现有工作量进行审查,以便提出委员会在其截至1981年的五年任期中进行努力的总的目标。成立规划小组和国际法委员会为完成其正在审议的主题的工作制订方针均得到大会的认可。

  1977年以来,委员会每届年会都成立扩大的主席团的规划小组,并责成该小组审议委员会的工作计划和工作方法。委员会第三十九届会议的规划小组认真考虑了大会的请求,即委员会应详尽审议其工作方法的所有方面。它建立了一个工作方法问题工作组,该工作组审议了委员会的工作方法。结果,国际法委员会尽管坚持认为不应对经过检验的方法进行根本性的或草率的改动,但同意可对其程序的某些具体方面进行有益的重新审查。

  委员会认为,起草委员会在协调各种观点和制订可普遍接受的解决办法方面起着关键作用,因此,应在最佳条件下工作。至于起草委员会的人员组成,国际法委员会意识到,尽管有实际上的限制因素,但必须在两个合理的考虑之间保持适当的平衡,这两个考虑是:起草委员会中各大法系和各种语言应有公平的代表名额和起草委员会的成员数目应以同其起草任务相称为限。为方便起草委员会的工作起见,国际法委员会主席应在可能的情况下指出全体会议的辩论中所显示的主要意见倾向。国际法委员会意识到,过早地将条款草案送交起草委员会,和送交条款草案与起草委员会实际审议这些草案之间的时间间隔过长,会产生相反的作用。

  关于出版国际法委员会记录问题,大会应国际法委员会的请求,在1955年12月3日通过了第987(X)号决议,请秘书长安排下列文件印制:(a)以其原件所用语文印制前七届会议的主要文件(即向委员提出的研究文件、报告、主要决议草案及修正案),并先以英文印制这会议的简要记录;和(b)以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印制以后各届会议主要文件和简要记录。根据上述决议,便印制了一种题为《国际法委会年鉴》的年度出版物,它分为两卷(只有一卷的第一届会议除外)。年鉴自1969年起还以俄文出版,自1982年起以阿拉伯文出版。年鉴第一卷载有委员会各次会议的简要记录,第二卷转载主要的文件,包括委员会提交给大会的报告。第二卷现分为两部分出版,自1976年以来,第二部分转载委员会提交给大会的年度报告。

  联合国法律事务厅编纂司担任国际法委员会的秘书处。为便于委员会的工作,编纂司就有关逐渐发展与编纂的一般性问题及委员会议程上的特定专题编写了许多研究报告和调查报告。除1948年和1949年编写的报告外,所有这些研究报告和调查报告都刊登在《国际法委员会年鉴》 第二卷上。主要为了协助委员会,编纂司还在联合国法律丛书中出版关于如下主题的法律、法令和条约规定汇编:公海制度,船舶国籍,领海制度,外交和领事特权与豁免,国际组织的法律地位、特权和豁免,国籍,条约的缔结,为除航行以外的其他目的利用国际河流,国家的继承,海洋法和国家及其财产的管辖豁免。编纂司还在《国际仲裁裁决集》(见书目选编,第564页)上刊载仲裁裁决书原文。

  编纂司还通过编写国际法概览来协助委员会审查其长期工作计划。第一项这类研究报告是1949年发表的,1971年对其进行了修订。

  委员会认识到,编纂司在为委员会及其特别报告员提供帮助,尤其是在研究领域提供帮助方面起着越来越大的作用,自1968年以来,它一直建议大会为此增加编纂司的工作人员。委员会感到编纂司提供的帮助对于加快某一专题编纂的准备工作是很有必要的。大会在其1973年以来通过的关于委员会工作报告的各项决议中,都对委员会关于加强和扩大编纂司的作用的建议表示赞同。


 
联合国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