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有一日法律将统治全世界”。

孟德斯鸠(1689-1755年)

国际法院目前正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活力。在第三个千年即将开始之际,正在考虑如何加强其工作。

是否应该增加法官的数目以更加广泛地代表国际社会?

尽管自1946年以来,联合国会员国的数目是原来的三倍多,但是组成国际法院的法官数目(15名)仍然没有变化。有些人认为,15名法官不再能充分代表国际社会。所以他们建议将法官的数目增加到20名或以上。

这一步骤可能会影响国际法院的特性和工作方法,有些人认为这会产生不利的影响。扩大法官数目所造成的实际困难(特别是在评议过程中)可能导致国际法院设立更多仅由几名法官组成的分庭。然而,国际法院近期的历史表明,各国倾向于将争端提交全体法官审理。

除了法官数目问题之外,提出法院成员候选人的程序和选举过程也成为改革建议的主题。特别是建议法官只能服务一任,但将任期延长,例如15年一任。

国际法院是否应向国际关系中的新角色开放?

是否应扩大国际法院的权限?

根据1945年的《法院规约》,只有国家才可以在诉讼程序中向国际法院提交争端,只有联合国机关和专门机构才可以请求国际法院发表咨询意见。

由于国际关系中国家已不再是唯一主角,有些人提出扩大向法院申诉的权利。可以将提起诉讼程序的权利给予国家以外的当事方,即国际政府间组织,甚至给予非政府组织、公司或个人以申诉权(尽管这并非易事)。同样,咨询程序也可以向国家开放,正如国际联盟主持下的常设国际法院当时的做法。

联合国秘书长提议授权其办公厅请求国际法院发表咨询意见(秘书处是迄今为止联合国主要机关中唯一没有获得授权请求法院发表咨询意见的机关)。还建议给予在联合国框架外建立的国际组织(如美洲国家组织(美洲组织)或非洲统一组织(非统组织)等区域机构)和世界贸易组织(世贸组织)等各种政府间专门组织请求法院发表咨询意见的权利。

至于国际法院的权力,特别是在诉讼程序中的权力,由于取决于案件当事国同意的法院管辖权所限,似乎难以大加扩张。但是,一些法学家主张国际法院应成为数目似乎肯定要增加的国际法庭(例如海洋法法庭和国际刑事法院)或甚至国内法院的上诉法院。

这类创新需要修改《法院规约》。由于《规约》是《联合国宪章》的有机组成部分,这就等于要修改《宪章》。

国际法院本身尚未就这些建议采取立场。

为《修改法院规约》而修改《联合国宪章》是否很困难?

是。任何修改都须经大会三分之二的成员通过以及三分之二联合国会员国批准。此外,批准的国家中必须包括安全理事会五个常任理事国。

[: 《法院规约》的任何修改都须经三分之二联合国会员国批准。]

自1945年,《宪章》只有四项条款经过修改(一项条款经过两次修改)。这些修改是关于增加安全理事会理事国和经济及社会理事会成员国的数目以及安全理事会的表决多数。

国际法院印章
国际法院判决正本上所盖的印章,也就是法院出版物中出现的院徽,背景是一轮初升的旭日,光芒四射,前面石座上坐着一手持天平一手持棕榈叶的正义女神。下面是东西两壁地球,象征全世界。

下半圈绕以月桂枝,使人联想到以法院作为主要司法机关的联合国的徽章。

印章原为国际法院的前身常设国际法院的徽章,1922年由荷兰雕塑家维内克设计。

国际法院的未来是否最终取决于各国的意愿?

是。国际法院是各国构想出来的。正是这些国家在1945年建立了国际法院,而且这些国家有权批准修改《法院规约》。也正是各国通过承认国际法院的强制管辖权提高了国际法院的权威并促进了法院的活动。

实际上,国际法院的未来取决于各国求助于法院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