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法治,人类就不能实现和平、自由和安全,就不能建立一个文明的社会。”

迪奥戈·弗雷塔斯·多阿马拉尔
联合国大会第五十届会议主席
1996年国际法院五十周年纪念

自1946年成立以来,国际法院已审理了100多个案件。其中80%是国家之间的诉讼案件,20%是联合国机关或专门机构要求发表咨询意见的案件。

本章简单介绍国际法院的判例。

国际法院是否很忙?

国际法院有时活动很多,有时活动较少。

1985年以来,提交国际法院的案件数量增加了,案件表上每年总有十几个案件(1991年甚至激增到23个案件)。这个数字也许看起来不算多,但不能忘记,由于可能成为诉讼当事方的数目比国家法庭少得多(只有大约210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有权利用国际法院),因此案件数目必然比国家法庭的诉讼案件少得多。

[: 国际法院案件表上每年总有十几个案件。]

历史表明,同国际局势高度紧张的时期相比,在缓和时期,诉诸法律更为经常。因此,有理由相信,诉诸国际法院解决纠纷越来越多的趋势将会继续下去,尤其是各国也许正在养成“法律习惯”。诉诸国际法院解决纠纷的情况越多,将来它们就越愿意这样做。

同时,国际法院的普遍性现在更为明显,世界各地都有案件提交国际法院。

各国诉诸国际法院解决的是什么样的纠纷?

诉讼案件半数以上涉及领土和边界纠纷。相当多的案件涉及海事争端和有关海洋法的问题。还有一类案件涉及国家管辖权问题以及外交和领事法律。一些重要案件处理的是关于非法使用武力的指控。有时,各国还请国际法院就一国向另一国提出的商业性的或涉及私人权益的索偿要求作出裁定。

为什么案件表上有那么多领土和边界纠纷案件?

若干世纪以来,各国都在谋求维持或加强其政治影响和经济力量,为土地、能源、入海口、城市控制权而动武。这样,国际法院审议的争端常常涉及领土和海洋问题,便不足为怪了。

特别是非洲的非殖民化,引起数目众多的案件提交给国际法院,因为这些新国家非常重视边界的稳定。

国际法院在这方面是否成功?

是的。国际法院不仅为形成一整套制约领土获得和划界的法律原则作出了贡献,而且还在这个过程中解决了许多国家之间的争端。

例如,1962年,国际法院判定,1954年以来一直处于泰国控制下的柬埔寨人进香和朝拜的场所--隆端古寺--确实位于柬埔寨境内,因此,泰国必须撤出其警察和军队,返还从古寺遗址拿走的任何物件。泰国服从了国际法院的判决。

1986年,在布基纳法索和马里边界争端的案件中,双方完全接受了国际法院成立的特别分庭划定的边界线。

[: 国际法院专门处理领土和海事争端,取得了很大成就。]

1992年,国际法院成立的另一个分庭结束了萨尔瓦多和洪都拉斯之间长达90年之久的陆地、岛屿和海洋边界争端。1969年,争端使两国间隐伏的紧张局势一触即发,两国的一场世界杯足球赛竟导致短暂而血腥的“足球战争”。

不久前,国际法院解决了利比亚和乍得关于所谓奥祖地带的领土争端。该地区地处撒哈拉沙漠,面积125 000平方公里,多年来,两国为这块土地多次发生武装冲突。1994年,国际法院裁定乍得胜诉。几个月后,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派出的观察员监督下,撤出了占领该领土的所有利比亚军队。

国际法院处理的第一个案件是什么内容?

国际法院处理的第一个案件的事由是,1946年,穿过科孚海峡阿尔巴尼亚水域的英国战舰触雷,生命和财产遭受了损失。涉及的主要是有关海洋法和国家责任的问题。

国际法院1949年作出判决,认为水雷不可能是在阿尔巴尼亚不知情的情况下敷设的,因此阿尔巴尼亚负有责任,必须进行赔偿。国际法院认为,在和平时期,战舰有权无害通过国际海峡,因此联合王国战舰的通过没有侵犯阿尔巴尼亚主权。然而,联合王国事后未经阿尔巴尼亚同意在科孚海峡进行扫雷活动,侵犯了阿尔巴尼亚的主权。

[: 迄今,科孚海峡案是国际法院经过三个完整阶段才作出判决的唯一案件。这三个阶段处理的是管辖权、案件实质、赔偿数额。]

这次争端最后到1992年才告解决。阿尔巴尼亚同意向联合王国支付赔偿,而联合王国承诺归还阿尔巴尼亚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一直扣在英格兰银行保险库中的黄金。

海事争端涉及什么利益?

一般而言,海事争端涉及位于有争议海域(如大陆架、领海)的渔场,或者被认为蕴藏石油和天然气等能源的所谓经济区。其经济利益对于有关国家往往十分重要。

然而,有些争端涉及另外一些问题,例如,公海和国际海峡的自由、船旗国的权利、通行权和勘探权。

国际法院是否促进了海洋法的发展?

是的。1958年《领海及毗连区公约》和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起草者都借鉴了国际法院的判例。这些条约吸收了国际法院裁定存在的有关无害通过和沿海国义务的规则。

国际法院还促进了大陆架概念的形成,并对划定大陆架界限的方法作了规定。

1969年德国和丹麦以及德国和荷兰分别就北海大陆架提出了两个案件。国际法院认为,大陆架是“[一国]陆地领土向海洋和在海下的自然延伸”,其划界应“按照公平原则,并考虑到一切有关情况通过协议”。事实现在随后的裁判中,国际法院确定了其中一些公平原则。

此外,国际法院还几次划定大陆架。例如,在下列案件中:突尼斯/利比亚和利比亚/马耳他(大陆架案,1982年和1985年)、加拿大/美国(缅因湾区域海洋边界划界案,1984年)、丹麦诉挪威(格林兰岛和扬马延岛之间区域海界的划分,1993年)。

有关国家管辖权的案件是什么样的案件?

一国在本国领土对外国国民行使权力或在外国领土对本国国民行使权力是这些案件处理的问题。这些案件一般涉及国籍、庇护权或豁免权问题。

哥伦比亚和秘鲁1950年代有关维克托·劳尔·阿亚·德拉托雷的争端是最有名的例子。阿亚·德拉托雷是一位秘鲁政治领袖,被控策划军事政变以图推翻政府之后,逃到哥伦比亚驻利马大使馆避难。1950年11月,国际法院判决,哥伦比亚作为给予庇护的国家,无权确定避难人所犯罪行的性质(政治罪还是普通罪)。因此,国际法院裁决给予庇护是不当的,并裁定秘鲁无义务为阿亚·德拉托雷先生离境提供安全通行证。

然而,八个月后,国际法院在后续案件中作出判决,哥伦比亚无义务向秘鲁交出避难人。这一争端最后通过谈判得以解决,阿亚·德拉托雷先生在哥伦比亚大使馆躲避五年之后,于1953年离开秘鲁。

国际法院是否处理过涉及外交和领事法律的案件?

是的。伊朗国王政权被推翻,阿亚图拉霍梅尼取得政权之后,美国大使馆被占领,驻德黑兰外交和领事人员被拘押。1979年,美国就此向国际法院提出起诉。

1980年5月,国际法院裁定伊朗必须释放人质,归还美国大使馆房舍并作出赔偿。国际法院没有确定赔偿数额,因为双方后来缔结了《1981年阿尔及尔协定》,据此,美国人质终于获释。

是否曾有国家为保护私人或商业利益而在国际法院提起诉讼?

是的,曾有过十几个这样的案件。

1955年,国际法院在诺特博姆案作出裁决,认为列支敦士登代表该国国民弗里德里克·诺特博姆向危地马拉提出的索偿要求不可受理。国际法院裁定,诺特博姆先生取得国籍的依据不是与列支敦士登任何事先的真正关系,其归化的目的是在战争期间获得中立国国民身份。

1960年代,比利时曾就1948年西班牙某些机关宣布巴塞罗那电车、电灯及电力有限公司破产,向西班牙提出索偿要求。巴塞罗那电车公司是一家加拿大公司,股东主要是比利时国民。比利时政府就其国民遭受的损失要求赔偿。1970年,国际法院裁决,比利时政府没有法律地位提起诉讼。

[: 在国际法院历史上,巴塞罗那电车公司案最为卷帙浩繁,其书状共有60 776页。]

1987年,美国针对意大利当局就两家美国公司(包括雷锡昂在内)独资拥有的意大利电子部件生产公司--西西里电子公司(西雷公司)的征用和破产所采取的某些行动在国际法院成立的特别分庭向意大利提出索偿要求。1989年,分庭裁定意大利没有违反1948年在罗马签署的与美国《友好通商航海条约》。

稍后,1998年,几内亚曾就刚果民主共和国剥夺一名几内亚国民的财产向其提出索偿要求。

国际法院对一国干涉另一国事务和使用武力发表过什么意见?

1986年,当时桑地诺政府领导下的尼加拉瓜起诉美国支持尼加拉瓜反政府分子(“在尼加拉瓜境内和针对尼加拉瓜的军事和准军事活动案”)。国际法院认为,美国支持这些武装力量,在该国口岸以外布雷,无法以集体自卫为这些行动辩解。国际法院裁决,美国违反了不干涉他国事务、不对他国使用武力、不损害他国主权和不妨碍和平海运通商的国际法律义务。因此,国际法院裁判,美国必须作出赔偿。但是,赔偿数额尚未确定,尼加拉瓜便中止了该案。

1999年4月,科索沃危机最严重时,南斯拉夫请求国际法院宣布临时措施,制止北约十个成员国对南斯拉夫领土的轰炸。然而,国际法院裁决,国际法院没有管辖权发出采取这种措施的命令。

国际法院曾否预防或制止过战争?

国际法院无法防止国家使用武力。然而,作为联合国的主要司法机关,国际法院是促进国际和平和维持和平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

国际法院曾有几次化解了危险的局势,促进了国家间关系的正常化,并使陷入僵局的谈判得以恢复。

今天,国际法院不再仅仅被视为解决争端进程中万不得已的手段。各国可以求助于国际法院,同时也可以利用其他解决争端的方法,认识到这样做有助于安全理事会和大会的工作,也有助于双边谈判。

[: 国际法院在预防性外交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在这种多轨解决争端的过程中,诉诸法律有助于争端当事方澄清各自的立场,促使当事方降低有时过分夸大的政治要求,并将其转变为实际的合法要求。在一些情况下,其结果是政治谈判得以恢复,在国际法院作出判决之前便已获成功。在另外一些情况下,国际法院的裁判为当事方提供了法律结论,它们可以以此为依据进一步谈判解决争端。

为什么国际法院不介入某些被广为宣传报道的冲突?

在新闻媒介能够“直播”战争场面的时代,国际法院似乎明显置身于这些战区之外,置身于以色列--阿拉伯冲突之外,置身于海湾危机之外,置身于非洲大陆族裔间争斗之外。

一个原因是,国际法院无权主动受理案件。《规约》没有授权国际法院主动调查和审理主权国家的行动,或过问其内政。国际法院不是世界法治的监督者。国际法院没有可以提出检控的检察官。

只有经过有关国家的请求和同意,国际法院才能审理争端。

向国际法院提起诉讼是否有时会产生威慑作用?

一些案件似乎显示,会产生这种作用,特别是广为报道的核试验案。

1973年,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分别就法国在南太平洋进行大气层核试验计划对法国提出起诉。法国认为国际法院没有管辖权,并且不参加诉讼过程。然而,国际法院表示采取临时措施之后,法国宣布,在完成1974年试验系列之后,无意再进行大气层核试验。因此,国际法院在1974年12月作出判决,认为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提出诉讼的标的已不存在,无须作出任何判决。

国际法院的管辖权是否常常受到质疑?

是的。1946年以来,国际法院大约40%的判决涉及管辖权或可受理性问题,这个事实就说明了这一点。

[: 国际法院大约40%的判决涉及管辖权问题。]

一国单方面提起诉讼,大多数情况下,另一个国家都对国际法院的管辖权提出质疑。在有疑问或分歧的情况下,由国际法院作出裁定。

在必须对此问题作出裁决时,国际法院在大约65%的案件中宣布自己有管辖权。

看到受理的某些案件在法院之外解决,国际法院难道不感到遗憾?

不会。国际法院的一个主要职能是维持国际和平。国际法院欢迎所提交的争端得到和平解决,即使是在国际法院之外解决。

哪种争端是在国际法院作出判决之前解决的?

芬兰1991年起诉丹麦,原因是丹麦在大贝尔特国际海峡修建固定悬索桥,这将影响从波罗的海驶入北海的高度65米以上船只的通过,从而影响芬兰制造的钻探船和石油钻机。芬兰后来中止了诉讼,两国实现了以友好方式解决争端,这座欧洲最长的悬索桥于1998年开放通行。

太平洋岛国瑙鲁曾向国际法院起诉前托管国澳大利亚。后来双方达成协议,澳大利亚承诺,对于开采该岛一些磷酸盐地和破坏自然生境,向瑙鲁支付赔偿。1993年,该案从案件表中撤销。国际法院在前一年已宣布对处理该争端有管辖权。

[: 同其他手段相比,通过国际法院,许多小国获得的利益更多。]

国际法院在诉讼程序方面的总体情况如何?

成绩斐然。如果不算某类附带程序(例如,临时措施)有时在执行方面遇到困难,可以看出,除了几个明显的例外,1946年以来,各国都服从了国际法院的判决,并忠实地执行了判决的内容。

是否曾有国家向安全理事会控诉不执行判决的情况?

只有过一次。尼加拉瓜曾对美国提起诉讼(在尼加拉瓜境内和针对尼加拉瓜的军事和准军事活动案),国际法院判决尼加拉瓜胜诉。1986年,尼加拉瓜请求安全理事会强制执行国际法院的这一判决。

由于美国的否决,尼加拉瓜向安理会提出的决议案未获通过。不过,1991年,在举行导致尼加拉瓜政府更迭的选举之后,双方谈判达成协议,该案从案件表上撤销。

临时措施是否有效?

国际法院命令采取临时措施,旨在作出最后裁判之前冻结局势,其执行主要取决于有关国家的意愿。

临时措施(1946年以来约有32项)的遵行情况各不相同。

在若干案件中,有关国家拒绝接受或无视有关采取临时措施的命令。

1993年,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控告南斯拉夫。当时战争仍在肆虐,在有关适用《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的诉讼程序中,国际法院在五个月时间内两次提出临时措施。国际法院在第一项命令中呼吁双方立即停止任何灭绝种族行动,并确保不采取任何可能加重或扩大现有冲突的行动。国际法院在第二项命令中正式指出,尽管国际法院早些时候作出裁定,而且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通过决议,“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人口一直在遭受巨大的痛苦和生命损失,其境况震撼人类良知,严重违反了道德法则”。国际法院认为,“局势之危险,不是要求提出[新的]临时措施……而是要立即有效执行”先前提出的“临时措施”。

另一方面,1985年,在有关布基纳法索和马里的边界争端案件中,双方遵从了国际法院要求其严格遵守停火的命令。

国际法院的判例有什么影响?
在履行职能过程中,国际法院加强了国际法在国际关系中的作用,而且促进了国际法的发展。

国际法院不能像立法机关那样制定新法律,但是能够根据新情况澄清、完善和解释国际法规则。国际法院还可以提请注意国际法中的缺陷,并指出出现的新趋势。

由于国际法院的裁判(判例)有法律效力(即便仅就特定争端的当事方而言),并且由于这些裁判是对国际法的权威解释,因此,各国和国际组织必须加以考虑。这些裁判是国际行为的准则。此外,受托编纂和逐渐发展国际法的机关,例如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在起草新条约时,常常援引国际法院的裁判。

这方面一个典型例子是海洋法。在国际法的这个广泛而重要的领域,国际法院的裁判明显影响了联合国为统一和编纂海洋法而举行的会议。

咨询案件涉及的主题是什么?

咨询案件主要涉及国际组织及其行使职能的法律。不过,有些案件涉及其他重要问题,例如,非殖民化和以核武器进行威胁和使用核武器的合法性。

国际法院的咨询意见是怎样帮助国际组织的?

这些咨询意见可以澄清这些组织合法运作的方式,或加强其威信,使它们能够驾驭不受约束的成员国。

谁最先请求发表咨询意见?

联合国大会于1947年最先要求国际法院发表咨询意见。

该案件案情是,自创建联合国以来,约12个国家申请加入联合国未果。安全理事会以各种理由拒绝了它们的申请。1948年,国际法院宣布,申请加入联合国的国家如果符合《联合国宪章》第四条规定的条件,安全理事会就应建议大会接纳。

国际法院是否经常解释《联合国宪章》?

是的,而且还经常解释《联合国特权和豁免公约》等有关文书。国际法院通过发表咨询意见,已成为《宪章》的最高解释者,还成为《宪章》规定各国的法律义务的权威解释者。

[: 国际法院维护了联合国的权威和执行职务的能力。]

1949年,国际法院在执行联合国职务时遭受伤害的赔偿案提出咨询意见,显示国际法院还在其他方面维持了联合国权威和执行职务的能力。1948年9月,联合国巴勒斯坦调解人瑞典伯爵福尔克·贝纳多特遭暗杀。大会询问国际法院,联合国是否有能力为执行联合国职务时遭受的伤害要求赔偿。国际法院的咨询意见肯定联合国具有国际法律人格,并有提出国际要求的能力。国际法院裁决联合国具有对于履行其职务至关重要的默示权力。

还有哪些案件对联合国有重要意义?

国际法院关于联合国会员国缴付联合国费用义务的咨询意见,以及关于联合国专家的豁免权和联合国及其专门机构主持设立的行政法庭权力的咨询意见,这些对于联合国的业务活动都有巨大的影响。

国际法院如何通过发表咨询意见促进某些国家的非殖民化?

1950年,国际法院发表咨询意见,认为南非不能违反国际联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给该国的委任统治,吞并西南非洲(现为纳米比亚),单方面改变该领土的国际地位。根据国际联盟的委任,南非应该为该领土居民的利益,代表国际联盟管理该领土。

[: 纳米比亚1990年获得独立,部分应该归功于国际法院的工作。]

1971年,国际法院进一步为纳米比亚独立铺平了道路。在大会决定对西南非洲的委任统治已告结束,应安全理事会请求,国际法院发表咨询意见宣布南非继续留驻在纳米比亚是非法的,应尽快终止。

国际法院还就有关西撒哈拉的某些问题发表咨询意见。西撒哈拉是一块非自治领土,西班牙终止其对该领土的非殖民统治之后,摩洛哥和毛里塔尼亚都提出领土主张。1975年,国际法院发表如下咨询意见:在1884年开始的西班牙殖民时期,西撒哈拉并非无领主的领土(无主地),虽然该领土同摩洛哥和毛里塔尼亚有某些法律关系,但这些法律关系的性质不足以影响关于该领土非殖民化的大会决议的适用。这样,国际法院就为西撒哈拉在联合国主持下举行关于自决权的全民投票奠定了基础。

国际法院对使用核武器的合法性问题发表了什么意见?

1996年7月,应大会请求,国际法院发表咨询意见,宣布习惯国际法和协定国际法均没有具体授权以核武器进行威胁或使用核武器,(另一方面)也未作任何全面和普遍的禁止。

但是,国际法院裁决,一般而言,以核武器进行威胁或使用核武器有悖于武装冲突中适用的国际人道主义法规则。然而,国际法院无法作出定论,断定在为国家生死存亡进行自卫的极端情况下,以核武器进行威胁或使用核武器是合法还是非法。

国际法院是否有时审议有关人权的问题?

从当代意义的人权上看,国际法院不是人权法院。个人不可控告国家侵犯人权。

然而,一些案件提出了重要的人权问题,国际法院对此作出了成为重要判例的裁制。

国际法院在其裁判中常常强调各国人民的自决权利。此外,在巴塞罗那电车公司案判决中,国际法院还确认各国对国际社会整体负有若干义不容辞的义务(普遍义务),例如“宣告侵略和灭绝种族行动为非法”,实行“有关人的基本权利的原则和规则,包括免受奴役和种族歧视”。换句话说,如果一国不履行这些义务,任何其他国家均有理由为捍卫这些基本人权提出诉讼,并对侵犯人权提出抗议。

在关于南非继续留驻纳米比亚对各国的法律后果的案件(1971年)中,国际法院裁决,《联合国宪章》中有关人权的条款引起国际法规定的具有约束力的义务:不分种族、性别、语言或宗教,促进普遍尊重所有的人权和基本自由。国际法院认为种族隔离不符合这些义务。

通过其咨询意见,国际法院还协助加强了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监测制度。国际法院确认人权委员会特别报告员是为联合国执行使命的专家,因而享有使其能够独立执行公务的相应的特权和豁免。马来西亚特别报告员拿督帕拉姆·库马拉斯瓦米先生在其本国被控毁谤。1999年,国际法院在有关该案的咨询意见中确认,联合国秘书长负有首要责任并有权评估包括执行使命的专家在内的联合国官员是否在其职务范围内行事,并且在断定他们是在其职务范围内行事的情况下,维护其豁免权,以此保护这些官员。

国际法院有没有审理涉及环境的案件?

国际法院审理的一些案件,提出了有关生态和自然资源保护问题,特别是有关核试验、一些磷酸盐地的案件,以及匈牙利和斯洛伐克关于在多瑙河修建水电站大坝体系的加布奇科沃大毛罗斯项目的案件。

1993年,国际法院成立了一个七名成员组成的环境事项分庭,显示随时准备处理这个法律领域中的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