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果民主共和国的观点

  我首先提及联合王国前任首相托尼·布莱尔先生。安理会成员都记得,他2001年10月2日在其本党年度大会上的发言时提到,道义上有责任为有需要的任何国家提供军事和人道主义国际援助,并且强调说:

  “如果世界继续无视诸如饱受战争蹂躏的刚果民主共和国等非洲国家的苦难,将产生危及全球稳定的愤怒和失望情绪。”

  我赞同英国首相的这番话。我一直申明,必需认真和深入思考当前冲突的长期和直接根本原因,这将有助于国际社会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使整个大湖区恢复正常,根除混乱和破坏现象。布隆迪的死亡人数已达30万人,卢旺达将近100万人,刚果民主共和国500万人,够了。

  这种恐怖还得持续多久,理由何在?今天,整个世界都欢呼安全理事会作出决定,对秘书长提出请求采取后续行动,即,临时增加联合国组织刚果民主共和国特派团(联刚特派团)经授权的军、警人员。如多斯先生强调的那样,重要的是加强特派团的能力,以便真正保护刚果平民,他们是一场明显的人道主义灾难、大规模侵犯人权的行为、尤其是针对妇女、儿童的暴力行径的受害者。直接责任者是一个军阀,他通过玩弄一些无疑是堂皇的策略,继续逍遥法外,在公然与整个国际社会对抗六年之多后直到现在才被国际社会定为战犯。这位先生的所作所为——令人遗憾的是他与我们的一些同胞共谋——好象他在做准备肯定要占领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地区似的。本地区的其他人也有责任。他们的责任比他的直接责任还要重要,但比起甚至更具全球性的其他人,其责任则要轻些。

  关于区域性责任,我们与卢旺达的关系或许尚未取得我们希望的结果。仍有大量的工作要做。然而,从各个角度看,会谈非常有启发性,十分令人鼓舞,尽管困难重重,但足以让我们能看到有可能摆脱危机的迹象。对于我们来说,这意味着在卢旺达的主张和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正当关切这两者之间找到了一种很好的平衡。

  我要再次谈谈前首相托尼·布莱尔发表的看法。我曾问:为什么国际社会继续希望以一项没有任何来自扎伊尔或刚果的人参与的罪行来羞辱组成刚果民族整体的各族人民和族群?曾经提出过这个问题。

  刚果民主共和国需要和平。我们需要和平来应对其他巨大挑战。我们曾经达到过平衡,但这些平衡现在已不复存在。我们必须恢复一个能够运作、能够恢复其公民最基本权利并在健康和民主的基础上这样做的国家——一个能为刚果民主共和国和为整个大湖区带来持久和平与可持续发展的国家。

  最后,这个国家必须以人类最高目标——即和平、正义与繁荣——为标志。

节选自:2008年11月26日《安全理事会第六○二四次会议记录》

各方反应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安全理事会主席声明

事件各方

安理会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