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的观点

  过去十年来,刚果境内死了数百万人。不幸的是,目前这一波暴力造成了更多的痛苦。数以千计的人们不得不抛弃家园。

  我欢迎联合国特别是安全理事会的努力;它们正在继续全面参与解决刚果境内的危机。除了秘书长——特别是通过他的特使奥巴桑乔总统——值得称赞的努力外,无疑有必要强调联合国组织刚果民主共和国特派团(联刚特派团)的行动;该特派团是世界上最大的维和行动,其能力在第1843(2008)号决议通过之后刚刚又得到加强。

  联刚特派团正在发挥重要的作用,这一点应予特别强调。讨论延长其任务期限必须在年底前进行,在此之前,有必要就我们如何能够尽量加强这一工具的运作举行一次辩论。我们必须有一次这样的辩论。此外,这也是秘书长刚提交给我们的报告的结论之一。

  我要向安理会成员介绍一些想法,特别是关于冲突根本原因的想法;在这样的讨论中,我们必须铭记这些根本原因。

  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的穷困由于以下两个因素的致命结合而持续加剧:有效国家权威几乎完全缺乏以及自然资源丰富及其被用于战争目的。我认为,在制定联刚特派团的任务时,有必要充分考虑到冲突的这些原因,以便尽量提高特派团的效力。

  众所周知,刚果军队的状况可悲可叹。与全国保卫人民大会的战斗显示,刚果民主共和国武装力量的准备、组织和领导都很差。国家对大片地区不能行使其权威,其中一些地区目前还被全国保卫人民大会管理。在北基伍,出于实际目的,刚果军队不复存在。这个军队现在已经部分解体,其中一些部分队伍由于得不到适当军饷和维持,转而骚扰百姓。在短期内,它难以成为国际社会——通过联刚特派团——依靠用于恢复国家权威的唯一工具。

  因此,我们必须问:是否应当重新界定联刚特派团与刚果民主共和国武装力量联合行动的概念。我要请安全理事会放心,我不是在主张由联刚特派团单独讨伐刚果东部的所有武装团伙。合作和支持刚果政府的空间一直存在。但刚果民主共和国武装力量难以成为我们打击武装团伙,不论是外国武装团伙还是刚果武装团伙的战略的唯一基础。

  在这些针对武装团伙的行动中,联刚特派团必须进一步走到前列,发挥更突出的作用。这需要联刚特派团具备更好的监督职能,并在必要时,担任对某些行动的指挥,如过去的一些行动的情况。

  不可否认,刚果东部的自然资源是目前发生冲突的主要原因之一。任何我们希望行之有效的战略,都必须高度关注这一层面。阻绝武装团伙的资金来源可能比任何其他军事战略都更为有效。在规划行动时,应当进一步考虑到这一想法。联刚特派团还应尽量利用其在检查方面的能力,以便不仅杜绝武器非法贩运,而且杜绝钶钽铁矿石或锡石等原材料的开采和非法贸易。联刚特派团的这种行动可在国际社会支持刚果政府重新确立其对自然资源开采的控制这一更广泛的框架内进行。在此,我们想到刚果民主共和国外交部长在2008年11月7日内罗毕首脑会议期间提到的追查或认证机制。

  解决冲突的根本原因至关重要,但在短期内,这不会促成缓解基武民众的痛苦。那里的民众在这方面对联刚特派团寄予厚望。联刚特派团能力有限。它不可能无处不在并在各地同时行动;但在它存在的地方,在它能够及时部署的地方,在平民生命面临危险的地方,它必须采取行动。这一点最为重要。必须绝对明确,联刚特派团在这种情况下可以独立行动,并可根据它的任务规定这样做。

  接战规则必须清楚地反映出联刚特派团的任务规定。在任务规定仍然存在模糊的地方,应当加以澄清。我们认为,这意味着,在刚果民主共和国武装力量失控分子可能骚扰民众的地方,联刚特派团应当能够采取行动,并根据其所肩负的保护平民的任务这样做。

  比利时认为,它采取的政治和外交行动是欧洲联盟所采取的行动的一部分——欧洲联盟正在国际调解框架内发挥积极的作用。过去几个星期一直提到,在这方面将对支持联刚特派团努力的欧洲可能行动作出选择。比利时赞成这项行动,并随时准备为此作出贡献。然而,目前我们迫切需要考虑,我们如何能够为联刚特派团提供通过第1843(2008)号决议所赋予它的能力。

  比利时将考虑维持和平行动部拟定的需求。我确信,比利时不久将能宣布提供空中运输、情报收集和处理以及最后的培训。

  请允许我在结束发言时,向做出了出色工作的人们表示我们的感谢,他们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困难条件中开展工作,确保和平能够最终回到处于非洲中心地区的这个伟大国家。

节选自:2008年11月26日《安全理事会第六○二四次会议记录》

各方反应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安全理事会主席声明

事件各方

安理会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