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资料

阿富汗境内妇女处境

“阿富汗目前正在建立代表所有阿富汗人的、可信的、负责任的机构。只有阿富汗人民才能作出这些决定。联合国的作用是协助和鼓励这个进程。但是,我要借这个机会跟所有阿富汗人说:不恢复妇女权利,阿富汗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和平,不可能复原。”

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在阿富汗妇女促进民主首脑会议上的发言(2001年12月4日至5日,布鲁塞尔)。

阿富汗人口约2 300万。经过三年大旱、二十三年战争破坏和五年塔利班统治,已沦为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阿富汗产妇死亡率高踞世界第二。在塔利班掌权之前,阿富汗的产妇死亡率也很高,妇女识字率极低。但是,妇女参与了阿富汗社会的经济、社会和政治生活。妇女协助起草1964年《宪法》。1970年代,议会至少有3名女议员。直到1990年代初,妇女还在担任教员、公务人员、医生、教授、律师、法官、记者、作家和诗人。

在塔利班掌权后,妇女和女孩受到蓄意的歧视和忽视,人权受到侵犯。全国各地特别是在塔利班控制下的地区,妇女和女孩的经济和社会状况每况愈下。妇女和女孩在获得教育、医疗保健设施和就业机会方面继续受到严重的限制。在塔利班统治期间,只有3%的女孩接受某种形式的小学教育。塔利班禁止妇女工作,男孩的教育也因此受到影响,因为大部分的教员都是妇女。由于阿富汗妇女健康不佳和营养不良,因此怀孕和生产非常危险。

塔利班的政策也严重限制了妇女的行动自由。妇女只有在男性亲属陪同下才能出门,以妇女为户主的家庭和寡妇特别因此受到限制。2001年5月,塔利班公布了一项法令,禁止妇女驾驶汽车,进一步限制了妇女的活动。结果妇女只能呆在家里,形同隔离监禁,使妇女难以聚在一起。如果妇女在公开场所的衣着仪表被认为有违塔利班法令,就会受塔利班骚扰和毒打。

妇女被迫退出公共领域也意味着妇女不能在政治进程中发挥任何作用,不能参与任何正式或非正式的治国安邦活动。妇女不仅在塔利班政权下遭受家庭暴力和其他形式的暴力,过去25年也是如此。尽管多年来国际上对阿富汗妇女的处境深表关注,但如今阿富汗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充满政治暴力,满目疮痍,阿富汗妇女和女孩的困境再度受全球瞩目。这个问题首次在联合国和国际社会的范围以外备受关注。各国议会、第一夫人,娱乐界人士和媒界明星以及非政府组织都呼吁充分确认阿富汗妇女和女孩的权利。

国际社会采取的行动

《联合国宪章》宣布男女权利平等。两年前,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第1325(2000)号决议大声疾呼,要求终止有罪不罚现象,严惩对妇女和女孩施加暴力的战争罪,同时确认必须加强妇女在和平谈判和建设和平方面的作用。联合国敦促阿富汗各方促进妇女参与政治进程的各个阶段;联合国也在尽快招聘阿富汗妇女,协助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联合国及其组织对阿富汗的关注由来已久。52年前,儿童基金会已在阿富汗设立了第一个办事处。阿富汗的情况,特别是妇女和女孩的情况,一直受到几个联合国机构,包括安全理事会、大会和经济及社会理事会的几个职司委员会和专家机构,特别是人权委员会、促进和保护人权小组委员会和妇女地位委员会的密切注意。

1997年11月,秘书长关于性别问题和提高妇女地位问题特别顾问安吉拉·金率领一个机构间性别问题视察团前往阿富汗,专门视察在塔利班统治下对妇女和女孩的歧视问题。视察团提出了一套建议,目的是改善阿富汗境内和联合国系统内的妇女处境,以便更好地满足阿富汗妇女的需要。其中一项建议是任命一名联合国阿富汗性别问题高级顾问。

最近,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第二十六届会议发表了一项声明,声援和支持阿富汗妇女。其中特别声明,“阿富汗妇女同男子一样充分、平等地参与,对阿富汗的重建和发展至关重要。”委员会还吁请有关各方在其所有行动和活动中尊重国际公认的人权(特别是妇女的人权)原则、规范和标准,委员会认为这是阿富汗实现和平与稳定所必不可少的。

联合国总部设立的第一支特派团综合工作队向秘书长阿富汗问题特别代表提供咨询意见,其中包括一名提高妇女地位司的性别问题专家。向秘书长汇报的关于和平与安全、人道主义事务和联合国发展集团(发展集团)的三个执行委员会定期举行会议,就阿富汗的政治进程、人道主义援助和重建拟订战略性复员计划,其中纳入了包括性别观点。此外,发展集团和人道主义执行委员会设立了一个阿富汗性别问题小组,监测当地情况以便制订战略,确保将性别观点纳入和平谈判和重建进程的主流。

2001年11月14日,安全理事会第1378号决议表示坚决支持阿富汗人民努力建立一个新的过渡行政当局以导致组成一个政府,应具有广泛基础、多族裔和代表所有阿富汗人民,并应尊重所有阿富汗人民的人权,无论其性别、种族或宗教为何。

秘书长关于性别问题和提高妇女地位问题特别顾问在同秘书长特别代表和联合国系统其他高级官员的会谈、机构间协商和同非政府组织代表举行的会议中继续讨论阿富汗境内妇女权利的情况。特别顾问促进阿富汗妇女和妇女组织同联合国系统的联系,支持在布鲁塞尔举行的阿富汗妇女首脑会议,并支持同秘书长和在阿里亚办法会议中同安全理事会成员举行的后续会议。她还呼吁阿富汗妇女返回阿富汗,重新担任以前的工作,包括公务员和其他的职位。

如今,阿富汗正在继续重建,若干联合国实体继续积极参与改善阿富汗妇女和女孩的处境。其中包括:

联合国开展了一次大规模的运动,为阿富汗儿童接种麻疹疫苗。麻疹是主要的但可预防的主要致死疾病。在阿富汗,麻疹约占疫苗可预防的所有致死疾病的40%,每年约有35 000名阿富汗儿童因此死亡。卫生组织和儿童基金会开展的这项800万元的工作,目的是为900万名阿富汗儿童接种疫苗。儿童基金会的发言人说,接种疫苗运动是“我们能带给阿富汗儿童的一份最好的礼物。”

2001年9月底,联合国人口基金(人口基金)为解决阿富汗妇女面临的严重健康紧急情况开展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人道主义行动。逃难到阿富汗边界的平民中有数千名孕妇。缺乏住所、食物和医疗照顾以及恶劣的卫生条件对这些孕妇及其幼儿造成严重的危险。为了向流离失所的阿富汗妇女提供救生生殖健康服务,人口基金准备将紧急救济用品预先运往毗邻阿富汗的国家,供预计涌进巴基斯坦、伊朗、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大批难民之用,如果情况许可,也在阿富汗境内分发。

在塔利班统治阿富汗期间,世界粮食计划署(粮食计划署)赞助的烘房是开放给妇的少数工作机会之一;2001年9月以前,粮食计划署烘房计划在喀布尔雇用了300名妇女,在马扎里沙里夫雇用了100名妇女。由于塔利班阻止雇用妇女进行受益人调查,粮食计划署威胁要关闭130个烘房。这些烘房向280 000人,包括妇女和儿童提供食物。后来当局同意让塔利班卫生部雇用的妇女进行调查,解决了这个问题。目前,粮食计划署在阿富汗向600余万人提供援助。从2002年4月起,重点将从救济转移到复原,特别着重在学校提供补充营养餐。粮食计划署正在准备扩大学校补充营养餐项目,向千万学童(其中有一半是女孩)提供补充营养餐,以提高入学率和减低辍学率。此外,还向接受非正规教育,特别是技能训练和识字训练的妇女提供粮食援助。

妇女在阿富汗重建中的作用

自2001年9月以来,阿富汗妇女的活动开始增加。过去几个月内,国内外的阿富汗妇女组织举办了许多活动,如小组讨论、大型会议和国际会议,以确保塔利班下台后协助阿富汗重建的一切努力充分注意到阿富汗妇女的经验和需要。

妇女多年来首次得到新的机会,恢复她们的权利,积极参与治国安邦,重建阿富汗。女校重开,年轻妇女入大学就读。妇女设法回到她们以前担任的教职、医生和公务员的岗位上。喀布尔的电台和电视广播又再聘用妇女评论员。

11月27日,在秘书长特别代表拉赫达尔·普拉希米的领导下,关于阿富汗过渡政府的联合国会谈在波恩开场。四个阿富汗集团的代表参与了会谈:与前国王有关联的罗马进程;联合阵线(又称北方联盟);塞浦路斯集团和白沙瓦集团。联合国鼓励所有政治集团在其代表团中包括妇女,并请阿富汗妇女组织联系这四个集团以便妇女能够参与会谈。两名妇女��西玛·瓦利和拉那·曼苏里以罗马进程正式代表身份参与;阿米那·阿弗扎利以联合阵线正式代表身份参与;西迪卡·巴尔基以塞浦路斯集团顾问身份参与;法塔那·吉拉尼以白沙瓦顾问身份参与。2001年12月5日,在波恩签署了《关于在阿富汗重建永久政府机构之前的临时安排协定》。

应阿富汗妇女的要求,若干非政府组织同性别问题和提高妇女地位问题特别顾问办事处和联合国妇女发展基金(妇发基金)合作,于2001年12月4日至5日在布鲁塞尔召开了妇女促进民主首脑会议。约40名来自不同族裔、语文和宗教背景的阿富汗女领袖参与了会议,其中三名也出席了在波恩举行的联合国谈判。首脑会议通过了《布鲁塞尔宣言》,提出了在下列领域重建阿富汗社会的具体要求:教育、传播媒体和文化;卫生保健;人权和宪法;难民和国内流离失所的妇女。首脑会议与会者同欧洲议会成员、美国国会议员、阿里亚办法会议的安全理事会成员以及联合国各常驻代表团的妇女大使会谈。阿富汗妇女在会谈中要求采取措施,以改善阿富汗国内的安全情况,促进交战各派解除武装。

妇发基金与比利时政府合作,于2001年12月10日至11日在布鲁塞尔举行了一次关于“在阿富汗建立妇女的领导才能”的圆桌会议。这次圆桌会议让阿富汗妇女和联合国机构、世界银行和捐助国汇聚一堂,发表了一个《行动计划》,要求建立机制,支持妇女在决定阿富汗的前途中发挥作用和领导才能。

2001年12月19日,性别问题和提高妇女地位问题特别顾问为阿富汗妇女非政府组织和联合国各常驻代表团的妇女大使安排了一次早餐会议,让阿富汗妇女提出远景计划和阿富汗妇女的优先事项。此外,阿富汗妇女非政府组织与秘书长会晤,阐述这些远景计划及其对阿富汗妇女在阿富汗重建中的作用的看法。

2002年1月,临时行政当局首长哈米德·卡尔扎伊表示其对妇女权利的支持,签署了《阿富汗妇女基本权利宣言》,申明男女权利平等。阿富汗于2000年在塔吉克斯坦杜尚别会议上通过该项宣言。

2002年1月25日,秘书长访问喀布尔时,在儿童基金会的协助下,前往一所女校进行了一次象征式访问。塔利班禁止女孩上学达五年之久,现在6岁至16岁的女孩正在准备再上学。

在哈米德·卡尔扎伊领导的新的临时行政当局中,有两名妇女出任部长。新设的妇女事务部,由西玛·萨马尔出任部长。西玛·萨马尔是一名医生,也是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中部诊所、医院和学校网络舒哈达组织的创始人。塔利班当权期间继续在喀布尔行医的一名外科医生苏海拉·西迪吉出任卫生部长。

国际妇女日:2002年3月8日

联合国新闻部、联合国经济及社会事务部、提高妇女地位司、妇发基金和妇女和两性平等机构间网络在联合国总部举办活动庆祝国际妇女节(2002年3月8日),主题为“今日阿富汗妇女:现实与机会”。这次特别活动将重点放在阿富汗最近的事态发展上,突出为妇女全面参与阿富汗社会发挥应有作用而创造的新机会。妇女节活动也突出国际社会支持和声援阿富汗妇女和女孩面对其余的长期挑战。

阿富汗一瞥

只有大约15%的分娩得到受过训练的卫生工作人员的护理,90%以上的分娩是在家中进行。根据儿童基金会的资料,阿富汗产妇死亡率高踞世界第二,估计每年有15 000名妇女死因与怀孕有关。

婴儿死亡率为每千名活产165名;五岁以下幼儿死亡率为千分之257,每四名儿童中就有一人在五岁之前死于可预防性疾病。

只有23%的人口享有安全饮水,12%的人口享有适当卫生设备,从而造成疾病发病率增加。每年至少有15 000名阿富汗人死于肺结核,其中64%是妇女。

全国有4%的人是残疾人,许多是被地雷炸伤的。阿富汗是世界上布雷最为密集的国家之一。根据联合国阿富汗排雷行动方案的数据,阿富汗732平方公里以上的领土上埋设了地雷,在大约500平方公里领土上有未爆弹药。

妇女营养不良对怀孕和生产以及对子女的健康产生了不利影响。造成妇女营养不良的原因不仅仅是冲突和旱灾引起的食品匮乏,并与传统优待男人的做法有关,妇女往往吃得很少,把口粮省给男人和子女。

以下情况使原本就很糟的保健状况更趋恶化:缺乏基本保健服务和资源,尤其是农村地区;在塔利班掌权后对该国所余无几的医务人员和少数受过培训的女医生、护士和助产士实行严格的隔离政策。

23年的战争摧毁了阿富汗的教育系统基础设施,使阿富汗文盲率进一步上升。只有5%的妇女会读书写字(1980年代期间,女性成人识字率仅为8%)。

未满18岁的女孩中有54%已结婚。据报,女孩和年轻妇女的亲属被迫把她们嫁给塔利班成员,否则就要向他们交纳一大笔钱。家人往往让年轻女孩早早结婚,以便利用聘金来帮助维持家人的生存。

塔利班统治时期阿富汗境内的冲突和社会军事化使被塔利班士兵绑架的年轻女孩和妇女增加了。但没有确切的数字,因为受害人家属不愿主动报告被绑架事件,担心遭到报复,同时也因为社会上把女儿或姊妹被人绑架或贩卖而受到性侵犯视为一种耻辱。

* 资料来源:秘书长关于“阿富汗境内对妇女和女童的歧视”的报告(E/CN.6/20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