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行摘要

 

    过去半个世纪,全世界的人类发展和经济发展比历史上任何一个可比时期都快。几乎在全球各地,识字率都提高了,婴儿死亡率降低了,人们的寿命延长了。但是,仍然存在一些非常实在的挑战。世界人口超过五分之一还过着赤贫的生活(每天不到1美元),而生活在只是稍微宽松一点的每天2美元的标准之下的则占大约一半。发展中国家仍有四分之一的人是文盲。生活在全世界低收入国家的25亿人口,婴儿死亡率仍然超过每1 000名活产100人,而在高收入国家的9亿人口中,则只是每1 000名活产6人。低收入国家的文盲率仍然平均高达40%。人口增长虽然有所减缓,但增长率仍然很高。

    可悲的是,日益严重的贫富两极分化,已经成为当今世界的一个特点。扭转这个令人羞愧的趋势,是我们时代最突出的道义上和人道主义上的挑战。对富国人民来说,这也牵涉到一个很简单的利己问题。在全球村里,别人的贫困很快就会变成自己的问题--产品没有市场、非法移民、污染、传染病、安全没有保障、狂热主义、恐怖主义等等。

    有一些令人产生希望的迹象,显示国际社会已经开始认知到这一现实。大会于20009月开了一个会,结束时通过了历史性的《联合国千年宣言》。在宣言中,各国政府集体承诺要努力消除全世界的极端贫穷现象。为此,宣言赞同下述要在2015年以前实现的国际发展目标:将极端贫穷、挨饿、无法得到安全饮用水的人口比例降低一半;普遍实现小学教育和男女平等的教育机会;将产妇死亡率降低四分之三,五岁以下儿童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二;制止并扭转艾滋病毒/艾滋病的蔓延,并向艾滋病孤儿提供特别援助;和改善一亿贫民窟居民的生活。

    与过去许多承诺不同的是,《联合国千年宣言》还着重提出了调动所需财政资源的任务。这样才能实现各项国际发展目标,并且更一般地为发展中国家的发展进程提供资金。定于20023月举行的发展筹资问题国际会议,是一件极其重要的大事,它将商定一项更好地调动资源的战略。

 

           关键问题

    调动国内资源。实现增长和公平发展,主要责任在于发展中国家自己。这一责任包括创造条件,使它们能够获得所需的资金进行投资。政府管治情况、宏观和微观经济政策、公共财政、金融系统的状况以及一个国家的经济环境的其他基本要素的,主要是由本国决策者的行动所决定的。健全的财政政策,负责任的社会开支,和一个运作良好、具有竞争性的金融系统,对经济和社会发展至关重要。最后,还必须有一个良好的养老金制度。为了产生最大的社会效果,应该实行明确规定的分担制加上税款补助制,以提供最低限度的养老金,达到进步的财富再分配效果,使穷人得到保障。

    私人资金的流入。一个国家无论大小、贫富,可以用来投资的储蓄,绝大部分只能来自国内来源。然而,外来资金也能起很重要的作用,可以补充在国内所能得到的资源。当今,大量资金以外国直接投资从形式跨越国界流动,同时国际资本市场也是各国可以利用的一个巨大资金来源。发展中国家可以采取种种措施来争取更多的外国直接投资,包括修改政策使外国投资者受到不比国内投资者差的待遇,提升会计和审计标准,改进对公司的管治,改善各种基础设施,和提高服务效率。工业国要消除对投资于新兴市场的人为限制,并且不要对取得信贷施加严厉限制。私人资金本身不能减少贫穷,但对促进增长能起重大作用,不过对私人资金的提供要善为组织,以减少发生危机的危险。

    贸易。经过半个世纪以来的八轮多边谈判,在拆除关税和非关税贸易壁垒方面取得了很大成果;但从贸易自由化得益,远远最多的,是工业国自己。发展中国家的产品,在富国的市场上仍然面对不小的阻碍。发展中国家最有竞争力的基本产品,却正是大多数发达国家保护得最严密的产品。不但是农产品仍然受到恶性保护,而且许多工业品也遭遇种种关税和非关税壁垒。因此,迫切需要展开一轮新的多边贸易谈判。虽然有一些小组成员认为,最重要的是发达国家首先要遵守以往各项协议的字面条文和精神实质,以重建大家对世界贸易组织(世贸组织)的信心,但本小组作为一个整体,强烈赞同在即将于200111月在卡塔尔举行的下一次世贸组织部长级会议上,启动新的一轮贸易自由化。

    本小组建议讨论下列问题:

n           乌拉圭回合的落实。这个问题所牵涉的,不仅是工业国对它们在乌拉圭回合中所作承诺的充分遵行,而且要对发展中国家认为极难实行或甚至根本会造成反效果的一些条例进行负责任的审查——这个审查要开诚布公、宽宏大量,但要符合自由贸易的原则。这方面主要的是各种标准(贸易的技术性壁垒)、反倾销、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与贸易有关的投资措施、补贴、海关估价、发展中国家的逐步实行期等。

n           农业自由化。在这个领域,发展中国家必须同工业国讨论并争取在市场准入方面作大大改善,消除出口补贴,和收紧对本国生产者的支持。

n           彻底消除剩余的制造业贸易壁垒。在这个部门,现有的壁垒大多数是不利于发展中国家的。这种不公平现象的一个明显的(可惜不是唯一的)例子,就是对纺织品和服装的保护。一些小组成员认为,如果新的一轮自由化也包括劳务贸易,则所有各方所能获得的好处还会更大。

    国际发展合作。即使贸易自由化取得巨大进步,国内政策改革成功,又有资金流入发展中国家,国际发展合作也仍然有四种极其重要的、基本上是无可取代的作用:

n           帮助启动发展进程。对于吸引不到多少私人投资,又无力向商业来源大量借款的国家和部门来说,这是官方发展援助和多边开发银行传统上起的作用。

n           应付人道主义危机

n           提供全球公益物或维持其供应。这类公益物包括:维持和平;预防传染病;热带医学、疫苗、农作物等方面的研究;防止含氯氟烃排放;限制碳排放;和维护生物多样性。没有哪一个国家有独立为这些公益物花钱的动机,因此需要集体行动才能有足够的供应量。

n           应付金融危机和加快其后的恢复

    本小组敦促发展筹资问题国际会议争取工业国作出承诺,落实等于国民总产值0.7%的援助指标。小组还认知到,除非发达国家的舆论渐渐认识到,把各项国际发展目标视为当务之急有其道义上和实利性的理由,否则这些目标将不大可能得到实现。因此,呼吁开展一场向大众宣传这些国际发展目标的运动,特别把重点放在那些距离援助指标最远的国家。最后,捐助者必须投入努力,以共同集合起来的办法,更好地协调和提供援助。

    体系问题。但清楚的是,一个基本上为50年前的世界所设计的体系已无法充分应付当今全球化的挑战。国际经济施政方式的改变没有赶上国际相互依存日益加强的情况。小组赞同全球施政委员会的建议,在最高政治一级设立一个全球理事会,就全球施政问题发挥领导作用。这个提议理事会的基础将比七国集团和布雷顿森林机构更为广泛。理事会将没有法律上的约束力,其目的是通过政治领导,提供一个长期的战略性政策框架促进发展,确保各大国际组织有一致的政策目标,并促使各国政府达成共识,寻求可能的办法以解决全球经济和社会施政方面的问题。尽管小组认为极有必要成立提议的理事会,但它也知道推动这个提议在政治方面所面对的巨大困难。小组支持召开一个全球化问题首脑会议讨论这个问题,为提议的理事会铺平道路。

    世贸组织刚成立不久,但若干关键方面已亟须进行改革和获得支持。必要的改革不太可能通过内部行动实现。需要的可能是更大的政治推动力,而这种推动力将源于全球经济施政方式的构筑。这项努力至少应处理世贸组织的下列方面:

n           其作出决定的方式,许多发展中国家认为这具有选择性和排他性,而且是不无理由的;

n           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技术援助的能力,这是为了使发展中国家可以更有效地参与多边贸易谈判,利用贸易机会和争端解决机制;

n           与上述一点有关,世贸组织显然缺乏足够资金和人手的情况。

    劳工和环境标准的问题在国际上必须获得比目前更为明确的重视。在劳工标准方面,最自然不过的解决办法是加强国际劳工组织(劳工组织)。在环境领域,目前分担政策责任的各个组织应合并成为一个全球环境组织,其地位相当于世贸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

    国际社会应考虑,为这些目的提供稳定的契约性资源是否有助于实现共同利益。在政治上,为解决全球问题征收税款比纯粹为解决国内问题征收税款困难得多。即使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有关各方应考虑新的资金来源,不带任何偏见。特别是应考虑最常提议的新资金来源,即货币交易税(也称托宾税)。小组认为,必须进一步作仔细的技术性研究才可以对托宾税的适当性和可行性作出任何定论。二氧化碳税看来更为可行;这是对矿物燃料消耗量征收的税款,税率反映矿物燃料所排放的二氧化碳数量。

    小组建议会议和首脑会议审议设立一个国际税务组织可能带来的好处:

n           至少可以收集统计数字,查明趋势和问题,提出报告,提供技术援助,制定税务政策和管理的国际规范;

n           仿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监测宏观经济政策的做法对税务发展进行监测;

n           发挥领导作用遏制为吸引多国公司而以过当和不明智的优惠政策进行税务竞争的做法;

n           更进一步的构想是拟订仲裁程序处理各国因税务问题而产生的纠纷;

n           支持参照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经合组织)的做法建立一个多边机制交流税务信息,以遏止在外国投资所得收入方面进行逃税的情况。

    移民政策必须保护本国经济和社会利益。但各国政府必须维护本国利益的前提下开始共同拟订国际合作的形式,以尽量分享劳动力跨国界移动的好处。现在也许是开始探讨一项关于“自然人的移动”的国际协定的大好时机。

 

主要建议

 

 

    1.  每个发展中国家都必须弄好本国的经济基础。任何国家为了实现公平的增长,或实现国际发展目标,都必须集中建设有效的国内机构并制定妥善的政策,包括:

l         以参与和法治为基础的施政方式,以打击贪污为重点

l         有节制的宏观经济政策

l         公共开支政策优先重视对人力资本的投资,特别是基础教育和保健、农村部门和妇女

l         金融系统把储蓄借贷给有能力进行有效投资的人,包括微额贷款者、妇女和农村部门

l         一个供资充足的定额缴款养恤金计划,短期来说有助于提倡储蓄,加上以税收确保最低养恤金的办法,长远来说将有助于实现充分的普遍养恤金计划

l         能力建设,着重于发展一个有利的机构环境,逐步增加执行上述政策的能力

l         保护财产权,并建立一个监管环境以有效保护工人权益和环境。

    2.  世贸组织应开展一个新的发展回合。工业化国家应带头提议定于200111月在卡塔尔举行的世贸组织部长级会议开展一个新的贸易谈判发展回合,主要目的是把发展中国家充分纳入全球贸易系统。这个回合的议程应包括:

l         充分实施工业化国家在乌拉圭回合所作出承诺的具体内容和精神

l         农产品的贸易自由化

l         减少关税高峰和关税升级

l         重新审议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保护措施,目的是除其他外,设法实现以低造价提供干预手段而避免不当地影响鼓励创新的措施

l         处于工业化初期阶段的国家向新兴工业提供有时间限制的有限保护

l         审议是否可以制定管制劳动力的短期移动的规则

l         彻底消除在制造业以至在服务业方面尚存在的贸易壁垒。

    3.  最不发达国家立即需要一些协助以改善这些国家在世界贸易系统中的状况。这些国家无法等待新一个贸易回合的结果。小组建议:

l         捐助者向为了执行综合纲领而设立的信托基金慷慨提供资金

l         立即执行乌拉圭回合给予最不发达国家的减让

l         欧洲联盟忠实地从速执行其承诺的自由化政策,允许最不发达国家进口“武器以外的所有东西”,其他工业化国家则采取至少达到欧洲联盟的承诺范围的行动

l         恢复和改善货币基金组织的补偿性融资贷款并为较不发达国家设立一个多边商品风险管理办法。

    4.  发展中国家应创造有利环境吸引外国投资,特别是外国直接投资

    5.  小组敦促发展筹资问题国际会议取得工业化国家的承诺,实施提供的官方发展援助等于本国国内总产值0.7%的目标。为了实施这个援助目标,必须重新在捐助国内鼓动对援助的政治支持。这本身将需要发动一个千年目标运动。这个运动由成功地取得了债务减免的组织联合发起,并获得关键国际机构的专门知识协助和私人基金会的财务资助。同时必须区分为发展和人道主义援助进行的筹资活动与为全球公益物进行的筹资活动,并向每一个这样的国家提供充分的资金。

    6.  捐助者应根据下列两个标准向各国分配官方发展援助:一国的贫穷程度;以及它们对一国政策是否以有效减少贫穷为目的的评价。

    7.  小组建议自愿地和谨慎地把援助转移到一个公用基金,用于资助受援国公布的发展战略。

    8.  小组赞同全球施政委员会的建议,在最高政治一级设立一个全球理事会,就全球施政问题发挥领导作用。小组提议召开一个全球化问题首脑会议以进一步讨论这个问题。首脑会议将召集一批国家首脑,其人数应有足够的代表性,但不会过多而影响效率,目的是通过有结构而非正式的讨论探讨全球化的关键施政问题。

    9.  世贸组织应有更充分的资金,并应对其治理进行改革,使小国可以在决策方面发挥更有效的作用劳工组织应有执行权力并应愿意使用这种权力。目前分担环境问题的责任的各个组织应合并成为一个全球环境组织

    10. 发展筹资问题国际会议应探讨是否宜以充分的国际税收来源资助全球公益物的供应。有人建议货币交易税可以作为这种税收来源,但小组的结论是,应进一步仔细研究,以解决对这个税项的可行性的存疑。一个更好的可行办法是各国同意对矿物燃料征收一定的消耗税(二氧化碳税),作为对付全球升温的一种手段。

    11. 货币基金组织应重新进行特别提款权的分配

    12. 小组建议国际社会应考虑设立一个国际税务组织所可能带来的好处。全球化已逐步破坏传统税务法规所根据的属地原则,这个组织将可以处理因而出现的许多问题。发展中国家将获得不少惠益,特别是税务管理的技术协助,分享税务情报以便对外逃资本征收税款,以统一税制防止滥用转让价格,以及对移民收入征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