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主任呼吁加大投资进行戒毒治疗和控制犯罪

  华盛顿,2009年6月24日(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今天发布的《2009年世界毒品报告》显示,可卡因、阿片剂和大麻的全球市场稳定或有所缩减,但在发展中国家,生产和使用合成药物的现象恐怕正在逐渐增多。

  这份长达314页的报告是为6月26日的世界毒品日编写的,由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执行主任安东尼奥·马里亚·科斯塔和美国国家禁毒政策办公室新任主任Gil Kerlikowske在华盛顿特区发布。

  主要市场的下滑趋势

  阿富汗鸦片种植量占全世界的93%,2008年该国的鸦片种植量下降了19%。在可卡因产量占全世界一半的哥伦比亚,与2007年相比,种植量下降了18%,产量更是令人吃惊地下滑了28%。全球古柯产量为845吨,是五年来最低的,尽管秘鲁和玻利维亚的种植量有所上升。

  大麻仍然是全世界种植和使用最广泛的毒品,但估计数较不准确。数据还显示,大麻的危害比一般认为的要严重。北美水栽大麻的四氢大麻酚(有害成分)平均含量在过去十年中几乎增加了一倍。这造成了严重的健康问题,寻求治疗的人数大为增加便是明证。

  在消费方面,世界上最大的大麻市场(北美洲、大洋洲和西欧)、可卡因市场(北美洲和西欧一些地区)和阿片剂市场(东南亚和西欧)均保持稳定或有所缩减。发展中国家的数据较为模糊。

  发展中国家合成药物的使用量和产量可能有所增长

  合成药物—苯丙胺、甲基苯丙胺和摇头丸—方面的消息喜忧参半。发达国家的使用量已经稳定下来。令人担忧的是,发展中国家的产量和消费量可能正在上升,但数据有限。

  曾经的家庭手工业今天已经成为大型行业。在东南亚,特别是在大湄公河次区域,已经形成行业规模的毒品加工厂正在大批生产甲基苯丙胺药片、冰毒,以及氯胺酮等其他药物。

  欧洲联盟的一些国家是摇头丸的主要供应区;加拿大已成为脱氧麻黄碱和摇头丸的主要贩运中心。

  在近东和中东,苯丙胺Captagon的使用量急剧上升。2007年沙特阿拉伯缉获的苯丙胺族物质占世界总量的三分之一,比中国和美国相加的总量还高。

  贩运路线正在变化

  “价值500亿美元的全球可卡因市场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化,”科斯塔先生说。“(在主要消费国)纯度和缉获量均有下降,价格有所升高,消费方式层出不穷。这可能是墨西哥等国暴力活动骤然高涨的原因。在中美洲,众卡特尔正在争夺日渐萎缩的市场。”他说。

  在西非,缉获量下降似乎反映出可卡因流量经过五年的迅速增长后有所降低。“国际努力正在取得成功,”科斯塔先生说。但与毒品有关的暴力和政治不稳定仍在继续,特别是在几内亚比绍。“只要毒品需求仍然存在,弱国就永远是贩运分子的目标。如果欧洲真的想要帮助非洲,便应当遏制自己对可卡因的胃口。”这位联合国高级禁毒官员说。

  可卡因的缉获量占世界总量的41%(大多在哥伦比亚),但拦截下来的阿片剂只有总量的五分之一(19%)。伊朗和巴基斯坦是受贩毒影响最大的国家,这两国的阿片剂(鸦片、吗啡和海洛因)缉获量也最高。2007年,伊朗缉获的鸦片和海洛因分别占全世界总量的84%和28%。巴基斯坦的海洛因(和吗啡)缉获量名列第二。

  为了增进信息共享并开展联合打击麻醉品的行动,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制定了阿富汗、伊朗和巴基斯坦三方举措。“在阿富汗及其邻国的鸦片缉获量越多,欧洲街头的海洛因就越少。反之亦然,西方的海洛因消费量越低,西亚便越稳定,”科斯塔先生说。他将把这一信息带到6月27日在的里雅斯特举行的阿富汗问题八国部长级外联会议上。

  公众健康与公共安全之间舍一不可

  该报告特别注意到与毒品有关的犯罪的影响,以及如何处理这一问题。

  在报告的前言中,科斯塔先生探讨了关于撤销药物管制措施的辩论。他承认,管制措施产生了动用暴力和腐败的宏观经济规模的非法黑市。但他警告说,若像一些人建议的那样,以毒品合法化消除这一威胁,那将是“历史性的错误。”“非法药物有害健康。正因如此,才会进行药物管制,而且必须继续进行药物管制。”这位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负责人说。

  “支持合法化的人是顾此失彼,”科斯塔先生说。“自由的药物市场将使毒品大行其道,而受管制的市场会产生相应的黑市。合法化不是既能遏制黑手党式组织又能解决药物滥用问题的魔法棒,”科斯塔先生说。“社会不应在保护公众健康和公共安全之间进行取舍:社会能够也应当两者皆取,”他说。因此他呼吁提供更多资源用于预防吸毒和戒毒治疗,并采取更有力的措施打击与毒品有关的犯罪。

  美国国家禁毒政策办公室主任Gil Kerlikowske说:“《2009年世界毒品报告》显示,每一个国家都有毒品问题。我们所有人都有责任解决我们社会中的药物滥用问题。在国际上,奥巴马政府承诺扩大减少需求的举措以确保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为克服毒瘾而努力的所有人都有机会得到有效的治疗。我们对毒瘾这一疾病已经有很多了解,也知道治疗是有效的。通过综合有效的执法、教育、预防和治疗,我们将成功减少非法药物使用并减轻其破坏性的后果。”

  如何改善药物管制工作

  该报告就如何改善药物管制工作提供了若干建议。

  首先,应当将吸毒作为一种疾病加以治疗。“吸毒者需要的是医疗帮助,而不是刑事处罚,”科斯塔先生说。他呼吁普及戒毒治疗。有严重吸毒问题的人对毒品的需求量很大,因此治疗这一疾病是缩减市场的最佳办法之一。

  其次,他呼吁“终止失控城市的悲剧。”非法种植大多是在政府无法控制的地区,同样,贩卖毒品也大多在公共秩序瘫痪的城市居民区。“住房、就业、教育、公共服务和娱乐可提高社区抵御毒品和犯罪的能力,”科斯塔先生说。

  第三,政府必须执行打击有组织犯罪的各项国际协议。联合国《打击有组织犯罪公约》和《反腐败公约》等打击犯罪的国际文书并未得到执行。“因此,很多国家的一些犯罪问题是自己造成的,”这位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负责人说。他说,特别是,“处理洗钱和网上犯罪的现行文书不够有效。”

  第四,他呼吁提高执法效率。他鼓励警方将重点集中于少数突出、贩毒量大、有暴力行为的犯罪分子,而不是大批微不足道的轻犯。在一些国家,因吸毒入狱的人和因贩毒入狱的人之间的比率是5:1。“这是浪费警察机关的资金,也是浪费被关押的人的生命。要抓大鱼,而不是小鱼小虾,”科斯塔先生说。

  为了提高毒品数据的透明度和质量,今年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对《世界毒品报告》中的国家估计数采用了数值范围。对于许多区域和有些毒品类型(如苯丙胺类兴奋剂和大麻),数值范围相对较宽,因为信息较为有限。“我促请各国政府收集更多信息。这样会更清楚地显明毒品趋势,从而改进药物管制工作,”科斯塔先生说。

  可向电视制作人提供B-roll。可向报纸提供图片。关于《2009年世界毒品报告》的更多信息见www.UNODC.org。

  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正在领导2009年世界禁毒运动,以使人们更加了解非法药物给整个社会—特别是年轻人—带来的主要问题。这次运动的目标是动员支助并促使人们采取行动制止药物滥用和贩毒。这次运动鼓励年轻人把自己的健康放在第一位,不要吸毒。

  联络人

  WlaterKemp,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发言人
  (+43)69914595629
  walter.kemp@unodc.org

  MarshallHoffman,
  (+1703)5333535,
  (+1703)8018602

  BenHarel,
  (+1703)5333535,
  (+1781)5409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