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人类发展报告摘要
处于十字路口的国际合作
不均衡世界中的援助、贸易与安全
  首页·序言
  关于人类发展报告
  1.人类发展的现状
  2.聚焦不均衡问题
  3.加强国际间援助
  4.贸易与人的发展
  5.暴力冲突的阻碍
  结论
  相关新闻
  经济与社会发展
  联合国主页
 

    2.聚焦不均衡问题
 

  国家内部发展的差距和国家间的发展差距同样明显(图4)。这些差距反映的是机会的不均等——人们由于他们的性别、群体特征、富裕程度或居住地区的关系而处于落后状态。这些差别造成经济上的浪费和政治上的不稳定。克服造成和维持这种极度不均衡状况的结构性力量,是消除极度贫困、提高社会福利、加快实现千年发展目标进程的最有效的道路。

  千年发展目标本身是一个植根于对基本人权的保证的国际目标的重要声明。这些权利——即受教育的权利、两性平等的权利、平安度过童年的权利和享受良好生活条件的权利——是与生俱来的普遍权利。这就是为什么要为所有人民朝着实现千年发展目标求得进步,而不管他们的家庭收入、性别和住地的差异。然而,各国政府是以其国家的平均指标来衡量进步的。这些平均指标可以抹煞进步中因财富、性别、群体特征和其他因素而产生的差别所造成的深度不均衡。

  正如本报告指出的,如果不能解决极度不均衡,则对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进程将会是一个阻碍。在许多千年发展目标方面,贫穷和处于弱势的人正落在后面。跨国家的分析表明,占人口20%最贫穷的人中的儿童死亡率的下降速度不足全球平均水平的一半(图5)。由于最贫穷的20%的人口在儿童死亡率中不成比例地占有很大的份额,这就减慢了向实现千年发展目标前进的总体进步速度。创造条件让穷人作为人类发展整体力量的一部分迎头赶上去,就会对实现千年发展目标提供一个新的推动力。它也能消除一个造成社会不公的原因(专栏3)。

  层层叠叠的和相互交错的不均衡关系随时随地给人们在其一生中造成各种不利之处。收入上的不均衡状况在许多国家中正在发展,这些国家的人口占到世界人口总量的80%。这方面的不均衡之所以关系重大,部分原因是收入分配方式与贫穷程度是互相关联的。在具有高度不均衡现象和中等收入水平的巴西,人均收入是具有低等不均衡程度和低等收入水平的越南的3倍。可是巴西最贫穷的10%的人口的收入,却不及越南最贫穷的10%的人口的收入。过高的收入不均衡水平对经济增长有负面的影响,会减慢使经济增长转化为贫困减少的速度:它们会减小经济蛋糕的规模和穷人所能得到的那块蛋糕的份额。

  收入上的不均衡与其它生活机遇上的不均衡是相互作用的。贫寒的出身意味着机遇不多,有些情况下可能是根本没有机遇。在加纳和塞内加尔,其20%最贫困人口的孩子在5岁前死亡的可能性是其20%最富裕人口的孩子的二到三倍(图6)。不利的情况会终生跟随他们。贫穷的妇女很少有机会接受教育,也很少在怀孕的时候受到产前照料。她们的孩子难得存活,难得完成学业。这就形成一个无休止的恶性循环,导致贫困代代相传。基本生活机遇的不均等现象不仅仅局限于贫穷国家。在美国——当今最富裕的国家中,人们的健康状况反映出基于财富和种族的深度不均衡(专栏4、图7-1、图7-2)。地区的差异是另一个不均衡的根源。人的发展中出现的一些断层界线,在同一个国家中将农村和城市、贫穷地区和富庶地区分割开来。在墨西哥,一些州的识字率可以与高收入国家相提并论,可是在像盖雷罗这样一个地处南部贫困带的世代以农业为主的城市中,妇女的识字率只跟马里差不多。

  性别是世界上表明一个人处于弱势的最强大的标志之一。这在南亚地区尤为突出。在这个地区存在的大量“失踪妇女”,说明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弱势在出生时就开始。在印度,1-5岁女孩的死亡率比同龄男孩高50%。换句话说,每年有13万年幼的生命因为在出生时携带有双“X”染色体所伴生的不利因素而夭折。在巴基斯坦,如果在上学问题上实现男女平等的话,就会再有200多万名女孩获得受教育的机会。

  减少发展机会分配中的不均衡本身就是一项需要在其自身权利中加以优先考虑的公共政策:它之所以重要是有其固有的原因的。它也将有利于加快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进程。如果能消除最富有的20%的人口与最贫困的20%的人口之间在儿童死亡率上的差距,我们就能将儿童死亡人数减少几乎三分之二,每年就可拯救600多万条生命——从而可中的不均衡对减少全球贫困所能带来的潜在好处。利用这个模型,我们可以问,每天只能靠1美元维持生计的人民,如果在未来增长中所得的份额增加一倍的话,情况会如何。得出的结果是:到2015年,在预测中每天只能靠1美元维持生计的人数将会减少三分之一——即2亿5千8百万人(图8)。

  这样的模拟练习说明了可能产生的结果。要取得这些结果,就需要重新为公共政策指定方向。就需要用更多的分量来改进人们可得到和享用的公共服务,并增加贫困人群在增长中所能得到的份额。不存在争取收入分配中实现更好的结果的简单蓝图。对许多国家来说,尤其是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国家,需要采取措施使小农经济和农业地区的生产潜力释放出来。更普遍地讲,教育是促进公平的一个关键。使社会转型的财政政策也是十分重要的,它能为贫困人群提供保障并为他们提供摆脱贫困必需的资金。

  这一切都并不是说在人类发展中实现均衡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极端不均衡的根源在于剥夺穷人的市场机遇、限制他们使用各种服务设施,而更关键的是否认他们的政治声音的那种权力结构。这些权力病对实现以市场为基础的发展和保持政治稳定是有害的,对实现千年发展目标是一块绊脚石。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